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7月3日,星期五。

中英關係緊張之際,英國首相約翰遜暗指中共為「潛在敵國」,表示不希望英國關鍵基礎建設設施存在被敵國供應商控制的風險。港媒解讀,英國將拒絕華為。

應對港版國安法實施,日本執政的自民黨正在採取行動,取消習近平到訪日本的計劃。同時要求日本政府採取措施,考慮以發簽證的方式,向港人提供幫助。

印度總理莫迪突然在今天乘直升機飛抵中印邊境,視察並聽取了軍方高官的情況簡報。印度媒體表示 ,莫迪視察邊境部隊有何影響尚不可知,但需關注中共高層如何應對。

今天中午,在台灣錄製節目的東南衛視2名記者已經被驅逐出境。立委王定宇強調,對於目前還在台灣駐點的中共媒體,也應該一併調查。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美國參議院6月2日再次無異議地通過了跨黨派的《香港自治法》。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對霍士新聞表示,美國對中共非常不滿,將限制出口,特別是軍事、國家安全和一些敏感的高科技方面。他還提到今年的G7峰會,首要議題就是中共。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加速了國際大聯盟的形成。與此同時,西方社會也開始研究起習近平這個人。種種跡象顯示,在他的推動下,中共正在末路狂奔。

制裁中共,美國無異議

2日,美國參議院再次通過了《香港自治法》。前一天,已經在眾議院全票通過。在懲罰中共的問題上,黨派爭論激烈的國會表現出了高度一致。目前已經送交白宮,等待特朗普總統簽署成法。

根據法案,將對破壞香港自治的中共官員和實體進行「一級制裁」,對與他們有業務往來的銀行施加「二級制裁」。

法案發起人、共和黨參議員圖米(Pat Toomey)表示,北京不太可能撤回惡法,但美國的立法「已經引起了北京領導層的注意」,「美國不會任由他們(中共)犯下這些罪行而袖手旁觀」。

如果特朗普不否決,即使不簽署,法案也將在10天後自動生效。這是美國對中共官員啟動的一個真正「核彈制裁」,在後面我們會詳細說說。

阻遏中共侵台,美擬立《台灣防衛法》

6月1日,共和黨眾議員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提出了眾院版《台灣防衛法》。上個月,參議員霍利提出了參院版《台灣防衛法》,二者目的都是應對中共對台灣不斷施加的軍事威脅。

加拉格爾在聲明中說,「中共終結了『一國兩制』,沒有人再對中共和平統一台灣抱有幻想」。「我們必須確保台灣絕對不會掉入同樣的命運」。

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處長楊甦棣告訴美國之音,五角大樓有充份的應變準備,不會坐視中共對台動武。

惡法違反已有法律

北京冒天下之大不韙,讓整個世界為之震驚。然而讓世界更驚異的是,中共推惡法的瘋狂近乎歇斯底里,「偉光正」的底褲也不要了。

除了中共自嗨之外,幾乎沒人否認,港版國安法已經廢掉了《中英聯合聲明》。公然將在聯合國備案的國際條約廢除,這是北京瘋狂之一。

違背《基本法》第18條、第23條立法,封掉香港立法權、司法權和終審權,直接設立國安公署,干預香港事務,這是北京瘋狂之二。

公然違背中共《立法法》,未經三次審議;不向社會公佈草案條款,徵求社會意見少於30天;分歧重大未召開聽證會,這是北京瘋狂之三。

一個月內兩次開會,公然違背中共《全國人大組織法》第29條兩個月開一次會的規定,這是北京瘋狂之四。

北京如此瘋狂,人們不禁要問,北京究竟要走多遠?還要向甚麼發起進攻?

