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又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持續肆虐全球,傷亡慘重。在一片愁雲慘霧的陰影下,醫學專家們束手無策,人們期待的疫苗何時面世依然不可知;而中共政府打著中醫旗號推出的蓮花清瘟膠囊,不僅在海外遭到西醫抵制,也遭到業內人士批評,被指是忽悠百姓,並不是真正的中醫。

今年二月初,中共病毒爆發最嚴重的階段,一些中醫師希望到武漢參與救治。但當時「中醫就不要添亂了」的呼聲很高,他們根本排不上號。一些民間中醫師自發組織到武漢,根本不給他們機會,只是讓他們到社區參與心理干預,他們利用自帶的中藥及針灸技能,治療一些其它病人者。但回來以後遭到整肅,有的被吊銷執照。

在這次瘟疫大流行中,中醫處境尷尬。中醫曾是人們治病防病的主要工具,有著幾千年歷史,歷史上對抗過數百次瘟疫。為何在本次瘟疫大流行時缺席?中醫界人士認為,在中國大陸,真正的中醫已經滅亡,所剩只是中醫的皮毛,根本代表不了真正的中醫。

被掩蓋的真相

也許有人說,中醫參與了瘟疫治療。2003年沙士期間,廣州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介入中醫治療,媒體報道稱效果不錯,「零死亡,零後遺症。」2020年中共病毒爆發,中醫也介入治療;有報道稱效果達到95%。

加拿大公立學院中醫教授劉新生(Jonathan Liu)點明:「2003年的Sars重症病人都去了西醫院,中醫院接的都是輕症病人,而且是用中西醫結合治療。其實當時很多中醫根本沒排上號,做做樣子,西醫根本不讓他插手。但中醫界為了生存,誇大了它的作用。後來有個別教授爆出真相,但很快文章被刪掉了。」

本次瘟疫也是一樣,很多中醫師去的是方艙醫院,都是輕症和疑似病例。金銀譚、協和等幾家醫院才是真正的重症病人所在地。劉新生說:「其實很多中醫師根本沒排上號,西醫根本不讓他們插手。也有個別病人去了中醫院,那是中西結合治療:西醫也上,支持療法也上。中醫實際上等於是缺席治療。」

「現在的中醫跟滅亡差不多,只剩下一點表皮,有些小病還能治,相當於一個擺設,實質的東西很少。」劉新生說。

中醫精髓被閹割

中醫是傳統文化的一部份,中國傳統文化是神傳文化,中醫必定離不開神傳文化的根。劉新生認為,中醫精髓涉及修煉的文化,對生命、宇宙、人體的認識於實證科學是完全不一樣的。認識世界不侷限在肉眼看到的。古人相信天、地、人三才,認為在目不可及的地方,早就有生命存在,對世界懷有更大的慈悲之心,更廣大的善心。

《黃帝內經》的黃帝是修道的;道家的修真無為的思想和老子的《道德經》一脈相承,認識了道術,人體的五臟系統與人的精神相關,喜、怒、憂、思、悲、恐、驚,影響各臟腑;自然環境,道家講方位,陰陽五行,與人體息息相關。

「中醫中藥,辯證論治,古人已經實踐過了,後人只要模仿學習就行了。」劉新生說,「中醫有不同門派,治療方法非常多,是不同層面的治法。現代中醫課本只是選取其中一種、一個門派的經驗而已,而且不是最好的一種。」

中共是馬列無神論,與中國傳統文化根本對立。中共竊政初期,就提出廢除中醫,認為中醫是迷信。因當時西醫也不發達,加上中醫界的抵制,這件事就停止了。但幾十年來,中共一方面利用中醫牟利,另一方面又從本質上系統的毀滅中醫。

打掉中醫精英

「不是中醫沒有好東西,而是活生生被(中共)糟蹋了。」原北京天健堂中醫師趙中元說。中共竊政以後,出台了一系列西式中醫的政策。一些祖祖輩輩都行醫的老中醫,積攢了大量的醫療知識。但中共把他們當作牛鬼蛇神給掃除了,導致中醫很多技術全部斷掌、失傳。

據報道,溫州一位知名老中醫潘德孚,治療了很多癌症,結果還是受到打壓,把他的行醫執照收了。不允許有立足之地。

浙江中醫師倪海清用一個祖傳秘方,治療了數百個晚期癌症病人。他申請國家專利,和一個鄉鎮醫院合作,專門治醫院不治的癌症患者。緩解和治好了很多人。但醫政部門給他定了個賣假藥的罪給抓了,判刑10年。原因是他的藥沒有經過藥監局審批生產。

