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中共人大閉幕前,表決通過了港版國安法。有記者問中共總理李克強「中央是否已放棄一國兩制」,李克強低調淡化問題。有分析指,北京毫不計較傷害,主動攬炒。

中共通過港版國安法,敲響一國兩制喪鐘,也推升了移民潮,「移民」瞬間成了熱搜詞。目前順民、暴民、移民,已經成了香港人在中共高壓統治下的新三民主義。

李克強承認,目前中國有6億人每月收入只有1000元。保障民生,已經成了中共的大問題,脫貧奔小康再次幻滅。

繼美國參議院全票通過《維吾爾人權政策法》後,眾議院5月27日以413:1也獲得通過。接下來就等特朗普簽字,即可成為法律。

下面進入5月28日的話題。中共統治了香港,美國將實施制裁,中共權貴將承受雙重打擊。而習近平要求中共軍隊「加強備戰」,是否準備與美國硬碰硬?情勢緊張之下,中美之間會發生甚麼情況呢?

香港或不再有特殊待遇

5月28日下午3時,中共全國人大給香港版國安法蓋上了橡皮圖章。依據草案內容,中共最快在6月、慢點在8月即可人大立法。相關法律實施後,中共將在香港設立國安機構。

就是說,香港已經正式結束了一國兩制。從此香港與中國大陸城市一樣,不再是特別行政區了。

投票結果多少有點意外,在2885個投票人中,竟然有1人跟習近平唱反調,投了反對票。另外還有6人棄權了,也間接表達了不滿。

其實這個結果,外界早就猜到了。美國也看到北京鐵心這麼做,所以在中共表決之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宣佈了重大聲明,香港已經不再高度自治,不值得再享有美國給予的特殊待遇。

蓬佩奧聲明中表示,中共武斷將惡法施加於香港是「災難性的」決定,中共正在按照威權模式改造香港。北京的舉動「從根本上破壞」了中共自己承諾的《中英聯合聲明》,剝奪了香港的自治與自由,「美國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香港將失四大優勢

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表示,華府有很多可能措施,特朗普有一張長長的清單,包括簽證及經濟制裁,措施的目標都是要改變北京當局行為。

美國官員向路透社透露,特朗普政府正在醞釀一系列制裁方案,懲罰中共毀滅香港自治。目前正在考慮暫停香港獨立關稅優惠,準備向香港出口貨品徵收與中國相同的關稅,同時也可能正式撤銷香港特殊地位。

在香港主權移交後,美國專門制定了《香港關係法》。根據這部法律,香港被另眼看待,相比較中國大陸,具有四大優勢。

首先,香港被視為「獨立關稅區」。所以即使中美貿易戰烽火連天,香港也沒受影響,一直是零關稅。美國人口調查與統計局的數據顯示,香港去年對美貿易順差達到了261億美元,2018年高達310億美元,是美國貿易逆差的主要來源地。

其次,香港可以同美國單獨訂立獨立的經貿與金融等雙邊協議;

第三.香港可以自由兌換美元,不設上限。香港金管局可以利用聯繫匯率,維持美元兌港幣的匯率;

第四,美國認可香港發出的護照和旅遊證件,香港人申請赴美簽證,都會受到特別看待。

一旦特朗普決定撤銷香港特殊地位,那麼這四種優待就將失去。當然,這也會使美國在香港的企業受到一些影響。

但美國國務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27日表示,中共的做法逼得美國必須有所回應,「企業的責任不只是社會責任,他們還肩負國家安全的責任。因為美國企業是站在全球經濟發展的最前線,我們(美國)需要他們在前線捍衛並確保美國的資產與經濟利益受到保護」。

