從「龍城之戰」到「漠北之戰」十年之間,匈奴大概有二十萬人被殺被俘,相當於匈奴人口的七分之一。
從「龍城之戰」到「漠北之戰」十年之間,匈奴大概有二十萬人被殺被俘,相當於匈奴人口的七分之一。

公元前一二一年,年僅二十歲的霍去病兩次出征,重創匈奴,打通了河西走廊,匈奴被迫北逃,兩年後(公元前一一九年),漢武帝命衛青和霍去病兩路同時出兵,徹底打敗了匈奴,史稱「漠北之戰」。

◎衛青以少勝多 大敗單于

公元前119年,漢武帝命令衛青和霍去病分兩路出兵進攻匈奴單于。衛青從西面的定襄出發,霍去病從代郡(今河北省蔚縣)出發。衛青出兵之後,很快抓到了匈奴的一個降卒,問明了單于的位置。漢軍與匈奴作戰的過程中,最難解決的問題,就是找不到匈奴的軍隊,如果漢軍要能夠找到匈奴軍隊的話,以漢軍的實力,打敗匈奴並非難事。

在得知了單于的位置之後,衛青命令右將軍趙食其和前將軍李廣分道,從另外一個地方走,自己則率領主力直接去攻打單于。這一次,趙食其跟李廣又迷了路,等到衛青與單于相遇的時候,衛青的軍隊人數並不多,而單于的軍隊非常強大。面對這種以寡敵眾的形勢,衛青沒有退縮。

這個戰役打得相當有技術含量,衛青命令漢軍用武剛車結成戰陣。武剛車是一個甚麼東西呢?武剛車是很有意思的一個發明,它有點像現在的坦克,就是它是用金屬封閉起來的一個盒子,盒子外面綁上長矛。武剛車奔跑起來之後,別人靠近不了,因為車子兩邊都是刀和長矛,車身完全用金屬封閉,車廂牆壁上開些射擊孔。人藏在車裏邊,通過射擊孔用機械裝置向外射箭。這樣一來,衛青的部隊等於立於不敗之地,匈奴人的箭只能射到跟碉堡一樣的車殼上,射不著車裏的人,但車裏的人可以往外射箭。由於是用機械裝置發射弓箭,箭的射程又比一般的弓箭要遠。當武剛車結成一個圓環之後,裏面的士兵十分安全,所以單于攻不進衛青的戰陣,但是衛青並沒有完全採取守勢,他派了五千騎兵出去,從兩翼包抄單于的部隊。

當時漢軍的馬非常的好,這一次出戰,漢武帝是下了決心,一定要把匈奴徹底打殘,把其所有的主力部隊全部消滅,所以漢武帝調了十萬匹馬,衛青和霍去病各領著五萬匹戰馬,還有一些人帶著自己的馬,一共是十四萬匹戰馬出征。這批戰馬不是吃草而是吃小米長大的,所以各個都膘肥體壯。

衛青派出五千騎兵,騎著這樣的馬,從兩翼包抄單于。當時天降大風,飛沙走石,對面看不見人。單于當時心想,武剛車結成戰陣,漢軍打也打不動,現在自己的側翼又受到攻擊,於是趁著狂風大作、對面看不見,帶著幾百個人跑了。作戰的匈奴士兵不知道單于跑了,結果打了很長時間之後,衛青抓到了匈奴的一個降將,一問才知道單于已經跑了,於是衛青派輕騎兵去追單于,追出二百里沒追上。

打垮了單于的主力部隊之後,衛青占據了趙信城,趙信城是匈奴屯糧的地方,衛青用這裏的糧草來供應大軍,並將搶不走的糧草全部燒掉。所以這一次衛青的部隊不僅是打垮了單于的主力,還搶走了單于的糧草。

◎霍去病大敗左賢王

霍去病的兵團碰到了匈奴的左賢王。我們知道匈奴有三大主力——單于、左賢王和右賢王,右賢王在公元前124年被衛青打敗,現在單于的主力也被打敗,剩下的就是面對霍去病的匈奴左賢王。在這次作戰中,霍去病也是十分勇敢,他沒有分軍,而是率領大部隊一直往前推進,所以打得很順利,乘勝追殺匈奴人至狼居胥山,就是現在外蒙古跟蘇聯交界處的肯特山。

霍去病在狼居胥山祭天,在姑衍山祭地,留下了一個典故叫做「封狼居胥」。在這一次「漠北戰役」中,整個匈奴的主力被徹底打垮,以致在之後的將近二十年中,漢與匈奴之間沒有再爆發過大的戰爭。

北方安定了,漢武帝開始向四面擴張他的領土,東經略朝鮮,南打兩越,所謂兩越就是在浙江地區的東越和在福建地區的閩越,然後又向西去進攻羌和通西域。因此,漢武帝就有那麼一段時間,沒有精力去顧及匈奴,但是匈奴也的確是被徹底打殘了,因此說「漠北之戰」是漢與匈奴之間的一場極為重大的戰役,之後就沒有再發生大規模的戰役。

◎匈奴傷亡慘重 全面潰敗

漢與匈奴的戰爭實際上是一場消耗戰。大漢的人口非常之多,漢武帝時代估計實際有四千萬人口,而匈奴的人口很少。在漢高祖時期,匈奴人口是一百萬到一百五十萬,之後匈奴人口比較穩定,就是一直沒有大的增長,按整個人口來計算的話,匈奴只相當於大漢政府的一個郡。大漢政府不愁兵員,死了十萬再上十萬也沒問題,匈奴卻是死一個少一個。從歷史記載中的統計數據來看,從公元前129年的「龍城之戰」到現在的「漠北之戰」十年之間,匈奴大概有二十萬人被殺被俘,相當於匈奴人口的七分之一。匈奴一百五十萬人口,男女老少都有,那其中的年輕人大概也就這些,所以三大戰役之後,匈奴的年輕人基本上都被打死了,這個是匈奴軍事上的一個重大損失。

除此之外,匈奴的畜牧業也遭受了巨大的損失,因為打仗的時候,牛馬奔跑起來之後,容易流產,而匈奴主要靠的就是畜牧業。大量的牛馬被漢人搶走,剩下的牛馬在戰爭過程中不斷地流產,使得匈奴的牲畜數量銳減。匈奴人就是靠吃牛羊肉、穿牛羊的皮,然後才能在草原上過冬,所以牛羊的損失,對匈奴的經濟造成了致命的打擊。

再一個就是領土的損失,經過「河南之戰」,匈奴丟失了河套地區;「河西之戰」丟失了祁連山兩大牧場。經過這幾次戰爭,匈奴在領土上、人口上、經濟上以及軍事上都遭受了巨大的損失。◇(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讀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秦皇漢武》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於2019年底面世。

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