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宗商品期貨剛交出上半年成績單。據萬得(Wind)數據統計,2020年上半年,以國產大豆為標的的「豆一期貨」價格上漲26%,漲幅高出黃金、鐵礦石(上半年漲幅均在15%左右)十個百分點。

《經濟觀察報》報道,素有「蓄水池」、「調節器」作用的國儲大豆自6月12日開始拍賣,截至7月2日共計四輪拍賣,全部成交且溢價一輪高過一輪。7月3日,中國期貨市場盤中,大豆期貨主力「A2009」合約最高報每噸4,933元,逼近3月31日創下的近8年高位。

智研諮詢預測報告顯示,2018/19年度中國大豆進口量達8,250萬噸,佔當年國內消費量的80.9%。另據海關數據顯示,中國5月大豆進口938萬噸,較去年同期增長27.7%。

佳木斯冬梅大豆食品公司副總經理陳永華告訴《經濟觀察報》,3月初至5月底大豆每噸就漲了1,000元-1,500元,這已經不能簡單地稱為上漲,而是「火箭式」的飆漲。

他分析,價格上漲的主要原因是去年黑龍江大豆主產區受災,收成僅達到往年的六七成,再加上受中美貿易戰衝擊,引發了上半年搶購大豆的現象。

當前,中國多地連續強降雨釀成嚴重洪災,同時再次傳出蝗蟲大軍壓境,使得年初以來因疫情衝擊與貿易戰導致的糧食供應鏈斷裂,糧荒問題更加嚴峻。

糧食缺口已逾20% 當前卻又災禍連連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糧食進口國,中共農業部早前曾經預測,2020年中國的糧食實際需求量為7億噸,產量僅為5.54億噸,缺口將近1.5億噸,比率超過20%。

黑龍江、河南、山東是中國糧食產量前三大省份。原本農民2019年9、10月份種植的冬小麥,於2020年4月、5月份收穫;2020年中國新年後播種的春小麥於8月、9月份收穫。但農耕關鍵的2月份農民因疫情被鎖在家中,冬小麥不能夠打理,春小麥不能播種,2020年糧食產量受到大幅影響。

同時,湖北、湖南、安徽、江西和江蘇五省,糧食產量就約佔全中國的25%,近日因連續遭逢強降雨及洪災氾濫,其農作物損失慘重。

另有媒體報道,糧食產量佔大陸20%的東北三省,遭到本地蝗蟲侵襲,地方政府6月初就陸續發出防治蝗蟲等蟲害緊急通告。

分析:糧食危機逼近臨界點 中共當局連連維穩

聯合國糧食計劃署4月21日曾警告,隨著瘟疫大流行,更大的危機將會是饑荒,且恐將在半年內發生。對中國而言,高達兩億農民工失業潮以及糧食供應不足將是饑荒主因。

今年4月,中國曾經發生一波囤積糧食風潮,中共當局出面安撫。農業農村部官員於4月4日宣稱,小麥、粟米及大米三大主糧庫存充足,尤其小麥和稻穀庫存約當全國人民一年消費總額;中共商務部官員也於4月2日表示,2019年三大主糧庫存超過2.8億噸,不必擔心短缺。

然而,4月28日中共透過官媒報道,罕見中央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等11部門聯合發佈2020年度落實糧食安全省長責任制的通知,內容包括「千方百計增加早稻面積,促進雙季稻恢復生產」,並且「加強對草地貪夜蛾、沙漠蝗及國內蝗蟲的監測,遏制爆發成災」。

分析人士稱,從此反推可知中國糧食安全危機逼近臨界點,中共當局則連連發聲維穩。

中共黨媒新華網6月11日報道宣稱,河南延津冬小麥畝產1,710斤,刷新紀錄。但今年河南遭受到大旱,而且年初遭遇過冰雹凍災,部份當地網友曬出南陽、商丘等地小麥的單產,認為他們那裏的小麥畝產在700斤左右。

廣東金羊網5月26日報道稱,廣州的中央儲備糧11.52萬噸,「夠100萬人吃半年」。而2019年末官方數據顯示,廣州常住人口約1,530萬人,換算下來,廣州的儲備糧只夠吃十幾天。

2月5日,《中國青年報》報道,中儲糧湖北分公司庫存的一千萬噸糧食,可滿足湖北六千萬人半年以上需求。但是到2月14日,媒體報道黑龍江急調三千噸大米馳援湖北的新聞。

中國糧食自給率低於自給安全線

據中共官方統計,中國糧食自給率從2013年的96%驟降到2019年的86%,低於90%的國家糧食自給安全線,約有14%的糧食要依賴進口。

因應聯合國糧食計劃署的飢荒警告,許多農糧出口國4月起紛紛宣佈暫停或減少出口糧食,包括越南、泰國、緬甸、柬埔寨、埃及、印度、俄羅斯、哈薩克斯坦、菲律賓、土耳其等。

對此,5月2日中國知名雜交水稻專家袁隆平直率表示,「如果幾個產米國家禁止出口,中國肯定會缺糧。」

自由亞洲電台7月2日報道引述來自重慶陳先生的說法,稱「目前各種危機同時爆發,政局動盪,中國(中共)又想以停止進口美國糧食給美國施壓,但無奈糧食儲備又出現缺口。」

他透露,糧食危機真的很嚴重。該地最近幾個糧庫裏上面是糧食,但下面全部是沙子,甚至上個月有兩個糧庫主任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