目前就看特朗普手中的錘子甚麼時候砸下。其實美國砸錘子也是有針對性的,不是一概而論。

制裁不針對香港人民

史達偉在27日的簡報會上表示,美國將盡其所能,「使香港人民和美國企業不受到這一決定的不利影響」。

這與消息人士向路透社透露的情況是吻合的,美國最可能採取的第一步就是制裁參與執行擬議立法的中共官員、政府、安全部門和公司。

就是說,美國取消香港特殊待遇有明確針對性,針對的是中共港共的官員,不針對香港的抗爭市民。

27日我們就說,習近平等中共七常委是始作俑者,如果美國要制裁,這些人都在圈內。此外中共3000名人大代表也都是參與者,香港的親共官員和(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等等,也都是推手。

就是說,美國如果實施制裁,中共港共的官員一個都落不下。除非能解釋清楚自己沒有參與,否則都將在被美國制裁之列。針對具體人的制裁,是核彈中的核彈,威力最大。也是中共官員、特別是中共權貴們最害怕的。

中共權貴的夢魘

大家知道中共兩會有一個別稱,「歐美留學生家長會暨澳美加業主大會」。就是說許多中共官員把自己的親屬送到了國外,有的留學,有的已經拿到了綠卡或者國籍。這裏面甚至包括前任和現任中共常委,這早就不是秘密了。

那麼如果他們被制裁,他們的海外資產將被凍結,甚至沒收。他們海外親屬也可能被殃及,面臨著被取消身份。

由於中共人整人的政治鬥爭一直存在,使許多中共官員沒有安全感。所以許多人都是悄悄把錢存到香港,或者通過香港流到國外。

而美國制裁中共官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中共對香港實行了一國一制的統治,也讓中共權貴們坐臥不寧、寢食難安。提心吊膽把錢存在香港,就是看重香港過去還有一點自由,司法相對獨立,可以防止中共的調查侵吞。而現在,這個保障已經沒了。

根據金融保密指數,香港是世界上最隱密的司法管轄區,所以很難準確統計香港囤積了多少私人資金。但是一些官方數據可以讓人知道,香港藏了多少巨資,以及誰擁有這些資金。

香港證監會2018年公開了一份調查報告,涵蓋了香港的資產及財富管理行業。數據顯示,香港金融機構管理的資產價值高達3.1兆美元。

這筆巨資當中,5530億美元是以信託基金形式存放的。信託基金是一種法律結構,它允許物權所有人(比如公司的持股人)將股份、珠寶首飾、房地產等財產贈予另一個人。但是受贈人卻不會成為股份的新所有人,這樣的好處是,外人很難追查到這些巨額資金是屬於哪一個人的。

不過有趣的是,香港證監會提交報告的金融機構也報告調解人(settlors)的住址,調解人為設立信託的個人或實體。

信傳媒引述社會學家哈靈頓(Brooke Harrington)表示,這些結果表明,證監會調查報告中的來自香港和中國的資金是3310億美元,佔了香港信託基金總額5530億美元的60%左右。

這意味著,香港和中國富人存在信託基金的資金,相當於香港一年的GDP。信傳媒在報道中表示,這還不包括沒有報告的其它資金,因為沒報告的資金都是「很髒的」,比如是通過腐敗或者販毒等等得來的。

大家還記得2016年巴拿馬文件洩密事件吧?洩密文件中顯示,中共一些具有政治和經濟影響力的家族都擁有離岸公司,同樣包括前任和現任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光是處在醜聞中心的摩薩克·豐塞卡(Mossack Fonseca)律所,在香港為這些中共權貴家族們就設立了16,300家空殼公司。

就是說,中共拿下了香港,中共權貴們的恐懼會與日俱增。因為中共強推惡法是一把雙刃劍,奪下了香港的統治權,也一定會傷到中共自身,而且對中共權貴們的傷害是雙重的。

中國和香港經濟將嚴重受損

除了對中共權貴們的傷害,對香港和中國經濟的重大衝擊也是很大的。

華盛頓智囊「新美國安全中心」研究員艾胥麗・方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長期把香港作為投資海外的一個途徑。在香港失去它的特殊經濟地位後,它的出口會受到監管,在金融經濟上會受到重大損害。

艾胥麗說,「香港是中國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目的地。香港失去了美國的特殊經濟地位,將會給那些在香港的外國資本也帶來寒蟬效應。」

