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建海外投資機構的負責人表示,政府大規模擴大海外投資、資助亞非拉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旨在抗衡中共「一帶一路」的影響,因為中共正試圖通過該倡議建立一個經濟和地緣政治的帝國主義。

據《華盛頓觀察家報》(The Washington Examiner)6月14日報道,美國國際發展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縮寫DFC)第一任行政總裁亞當·伯勒(Adam Boehler)在接受該媒體採訪時表示,他更傾向於把中共的「一帶一路」比作19世紀的殖民主義,不過它做不到這種程度,因為主權國家喜歡自我管理。

伯勒表示,當他在發展中國家尋找投資機會時,新成立的DFC就是一家「美國的開發銀行」。「我們的口號是我們想來投資,我們想促進你們國家的發展。但這並不是美國將對你們國家施加不適當的影響,這是關於走向自由和透明的市場」。

伯勒的任務是削弱中國自吹自擂的「一帶一路」倡議的吸引力。中共通過這項耗資1萬億美元的計劃,攫取參與國的利益甚至主權。2017年,斯里蘭卡在拖欠對中國企業的「一帶一路」貸款後,不得不正式將該國的戰略港口汗班托塔港(Hambantota)以99年租約的形式移交給中共。

美國官員認為,這項交易體現了中共向腐敗或貧困國家提供的是「掠奪性」貸款,以便在這些政府難以償還債務時獲得戰略優勢。

伯勒說,他會見了一大群美國所關注的國家的元首,現在大概已有20位左右,他們的典型反應幾乎普遍都是:「我們不想從中國或其它專制國家拿錢,但是美國在哪兒?替代方案在哪裏?」

伯勒指出,DFC就是這種替代選擇。

2018年10月,特朗普總統簽署了國會通過的《建設法案》(Build Act),批准將現已解散的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與美國國際開發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的一個信貸機構合併,成立一個新的外國援助機構——DFC,並且授權其向有意在發展中國家投資的美國公司提供600億美元的貸款、貸款擔保和保險。該機構已於2019年12月正式成立。

雖然與中共計劃籌集的資金相比,這是一筆小數目,但伯勒認為,這筆資金足以為美國和西方公司參與投資提供種子資金。

在6月初的季度會議上,DFC董事會批准了超過10億美元的投資,涉及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至少26個項目,其中9個重點項目都在印度。從地緣政治上說,印度在西方阻止中共侵略的計劃中可能扮演重要角色。#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