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病毒)來勢洶洶,目前已蔓延188個國家,逾550萬人感染,至少34萬人死亡。至今仍未看到疫情的尾聲。

專家指出,中國政府若一開始就將疫情透明化,提早採取防疫措施,死亡人數可控制在1萬人以下。但如今,這場全球大流行為人類帶來慘重的、難以估計的損失。

中共若提早1個月積極防疫 全球大流行或可避免

英國修咸頓大學4月的一篇研究顯示,如果中共政府能在1月初,提早三周就祭出封城防疫策略,疫情擴散將會減少95%。若提早一周、兩周,確診病例能分別減少66%、86%,感染範圍也會顯著縮小。

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陳秀熙教授表示,武漢封城和中國封城的時間都晚了兩周,讓大量人口移動到全中國及歐、美、亞洲其它國家。他指出,如果中國一開始將疫情透明化,並提早一個月採取積極措施,在12月15日就對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外面半徑10到15公里區域封鎖,「今天就不會有這場大流行」。

「不管病毒原來是在哪裏發現的,我們現在幾乎已經很確定,在12月之前,他們(中共)已經知道這是新興的病毒。」陳秀熙說。

國際權威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今年1月24日發表由中國研究人員撰寫的報告指出,去年12月1日就發現首宗確診個案。美國《科學》(Science)雜誌引用喬治敦大學傳染病專家丹尼爾·露西(Daniel Lucey)的觀點表示,如果《刺針》這份數據準確,首次人類感染必定發生在11月或更早,因為在感染和症狀浮出水面之間需要一定的孵化時間。

《南華早報》則在3月披露,據中共內部資料顯示,去年11月17日就有病人確診,而中共高層已知情。之後在12月15日確診達到27例,從12月27日開始,確診數量以每天2位數迅速增長。

然而,且不提12月中旬封鎖海鮮市場,即使對於在1月10日開始的大規模春運,中共也沒有採取防疫措施。直到疫情失控,中共當局在沒有任何配套措施的情況下,1月23日強硬封鎖武漢市。

中共病毒「吹哨人」李文亮醫生最終因感染中共病毒而去世,生前因公開疫情遭警方訓誡。(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病毒「吹哨人」李文亮醫生最終因感染中共病毒而去世,生前因公開疫情遭警方訓誡。(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性疾病部實驗室主任、病毒學專家林曉旭博士認為,越早採取防疫措施越能減少對人群的傷害,「但中共體制不在乎人民的生命,所以出現這樣的結果也不是偶然」。

中共瞞疫給全球帶來3大影響 損失難以估計

中共政府未在12月中旬採取積極措施而造成全球大流行,陳秀熙指出,這已給世界帶來3大影響:

一、巨大傷亡數字

如果中共一開始採取積極防疫措施,陳秀熙表示:「死亡人數最多在1萬人以下。」

殘酷的是,全球因染上中共病毒而病逝的死者已突破34萬,還有更多人發展成重症或留下後遺症。

而且外界相信實際病亡人數會更高,除了中共政府瞞報,屬專制政權的北韓和伊朗,其死亡人數也受到質疑。

這場全球大流行已造成許多無辜生命病逝。(PIERO CRUCIATTI/AFP via Getty Images)
這場全球大流行已造成許多無辜生命病逝。(PIERO CRUCIATTI/AFP via Getty Images)

二、醫療排擠,癌症等其他病人難就醫

大量的中共病毒患者湧入醫院,導致醫院系統超負荷運轉,病床、醫療器材和醫護人員皆嚴重不足。

整個醫療體系的重症照顧被拖垮,會影響大量罹患其它疾病或需要即時救治的患者。許多癌症患者、慢性病人也因此無法及時接受治療。這些情況所帶來的後續損失,成本也很高。

倫敦大學學院(UCL)與英國癌症診斷和治療健康數據研究中心Data-Can在4月發表研究,因醫療資源受疫情影響,造成癌症手術和癌症檢查被推遲;並指出未來1年內,中共病毒可能導致約1.8萬人死於癌症。

疫情造成醫療資源不足,已有多位醫護人員染疫殉職。(PIERRE-PHILIPPE MARCOU/AFP via Getty Images)
疫情造成醫療資源不足,已有多位醫護人員染疫殉職。(PIERRE-PHILIPPE MARCOU/AFP via Getty Images)