其實美國對香港的態度,也是在與中國脫鉤的一步進程。

北京學者張傑認為,美國一旦公佈制裁措施,將對中國外匯來源及人民幣匯率造成很大影響。中國失去了香港,對中國經濟的打擊「可能是致命的」。

其實28日的人民幣匯率已經出現了跳水,當天的收盤價是7.2938,又創下了歷史新低。

更重要的是,隨著香港自治的淪喪,美國將香港與中國大陸一視同仁,那麼美國很可能會呼籲盟友,把香港踢出世貿組織,因為要杜絕中共在世貿組織同時擁有中國、香港和澳門三票的荒謬現象。

前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在面書撰文指出,一旦香港被踢出世貿組織,那麼很多雙邊的自由貿易協定就要重新簽署。相應而來的就是提升地方關稅,這將使香港的競爭力大大下降。屆時,香港的貿易和金融服務必定會收到極大的衝擊,而這種衝擊的影響將會一直存在。

習要求「加強備戰」 中美有一戰?

26日,習近平出席了中共軍隊、武警代表團會議,對軍代表提出了「加強練兵備戰」、「維護國家主權」的要求。

習在講話中表示,要探索疫情防控常態化條件下練兵備戰管道方法,「加緊推進軍事鬥爭準備」,開展實戰軍事訓練等等。

習的這個講話,在美國將要實施制裁的背景下,顯得不同尋常。這是否意味著中共在提前準備,在將來的某個時刻與美國來一次「硬碰硬」呢?

中共在香港強推惡法,按美國現在的情勢不可能不對中共進行制裁。那麼中美之間會有甚麼樣的摩擦呢?在中美關係全面轉冷、多個層面不斷出現摩擦的情況下,會不會出現擦槍走火呢?

而且北京對台灣一直虎視眈眈、蠢蠢欲動。如果中共對台灣採取甚麼動作,美國會怎麼做呢?

哈佛大學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認為,目前局勢極為危險。因為北京認為,他們在香港推動國安法,包括以前在香港採取甚麼行動,基本沒甚麼後果。所以野心膨脹的北京,還可能要強制對台灣實行一國兩制,如果行不通,可能會對台灣採取動作。

曾任美國助理國防部長的艾利森表示,一旦北京對台動武,美國將不得不協防台灣,那時中美之間將有一戰。他說:「是的,會的,但沒人知道那究竟是一場局部戰爭,還是會升級為全面戰爭,但是這場戰爭沒有一個自然的停止點。」

網友面臨被迫入黨,怎麼辦?

這兩天,有一位朋友向我們訴說了他的苦惱。

這是一位有過在加拿大留學經歷的朋友,也是為了家裏的老人,放棄了加拿大的身份回到了國內,在一家中共國企工作。

在加拿大留學期間,他的世界觀和價值觀都發生了改變。他了解到了台灣的真實情況,從而理解和尊重堅守台灣的中華民國。也了解到了西藏的真實情況,並且接觸了一起讀書的藏人等等。

他告訴我們,他對宗教信仰都保持著尊敬的心態。雖然覺得法輪功學員「很傻」,但是也同樣尊重他們選擇的信仰。

這位朋友表示,他的祖父在49年以前是在體制內工作,文革中被整得很慘,所以後輩基本上都不信共產黨。他說父母因為工作的緣故,「沒辦法才入黨」。

在信中說,他小時候少先隊和共青團都是「被」入的,申請也是班級幹部給寫好的,就是走形式。但是現在,他也面臨著他父母當初遇到的問題——入黨。

他說原本以為「不出頭不上進,安安穩穩地陪老人就沒甚麼問題」。但是「國企都是人浮於事,不小心做得出色一些就被盯上了」,也被要求入黨。如果不入黨,有可能會丟掉工作。他說「堅持了這麼多年沒入,現在真的很難受」。