四處濫撞惹事

提出這樣疑問的,最先是法國《世界報》。文章列舉了幾件事:

2014年,昆明發生砍人事件,當局指稱是維族人行兇。習隨後去了新疆,要求「無情打擊恐怖主義和分裂主義」,於是超過百萬維族人被關進集中營。

2015年,中共對全國的維權律師大搜捕,數百名律師遭劫。前不久出獄的王全璋律師在談起獄中經歷時,竟然放聲痛哭。

同一年,習近平在(白宮)玫瑰花園向奧巴馬承諾,在南海的建設不針對任何國家,不會把南海軍事化。但事實表明,那裏已建好了軍用機場,安裝了地對空導彈。

前不久,跟印度又翻臉了。印度禁止使用中國軟件,禁止與中國企業做買賣。

對香港的問題,早有人評論,如果毀了香港,差不多就是毀滅中國的先兆。但眼下,習廢掉了香港的法治,向東方明珠潑了一盆臭水。

目前美、英、澳等國家紛紛出台或準備出台措施,接納香港的精英們。香港的金融地位不再,中國也堵死了吸引外資的渠道。

北京當局還要做甚麼?沒人知道。但人們可以看到,鄧小平當年強調的不要跟美國搞壞關係,現在已經被習徹底搞砸,西方國家不再抱任何希望。

有網民譏諷:「厲害了我的國,我的國孤零零地滑向懸崖,在習主席的帶領下。」

這正常嗎?北京四處濫撞,失去了民心,換來了仇恨,也招來了國際圍堵。實在令人不解,為甚麼北京要在末路狂奔呢?

其實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也曾處理過香港問題,但父子的手法大不相同。

習氏父子處理香港問題大不同

習仲勛1978年到廣東任職,當時就發現偷渡到香港的問題很嚴重。6月他去了深圳中英街,發現中國很落後。但當時他還信奉社會主義,不明白為何人們要跑到資本主義那邊去當奴僕。

後來習仲勛感覺到可以通過建設特區,讓準備偷渡的人找工作。不過要搞好特區,就需要香港人來投資。就在那個時候,習仲勛認識了馬萬祺、李嘉誠等人。

就是說,習仲勛那個時候比其他中共領導人更早了解了香港人的想法,了解到了他們的感受。在中共實行所謂的改革開放以後,習仲勛是香港人第一個遇到的中共領導人。

香港時事評論員、暢銷專欄作家陶傑表示,習仲勛當時看到深圳人偷渡到香港,「人性的那一面浮現出來了」。因為他的那個年代,還受到過一些孔子思想的影響,所以他的人性多一些,黨性比較弱一點。

而習近平則與他的父親不同。他的父親受到過迫害,本人也受到鄧小平的排擠。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學者唐志學認為,這可能會對他的性格和心理留下創傷。

鄧小平統治中國的時候,曾喊出了改革開放100年不動搖,對外政策要韜光養晦。鄧還說過對香港的政策是50年不變,如果50年不夠,就再給50年。

鄧小平經歷過兩次世界大戰,曾到法國留學,在40年代讀過大學,會英文。但他不知道,他死了以後,接他位置的人與他的想法是不一樣的。

時評人士梁京曾表示,習近平存在「非常嚴重的認知障礙」。「由於他掌握了巨大的權力,加上中國存在嚴重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危機,再加上中國政治文化和政治體制本身的嚴重缺陷,習的認知障礙正在急劇地增加中國發生類似法國大革命那樣大革命的風險。」

《世界報》認為,以中共的意識,也就是習的強人意識取代一切。在這個邏輯下,對香港法治國家的理念,習是無法容忍的。

習上來後,不再韜光養晦,認為現在可以亮劍了。對香港也不再等到50年了,23年就廢止了《中英聯合聲明》,把港版國安法的枷鎖套在了香港的脖子上。

法廣在評論中表示,從讓一幫委員迫不及待表決通過一部文字粗疏、漏洞百出又嚴苛無比的「治港法典」來看,習近平或許真像他去年說過的那句含義模糊、令人費解的話「我將無我」。

全球聯手抗共,美啟動「核彈」

性格也好,學識也好,叛逆也好,擼起袖子就這麼幹。國際上孤立就孤立,西方制裁就制裁,反正國安法已經在香港施行了。

北京是在賭,除了美國之外,其它國家不敢對「世界老二」如何。即使美國的制裁,也很可能是不疼不癢。就算有影響,也有14億韭菜墊底。

但現實來看,美、英、澳、加、日和歐盟等民主國家聯手抗共的大勢已成。前不久已經有多國議員組成了跨國聯盟議會,專門針對中共。

特別是美國的《香港自治法》,這對中共官員來說,是非常恐怖的「核彈級」制裁,所有的中共、港共官員,以及親共媚共的機構、企業都會內心戰慄。

因為這部法律的制裁對像已經具體到了個人,所有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中對香港人的承諾,推動港版國安法的中共官員都在其中,要對他們實施強制性的「一級制裁」。