三、難以評估的經濟損失

除了生命傷亡,這場疫情亦給國際帶來難以估量的經濟損失,主要包括:

1.所有產業鏈、食品供應鏈被切斷。譬如食品供應鏈中的生產國,因蔬果無法輸出所帶來的經濟損失,目前還在估算中。

2.疫情對股票經濟及金融市場的影響,目前為止也無法完全評估。

陳秀熙解釋,對一些貧窮國家,例如印度,當地的蔬果、牛奶等食品供應鏈被切斷,對經濟是個重擊。疫情會以一波一波的形式出現,但經濟的損失卻是不斷攀升。

他強調:「經濟損失的攀升最後還是會造成疫情反撲。」在後疫情時代,最需關注的是經濟恐慌之後,各地為復工進行解封,結果為第二波疫情埋下火種。

例如,4月份中國各地陸續解封復工後不久,東北傳出小規模疫情。美國也因經濟解封後,有些州的疫情又復甦。

由於疫苗研發之路還很漫長,若有疫苗問世,其價錢也可能昂貴,因此對貧窮國家的人民來說,恐怕可望不可及。對經濟的打擊,也會使原本就貧窮的人民因資源分配更不足,更容易飢餓、生病。

「沒有疫苗,對這些(貧窮)國家其實很慘」,陳秀熙說,他們在疫情衝擊之下面臨的慘況,身在台灣的人是很難體會到的。

疫情重創經濟,對印度的窮人更是場災難,有數百萬的移徙工人失業。(PUNIT PARANJPE/AFP via Getty Images)
疫情重創經濟,對印度的窮人更是場災難,有數百萬的移徙工人失業。(PUNIT PARANJPE/AFP via Getty Images)

索償難 WHO態度影響國際法庭

受到疫情重創的國家,如美國、澳洲等國,已表態要調查中共當局是否延緩通報疫情,導致疫情擴大蔓延。同時,美國、英國、德國、意大利、土耳其、印度、澳洲、埃及、尼日利亞等國的國會議員或民間團體,近期也紛紛要求中共賠償。

陳秀熙指出,澳洲和其它國家進行這些舉措,是希望案子能排進海牙國際法庭,但「WHO的態度一定會影響到國際法庭的態度」。

世界衛生組織(WHO)對中共病毒疫情做出多項不準確或具誤導性的主張。例如去年12月31日台灣曾向WHO示警,強烈暗示中共病毒有人傳人的可能性,WHO也沒有立即採取任何動作。

在世界衛生大會(WHA)開幕前,台灣聯合國協進會舉辦「新冠肺炎視像會議暨台灣參與WHO國際記者會」,印度政府前內閣秘書、中國觀察家拉納德(Jayadeva Ranade)致詞時表明,WHO的職責是從所有地方彙集專業知識,但將台灣排除在外,就無法做到。「台灣在沒有採取如中國般的嚴厲措施情況下,極為有效地控制了病毒。」他並認為,應該讓台灣參加WHA。

但最終,台灣仍被排除在WHA之外。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則是應WHO秘書長譚德塞的邀請,在視像會議開幕式上致詞。

國際許多聲音批評WHO秘書長譚德塞在這場疫情過於偏向中共當局。(Naohiko Hatta – Pool/Getty Images)
國際許多聲音批評WHO秘書長譚德塞在這場疫情過於偏向中共當局。(Naohiko Hatta – Pool/Getty Images)

「防疫考慮一定要高於政治考慮」,陳秀熙強調。然而,從譚德塞處理國際疫情的態度、採取的措施及強硬從WHA排擠台灣做法來看,他坦言,自己對案件是否能進入國際法庭並不樂觀。

但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補充,雖然國際法庭一定程度上會參照WHO的態度,但WHO現在本身就面臨強烈質疑。「尤其美國總統特朗普向世衛公開施壓,明確表示如果世衛在一個月內不進行實質改革,美國將永久凍結資助並考慮退出。」他說,經此次疫情,WHO的權威性和合法性已備受打擊,「屆時它在國際法庭能否真的有足夠的份量代表國際,還是個問號。」#

註:新型冠狀病毒,也稱武漢肺炎病毒,《大紀元》認為叫「中共病毒」更準確。因該病毒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更因中共掩蓋疫情導致病毒向全世界擴散,並造成全球大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