戲劇性的是,入獄前,倪海清在醫院檢查出腎癌晚期,結果看守所不收,讓他回家休養。他用自己的藥方治療自己的腎癌。1年半後到醫院檢查,發現晚期腎癌變為良性。他把醫院的檢查單給檢察官看,說這不是假藥,確實有療效啊。

但這個結果不是沒有證明他是否買假藥,而是證明他能否服刑。結果檢查官說,既然你能夠服刑了,那趕緊進監獄吧。抓他的警察說,即使你救了1萬個人,你買的也是假藥。

趙中元說:「中共對中醫的打壓是全方位的。首先就是利益。沒有利益的事,共產黨不會去幹。它不但在國外競爭,它也與民爭利。」

為甚麼現在中共提倡中醫?趙中元認為:「只是利益考慮。是由於醫保壓力太大,想用中醫來節約成本,也不是真心扶持中醫。」

歪曲中醫內涵

1956年,中國建立中醫學院,當時的教材把神傳文化部份都刪掉了。劉新生認為,在中共推行無神論和階級鬥爭的高壓下,中醫想存活下去,不自覺地迴避中醫陰陽五行學說,把中醫的辯證論治和馬列的唯物辯證法結合起來,搞中西醫結合,參與了大量實證科學的東西,用西醫來改造中醫,閹割了中醫的精髓,把內涵完全歪曲了。

他認為,目前中醫學院的教材閹割了許多中醫精華,用臟腑理論完全取代了其它的辯證方法,六經很少用《易經》幾乎不提了,陰陽八卦和天時地利配合起來指導臨床,中醫學院根本就不講,認為是迷信;神傳文化更不能提了。古人真正看病是天目開了,華佗、扁鵲可以透視。這些都不講了,沒有修煉內涵。把中醫的精髓破壞掉了。

「針灸其實可以治很多病的,但在中國大陸被邊緣化了。」劉新生分析,主要是因為經濟利益,壓制針灸。前幾年,在北京,一次針灸4元人民幣。在大陸高物價的環境下,這個價錢是沒法活的,導致變相收費。相反,賣藥掙大錢。這就造成一種畸形現象:中醫學院中醫系比針灸繫好分配;賣藥的醫生比針灸醫生收入高。

課程設置失衡,傳統文化教育的缺失。沒有一定的傳統文化底蘊,學生如何理解中醫?劉新生指出,許多學生連中醫經典《內經》《傷寒論》都不能熟讀。《黃帝內經》非常博奧,就算教授講完了也不太理解,學了也用不上。

這樣一來,必定導致中醫學院的學生視野比較狹窄。劉新生親身經歷大陸的中醫教育體制:「理論學了很多,5年時間中,大概50%學的是西醫,50%是中醫,結果是中醫也不行,西醫也不行,成了夾生飯,學生畢業後不好分配。上臨床沒有師承,醫療水平較差。」

學生也是受害者,在大陸這種體制下,中醫院為了掙錢,大量用西藥。科班出身的看不著病,效果也不好。只有到了年資高一點的醫生才發現,用西醫也沒管用,開始花時間去研究中醫,慢慢的開方子也不錯。

中醫西醫化

在中國大陸,任何一家中醫院都在用西醫,其診療方法、用藥原則基本套用西醫。如給病人開各種化驗單,B超、X光等,甚至伽瑪刀也用了……中醫中藥在這裏成了輔助手段,配合西醫治療,減毒增效,提高免疫力,稱為「中西結合」。

望、聞、問、切,是中醫的靈魂。這「四診」都有嚴格的規範和學問。劉新生認為,現在的中醫連這些基本功都漸漸遺忘了,傳統的中醫診病方法被簡化,用西醫診療方法替代。病人找中醫看病,切脈可有可無,中醫師直接開一張化驗單,依賴現代器械診療,多數中醫在開處方時也大多使用西藥或者中成藥,真正根據病人的個體差異辨證施治、靈活開方的中醫已經很少見。