一級制裁的管轄範圍很寬泛,包括「人」、「財」、「物」。違反一級制裁的法律後果很嚴重。

首先會被罰款,金額是25萬美元或者更多。然後相關責任人可能被判處5~30年的有期徒刑,如果在接受調查時做虛假陳述,可能額外再加5年刑期。

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起碼中共的七常委和港澳辦官員,以及162名人大常委,還有港府官員等等,都是破壞香港自治的人員。他們都可能被制裁。現在的中共港共官員年齡都不小了,很多是奔70歲的人了。

假如哪一天被美國逮捕,或者像孟晚舟一樣,在過境美國的盟國時被抓,就有可能在監獄裏待上30年。30年後,還能活著出來嗎?

同時他們的美國資產、錢財都可能被凍結。中共官員大多是戰戰兢兢貪污受賄弄來的錢,在海外置辦房產等等,為的是將來養老和躲避中共的清算。在美國制裁後,這些都將化為烏有。

美國、英國和澳洲都已經出手,準備接收落難的香港人。那麼五眼聯盟的另外兩個國家加拿大和紐西蘭會不會跟進呢?如果跟進,中共官員往哪逃?

還有中共官員的海外親屬,也可能被取消綠卡等等,遣送回中國大陸。中共這艘千瘡百孔的船,正在下沉,很多中共官員都已經意識到了。那麼中共官員沒處逃,海外親屬也被遣送回國,都得跟著中共沉入海底做陪葬。

就是說,到頭來,一切都雞飛蛋打,輸個精光。

*****

過火的「超文革」

估計這些情況,中共港共官員,包括被中共招安的港警,他們可能都沒有意識到這些嚴重性。我們一直說,不要跟著中共的大頭瞎跑,那會被帶進溝裏去。美國不會放過任何中共官員,更何況是香港公安,那麼瘋狂地打壓香港市民,下手之狠,令世界震驚。

而且,有網友反映,現在香港公安的做法簡直是「過火了」。在港版國安法施行後,警察如獲至寶一樣,對很多平時無法發難的事,現在開始動刀了。

先是黃店的文宣被禁被撤,然後是穿一件有訊息的T恤也會被捕。港警指稱,這些都是「明顯煽動港獨的」。除了這些,更多的是意義模糊的中性字句,比如「良知」,這兩個字現在也犯忌諱了。

網友說,「現在的執法一定是過火的,而且將會越來越過火,而所謂過火,是即使同類字句出現在天安門廣場都會無事的,在香港卻有機會被拘捕。」

從網友反映的這些情況來看,香港公安是寧左勿右。用中共特色的語言來說,「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走一個」,「寧要社會主義草,不留資本主義苗」。看這些做法,比文革還文革。

昨天夜裏,港府公佈「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8個字是犯法的。按照港版國安法的條款來判斷,如果說出這8個字,有沒有可能判刑10年以上呢?

網友表示,「香港從來都是要經歷這種死亡的」。既然中共這麼怕,那就讓它再怕一些。如果嫌自己死得慢,那不妨「連Facebook及Google都禁了」,看看這種過火會引來甚麼。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中共怕到了甚麼程度?簡單的漢字組成,都讓它心驚肉跳,怕得要死。

早就說過,中共只要沒解體,它就會折騰。但是反過來,折騰得越厲害,也就越加速它的死亡。

既然中共橫豎都是死,那我也跟著香港人喊一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身在海外,遭遇中共威脅

其實說實話,我喊這句口號可能也有風險。給大家講這麼個事,有一位在中國大陸教中共黨史的男士,把自己的女兒送到了澳洲讀書。結果女兒在接觸了自由社會後,很快肅清了自己頭腦中被中共灌輸的毒素,經常在推特上發一些反對中共政府的推文。