這位朋友的心情,我是非常理解的。因為被強迫的滋味,對心理傷害是非常大的。而且明知道中共是個甚麼東西,還非得強迫你加入它的組織。說白了,這就是強姦。

中共用工作威脅逼迫人們入黨,可見它也知道自己不是甚麼好東西。如果都是自願,沒有人會主動跳進糞坑。

但是我個人覺得,現在中國經濟非常差,大量企業倒閉,外企撤出中國。26日我們還在說,已經有8000萬的製造業、服務業工人失業,還有1000萬出口業工人將要失業。如果再加上沒有統計進來的農民工,中國目前可能有近一億人沒有工作。

這種情況下,如果沒有工作,生活是非常艱難的,甚至很難維持。我們收到2位網友的爆料,都是在生活困難的情況下,跳樓了。

【原聲影片1】三口人跳樓,看這小孩,三個人跳樓,財政局的樓。

【原聲影片2】哈區萬達啊,看看這剛從30樓跳下來一個。報警了,都在這瞅呢,哎呀,活不起了,又一個。

就是說,現在中國經濟已經不行了,人們的生活都非常艱難。那麼這個時候有一份工作,多少還能維持一下生活。所以在沐陽看來,還是儘量不要失去這份工作。

那這就面臨著要被迫入黨的問題了,怎麼處理呢?

我覺得您可以這麼做,為了保住這份工作,您可以加入。但是您一定要在心裏向神說「我是被逼的,這是中共強迫的」,同時,您一定要到《大紀元》退黨網站聲明退黨退團退少先隊。

沐陽跟許多人一樣,是相信有神的。古人不是說「三尺頭上有神明」,還有一種說法「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

就是說,人心裏想甚麼,神是知道的。那麼您在心裏想自己是「被逼入黨」,神也會知道您的真實想法的。

但是為甚麼要您再去《大紀元》退黨網站聲明退黨呢?因為您加入的時候,共產黨有一個宣誓的誓詞,說要為它獻出終生。這是一個非常惡毒的誓言,說白了就是讓人把命都獻給它。

過去古人都是非常重視誓約的,發了誓一定要兌現的。哪怕是一個兒童不經意間說出的承諾,也要說到做到的。

有一個曾子殺豬的故事,也叫曾子殺彘。講的是春秋時期魯國人曾子的妻子哄孩子,隨口答應兒子要殺豬給他吃。事後,曾子為了兌現這個承諾,真的殺了豬。

就是說,這個誓約是很重的。尤其是發了毒誓,必須要發出聲明才能破除的,否則這個結果很可怕。當您發出聲明退出中共的組織後,這個毒誓也就被破除了。還是那句話,神佛看的是人心。

那麼以後如果還遇到被強迫交黨費的情況,就當是被黑幫給搶劫走的。我想,您真的有這樣的想法,這個難受的心理可能會有一些減輕。

當然,如果有更好的辦法,不加入它,又能保住工作,這是上上策。其實,如果您真的表明不加入,也不一定就會失去工作。

我這裏只是在說我個人的觀點,具體怎麼做,還得靠您。

另外我還想說一點,就是這位朋友前面提到的,說法輪功學員看起來都「很傻」。其實我跟您的感覺不太一樣,因為我在國外,能接觸到更多的法輪功學員。

在我認識的這些法輪功學員中,很多是高知,博士碩士有很多,還有不少各方面的學術專家、教授等等。這些人根本不傻,他們在學術事業和工作當中都非常精明,工作兢兢業業,勤勤懇懇,而且很多有一定的建樹。

但是他們很多人對個人的利益得失看得比較淡,是一種甚麼心態呢?就是自己努力做好本職工作,然後那些名啊、利啊,有就有,沒有也不去拚命爭,就是順其自然。

而且還有一點,這些人的家庭都很和睦,夫妻之間的感情都很好。沒有誰一定比誰強,誰必須要佔上風等等。這種心態,我覺得很好。

就是說,我從身邊這些法輪功學員身上,看到的基本都是心態平和,遇事冷靜,都是很好的人。

以上是28日公共區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點擊影片右下方的點我訂閱,或者二維碼訂閱。這樣從周一到周六,您都可以看到我們的最新節目。也希望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的朋友。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