青蒿素是一些中醫引為傲的成果。劉新生認為,它是西藥一類,以西醫理論指導應用於臨床。西方許多植物藥也是一樣,它表面上中藥,關鍵是以甚麼理論為指導的藥物。中醫不是甚麼打青蒿素、麻黃素這些東西,這是從中藥裏提純出來的成份。中醫用的不是這些東西,而是四性、五味、生長、浮沉、歸經。這些理論西醫根本不懂,也不承認。

「大陸中醫界偏向西醫,好處還是利益。中醫院光賣中藥,真的掙不了多少錢。西醫的手術,各種檢查來錢多,因此向西醫學,伽瑪刀也弄,機器越大,收錢越理直氣壯,老百姓也願意掏錢。」劉新生說。

「其實,很多病幾付中藥就好了,又省錢,病人又少痛苦。但是醫生沒錢掙,醫院沒錢掙。已經進入一個死胡同。老百姓懵懵懂懂,也不懂中共對中醫的閹割,覺得中醫在大發展。其實不是,是往後退了。」

劉新生說,十神散治瘟疫效果很好,但中醫學院課本裏沒有。湖北抗疫,搞了個統一的方子,又是西醫的思維。中醫不是千人一方,而是千人千方,辯證論治,特別是熱症。過去是守在床前,根據病情變化隨時加減藥物。

西醫是實證科學,認識血管、神經、肌肉、骨骼,分血液科、神經科等。劉新生認為,西藥確實能緩解症狀,但它壓的層面淺,很容易復發,發了再重新治;中醫關注的層面更深、更廣一些。可惜,博大精深的中醫,如今成了西醫的輔助品:減毒、增效,提供免疫能力。民間中醫還稍微有點空間,但在大陸那種畸形經濟環境,導致收費特別貴,普通人難以承擔。

利益驅使 全面造假

劉新生說:「儘管西醫界也在造假,而整個的中醫界都在造假。比如臨床試驗,動物實驗,藥物觀察。為甚麼?還是利益。」

東漢張仲景的方子完全是公共財產,當然不能拿來申請專利。於是,那些教授天天指導學生做藥物試驗,他發明一個方子,利用自己的學生來做試驗,弄一個數據,申請專利,再轉給中藥廠,轉讓費就是幾百萬,上千萬。如果變成成藥成批生產,利潤更多,可以發大財。

「實際上,很多科研都是造假。」劉新生說,「不僅科研造假,中醫院臨床病例也造假。」

2000年左右,中醫管理局經常檢查,理由是如果中醫院大量用西醫,那就把中醫院取締了。在這種情況下,中醫師就改病例,把所有用過西藥的病例都改掉,應付上面檢查,這已經是業界公開的秘密了。「好多中藥療效根本沒達到,都是西醫創造療效。」劉新生說。

張仲景200多個方子,台灣都有生產;而大陸的製藥企幾乎都不生產。藥廠生產的都是國家藥監局批的西藥。「為甚麼?就為了掙錢。好多藥治不好病,花了錢治不好病。」劉新生說。

劉新生說,有些有良心的中醫師說出來一些真相。南京一位教授說,東方的古方能治病,老百姓負擔也不大,為甚麼很多教授排斥經方?其實背後還是利益。

「中共治下的社會就是上面一套,下面一套,互相騙,把中醫變成一個不倫不類的東西。其後果就是害了中醫,害了中國人。」劉新生說。

中國百姓的醫療費用為甚麼那麼高呢?劉新生分析,好多西藥治不好病,花錢也治不好;而真正的傳統中醫中藥這個寶庫,卻被中共毀滅殆盡。儘管大陸有良知的中醫師呼籲挽救中醫,可是沒有點到本質上。

出路何在?

事實上,自從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人們連氣功都很少提了。神傳文化、特異功能、有神論、天道,都不能講的。中醫的精髓是神傳文化,離開了中醫的根,如何談振興中醫?

「實證科學障礙了很多人,看到了就承認,看不到就不承認。」 劉新生說,今天的瘟疫流行就是這樣,防禦講距離、戴手套,口罩,到底多大用處?誰也說不清。為甚麼要2米,空氣是流動的,2米能防護嗎?加拿大的死亡案例大多在老人院,他們根本沒有跟外界接觸;美國確診病例66%是居家的人;台灣、日本沒有模仿中國搞居家令,並沒有大爆發,這怎麼解釋?

劉新生認為,只要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存在一天,就不可能百業興盛。談恢復正統中醫,基本是無淵之水,無本之木,談的都是皮毛。只有先解除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沒有思想束縛了,才能自由的去提倡應該提倡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