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中,這名女生化名羅宇鵬介紹,3月份的時候,她家鄉的中共公安給她打電話。要她到公安局配合調查,否則強制逮捕。

羅宇鵬的推號很小,包括一名同學在內才4個粉絲,而且只發過一條支持香港自由的原創推和四五個評論。沒想到,還是被中共盯上了。

警方還與她父親一起,強迫她交出帳號密碼。她的父親勸她「千萬別給人家利用,千萬千萬別給人家當砲灰」。而且還幫助國保警察收集女兒的各種證據,甚至檢舉女兒身邊一些連名字都說不出來的朋友。

她母親甚至因為害怕,用這樣的話來勸她,「要麼現在回國自首,要麼成為喪家犬」。

警察更是軟硬兼施,先試圖用家國情懷來感化她。當虛情假意沒效後,就開始用嚴厲的口氣威脅,說甚麼「你別以為我們甚麼都不掌握啊」等等。

並且對她的父母時不時進行騷擾,多次把她的父親叫到警局。

就在美國之音發出這篇報道之後,羅宇鵬又發出推文,她的父親又被喊到了公安局。原因是美國之音的文章中有2名警察的畫面,他們很憤怒。

是不是很危險啊?中共警方已經把言論管控的黑手伸到了國外。而且中共又採用株連的下作手段,逼迫羅宇鵬交出帳號密碼。

中共就是要封住人們的嘴,不管你是誰,都不能說中共不好的話。

不過我也想知道,中共警察怎麼知道她的推特帳號的呢?對這一點羅宇鵬很疑惑,因為這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推特公司主動或者在脅迫下與中共合作了;二是中共黑客入侵了推特後台。

官員怕回到大饑荒年代

我們前段時間曾提醒大家,即使夏天到了,也最好儲備一些糧食。最近四川成都農業部門下發了一份文件,要求對全市果園和林木園恢復水稻種植的情況進行調查上報,以應對可能出現的糧食危機。文件顯示,為了鼓勵復種水稻,當局許諾給每畝地補償3000元。

當地農業部門向自由亞洲表示,退耕保糧是全國性的任務,只是各地補償標準不同。

湖北孝感市的基層官員方先生也告訴自由亞洲,他們給的補償金是每畝地150元。方先生表示,他們也害怕再像1959年那樣的大饑荒。

中共官員了解的情況,多少要比一般百姓知道的多一些。連他們都害怕回到大饑荒的年代,那麼普通百姓呢?

千萬不要相信中共說甚麼「今年夏糧豐收已成定局」,相信他們的話,可能會害死自己。就像有網友說的,「中共靠得住,母豬都上樹」。

洪水從三樓傾瀉,形成瀑布

前天(2日)節目中提到了重慶珊瑚灣社區的「溫馨提示」,4樓以下都要逃離。今天就有網友發出影片,重慶綦江區三江鎮雷神店附近的一處住宅樓三樓,被洪水穿屋而過,形成了傾瀉而下的瀑布。

另外2日上午9點,重慶高新區海川木門有限公司旁,突發山泥傾瀉,將廠房壓垮,致人員被困,有8人被埋。經過早期自救,有4人脫險,但目前仍在醫院治療。

截止到晚上9點,又找到2人,一人在接受治療,另1人已經罹難,還有2人被埋。搜救工作仍在繼續。

據氣象部門預報,中國西南地區到長江中下游等地,還會有新一輪的大暴雨襲擊。7月4日起,西南地區東部、江漢、江淮、江南北部等地將迎來新一輪強降雨。預計未來3天上述部份地區有大到暴雨,局地大暴雨,並伴有雷暴大風等強對流天氣。

這種天氣,很可能會加重南方的水患,提醒大家多注意安全。

其實,長江流域的人、特別是三峽大壩附近的居民都知道,自從建造了三峽大壩,各種災害就沒斷過。這就是中共獨斷專行的惡果,強行建造三峽大壩,結果貽害無窮,極力推動的4個人,很可能將來要長跪謝罪。

