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至今已經數月了,從最終的緩慢增長、隱瞞疫情到在中國國內開始大爆發從而引發「封城」、「封國」,再到病毒走出國門:「衝出亞洲、走向世界」,我們見到了「鑽石公主」號遊輪的驚悚與無奈,見到了日本、南韓的騷動,也見識了意大利民眾的恐慌……身處二十一世紀的我們必須重新反思我們身處其中並引以為傲的全球化大舞台其實是不堪一擊的。

「黑死病」在歐洲肆虐,導致歐洲人口下降了一半,但在時間歷程上用掉了十多年;歐洲人佔領美洲,不僅帶去了武器彈藥,還帶去了天花與麻疹等舊大陸的病毒,數百年內美洲印第安人口下降了近億。而武漢肺炎才剛剛數月就已經登陸全球32個國家的地區,發展速度之快,為禍之烈,史上所無,不僅僅是因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傳染性強,也更因為全球化背景下的病毒也「與時俱進」,得以乘坐飛機環球旅遊所致。

在很多人眼裏,全球化就是一大堆名詞的堆砌:互聯網、環球採購、洲際旅遊、奧運會、跨國留學……但不要忘記,還有—全球災難。災難也插上了全球化的翅膀,在聯繫通道日益超級複雜的網格間快速傳遞、跳動、加強,最終形成颶風,可能在瞬間摧毀一個國家的政治和經濟,而為全球所始料不及。

本文主旨不是要「反全球化」,而是在既定全球化的格局中,怎麼評價全球化中每個主體國家或國際組織的價值,是按照利益來取捨?還是按照道義來取捨?以本次疫情為例,如果不是中共政府(不管是武漢地方政府還是中央政府)惡意隱瞞疫情達到一月之久,這個中共病毒就不會發展如此的迅猛,就不會這麼快的飄洋過海,傳遍全世界。

又比如,如果WHO沒有被中共所蒙蔽,在第一時間給出負責任的警告,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政府和民眾麻痺大意,吞下病毒大舉侵入的苦果。更為可怕的是,萬一哪天,如果中共病毒在中國消失了,卻在全世界其它國家大行其道,人們反過來會認為中共政府做得很好,很值得全球其它國家學習。正如WHO總幹事譚德賽的評論:「我一生中從未見過這樣的動員。」全然忘記了半個中國的封城給民眾帶來的道義危機和深重災難。

義利之辯,由來久矣。其中以孟子的名言最為警醒:「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近三十年來,世界對中共的態度可謂離道甚遠。很多發達國家對中共鎮壓民眾、壓制異見人士充耳不聞;對「六、四」血腥屠殺、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視而不見;對過去數十年中共罄竹難書的劣跡選擇性遺忘,唯獨對這個十三億人口的大市場和和大工廠念念不忘,三十年來對中共輸血不斷,沒有實現部份人預期的「倉廩實而知禮節」,卻最終造就了一個毫無道義可言的巨量怪獸。中共原本只是綁架本國民眾而已,乘上全球化的大船之後,又來綁架全世界,今日中共病毒肆虐的苦果,就是昔日顛倒義利的回報!

全球化猶如一張大網,網住了全世界的芸芸眾生,網中的每個國家、每個國際組織、每位民眾誰都不能獨善其身。尤其是作為全球化主體的國家和國際組織的價值觀,更是對這個世界的未來走向,具有極大的影響。充斥了「假」、「惡」、「鬥」的中共政權是當今世界的最大威脅。病毒無情,但卻能讓人們最快的擦亮眼睛,擺脫中共,還給世界一個有保障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