在會員區,我們來說說這個三峽工程建設的始末,這是一場難以畫上句號的持久災害。

回應網友

接下來再回應一位網友的消息。他曾給我們寫過多次郵件了,這次主要是有個困惑。

他說自己的家人很多是黨員,父母是黨員,外祖父母也是。但是後來因為信仰法輪功,被中共開除了黨籍。於是他的家人就埋怨法輪功,認為是法輪功害了他們。

信中說,他的家人擁護中共的目的都很單純,並不是讚成共產黨迫害人權的行為,只是相信了中共所謂的「中國特色」假民主宣傳,認為共產黨能給他們帶來好的生活,所以比較牴觸反共勢力。

但實際上,他們有時也對中共有所懷疑。不過迫於生活上、政治上、工作上的種種壓力,他們不得不扼殺掉這些「覺醒」的萌芽。不願意面對過去十幾年、幾十年被矇騙的事實。

所以他擔心,天滅中共、神滅中共的時候,他們可能會因此受牽連。這使網友很矛盾,一邊期盼民主早日到來,盼著共產黨垮台;另一邊又害怕牽連到家人,不敢面對共產黨垮台的那一天,以至於現在出現了重度憂鬱症。

信的大概內容就是這樣。希望能給他一點建議。

首先我要對這位朋友說,您必須要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心平氣和地跟他們說話。您如果沒有好的狀態,可能跟他們說話的時候,效果也不會太好。另外跟他們說的時候,不要急著一下子讓他們都明白,一點一點地來。今天明白一點,明天明白一點,慢慢的他們就會有變化的。重要的是持之以恆,潤物無聲。

其實我覺得,這位朋友的家人因為信仰法輪功,被中共開除黨籍,然後怨恨法輪功這個事,是事實被混淆的問題。這是五毛混淆事實造成的。

為甚麼中共施加的迫害,給開除了黨籍,要把怨恨發洩到法輪功身上呢?不是中共對他們施加的迫害嗎?那就應該把矛頭對準中共啊。不能說你打我一下,然後我去打他。這不跟金正恩的邏輯一樣了嗎?只要有外部壓力,就把矛頭轉向南韓。

據我所了解,煉法輪功的人當中,以前很多都是身體有病的。後來煉了法輪功之後,很多人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康復。這些,不也是事實嗎?

再有,說他們相信中共能給他們帶來好的生活。是不是給他們帶來了好的生活,我不知道,也許是真的給他們帶來了好的生活。

但是看問題應該從全面來看,現在中國有多少人吃不上飯?遠的不說,就是武漢疫情期間,有多少人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走上了絕路?

他們向誰去說理?如果中共不隱瞞疫情,會有那麼多人染病死去嗎?會到後來封城、封省、封國嗎?有多少人不明不白地被中共逼上絕路了?

可以回憶一下,為甚麼說今年都全面小康了,李克強還說有6億人月收入才1000呢?一個宣稱是無產階級的政黨,為甚麼要在自己的首都驅逐農民工呢?南方天天下雨,洪水都鬧了快1個月了,為甚麼沒有領導人現身第一線呢?也沒有軍隊抗洪搶險的報道呢?中共就這樣給人們帶來了好生活嗎?那他們愛的這個黨,到底是甚麼樣的黨呢?

至於第三點,網友擔心他們會在中共垮台的時候受牽連。這個問題我想之前已經說過了。天滅中共,滅的就是它的一個個組成部份,也就是它的黨員、團員和少先隊員。中共這個組織是虛的,因為有了一個個黨員、團員和少先隊員,才變成了實的。那天滅中共,不就是針對具體的人嗎?

如果人們都退出了中共的各個組織,那中共不就解體了嗎?如果不退出來,將來是很危險的。從這個角度來說,他們被中共開除出了中共組織,這不是好事嗎?當然這是被動的退,還需要他們主動地、真心地聲明,退出來。

記得我前幾天說過,在重大的是非面前,誰也代替不了誰,只有自己選擇。我想我已經說明白了,希望您可以幫助家人,真正從內心遠離中共,它真的是惡魔。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歡迎周一到周六,每天準時收看我們的新節目。也請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周圍的朋友。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