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李泌,字長源,趙郡中山人,曾輔佐玄宗、肅宗、代宗、德宗四位皇帝。他母親小的時候,一個和尚見到她,說:「這女孩以後得嫁給姓李的,能生三個兒子,那個最小的孩子由金印紫綬起家,作帝王的老師。」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唐朝玄宗時出了一個神童,名叫李泌,他7歲的時候就知道如何寫文章。玄宗開元十六年,皇帝召集了所有擅長論佛、道、儒學說的人,在宮中相互答對問難。其中有個叫員俶的人,能言善辯,折服了在座的人,而他只有9歲。玄宗深以為異,問道:「還有其他的小孩子像這樣的嗎?」員俶跪奏說:「臣舅舅的兒子李泌就是這樣文采敏捷的。」

玄宗馬上派人宣李泌進宮。李泌進宮時,玄宗正與燕國公張說一起觀看別人下棋,玄宗便讓張說試試李泌的才能。張說遂讓李泌以「方圓動靜」為題作詩,並說道:「方若棋局,圓若棋子,動若棋生,靜若棋死。」話音剛落,李泌就接道:「方若行義,圓若用智,動若騁材,靜若得意。」

李泌的才思敏捷出乎了玄宗和張說的意料,張說恭賀玄宗得到了一名神童,玄宗高興之餘賞賜給李泌五匹帛,並吩咐其家人好好培養。

從此,李泌的大名傳開,很多人都喜愛他,宰相張九齡對其尤為欣賞,常常將其帶入自己的臥室交談。彼時張九齡和嚴挺之、蕭誠的私交都很好,但嚴挺之卻厭惡蕭誠,說他十分奸詐,還勸張九齡與其絕交。一天,張九齡忽然自言自語道:「嚴挺之太剛強嚴厲,而蕭誠柔美可喜。」說完,正欲派人召蕭誠前來,在其身邊的李泌說了話:「宰相您出身布衣,憑藉遵循正直之道才官至宰相,為何卻喜歡阿諛奉承的人呢?」張九齡很吃驚,正容對其表示感謝,並稱其為「小友」。

李泌長大後,博學多聞,通達經史,對《易經》頗有研究,還擅長作文作詩。

尋仙訪道 潛心修行

737年,張九齡因讒言被貶為荊州長史,他邀請17歲的李泌一同前往。在此期間,李泌常遊於嵩山、華山、終南山、衡山之間,尋仙訪道。傳說,在遊山的時候,他曾經遇見過神仙,還看見過羽毛製成的車簾和旌旗以及照耀山谷的神奇光彩。神仙傳授給他修道之法,並告訴他:「太上老君有命,國祚中危,朝廷多難,奸臣把權。你應該以文武之道佐祐人主,功及生靈,然後可以登仙界。」

期間,他曾待在衡山衡岳寺修行。衡岳寺中有一個幹雜活的僧人,名叫懶殘。這不是他的真名。之所以叫懶殘,是因為他性情懶散又吃殘羹剩飯。他白天為寺院幹活,晚上就睡在牛群邊,從不知疲倦,而且寒來暑往已經二十年了。

身在寺中的李泌在觀察了懶殘的所作所為,尤其在聽了他唸經的聲音悲涼委婉頗有遺世之聲後,認為其絕不是凡人,就在一天半夜悄悄去懶殘睡的地方拜見,正碰到懶殘用撿來的牛糞燒火烤芋頭。李泌通報姓名後卻遭到了懶殘的訓斥,他還向空中斥責道:「這是要害我。」

李泌不知其心意如何,只是更加恭敬地跪在一旁。一會兒,懶殘從火中撥出芋頭,咬了一半後將剩下的一半遞給李泌。李泌接過後並未嫌髒,吃了下去並表示感謝。懶殘又對他說:「你不要再多說甚麼了。你將來可做十年宰相。」李泌拜謝後離去。

兩年後,李泌離開衡山回到長安,被邀請到玄宗的哥哥寧王府中居住。後來他的父親去世,他回家守喪。守喪結束後,他放棄名祿,又回到嵩山、衡山修行,自稱「山人」(註:指與世無爭的高人)。

天寶八年,李泌在表兄鄭叔則家住了一段時間。此時他已辟穀多年了,身體非常輕盈,可以站在屏風上、可以拉動手指用氣、可以吹滅燭火。每次作引導運氣,骨節都有「珊珊」的響聲。

一次,他整整兩天不省人事。醒來後,說看見自己的身體從頭頂跳出有二三寸,旁邊有一位仙人,揮著手,轉動著眼睛,好像在幫助和鼓勵他。等到腳也升到頭頂時,忽然想到並且說,自己還有大事未了,還有家庭房闈的留戀,希望把這些事辦完再來。這時身旁又出現一個人,身形高大,穿戴像帝王。前面有個婦人,向他跪拜行禮。穿著像帝王的這個人責備說,李泌情緣未斷,就想接他升天,還勞煩了靈仙。跪著的婦人說,要是這樣,還是先讓他給皇帝做事吧!然後李泌就醒轉來了。

俗緣未了 佐祐人主

兩年後,李泌到皇宮進獻《復明堂九鼎議》,玄宗想起了他早慧的事情,就召見他講講《老子》。因為講得很有章法,得待詔翰林,在東宮當值,皇太子,即後來的肅宗對其禮遇有加,果然應了那個夢。

李泌住在鄭家時,還曾經有八個容顏服飾很奇特的隱士來見他,幾次說他們自己仙術齊備,沒有辦不到的事。但他們臨走的時候嘆道:「你的俗緣竟然沒了,可惜你的心志和骨相了!」李泌要和他們一塊去,他們說不行,但給他一個做完宰相的時間。李泌曾作了《八公詩》記敘這件事。

李泌入宮後,因為寫詩譏誚楊國忠、安祿山等,遭到了楊國忠的嫉恨,被貶到蘄春郡,在當地隱居。

安史之亂後期,玄宗退位,肅宗在靈武即位,訪求各類人才。恰好李泌也到了靈武,在拜見肅宗後,他陳述了天下大事成敗的原因。肅宗認為其言之有理,想授予其官職。崇尚修道的李泌堅決推辭,只願意以賓客的身份跟隨,但仍深受肅宗器重。當時,李泌與皇上對榻而眠,出門則馬頭併著馬頭。其後,李泌入朝議論國事,外出陪從天子車駕,眾人都指著說:「穿黃衣服的是聖人,穿白衣服的是山人。」

肅宗在東宮時,曾遭到宰相李林甫的多次誣陷,地位岌岌可危。等他即位後,就想挖其墳墓、焚其屍骨。李泌認為天子不忘舊的恩怨,是在向天下人表示自己心胸不夠寬廣。肅宗很不高興,說:「愛卿難道忘記從前的事情了嗎?」李泌答道:「微臣並未考慮這一點,我考慮的是其它的。太上皇(指玄宗)掌管天下五十年,一旦失意,尤其在南方天氣不好、年紀又大的情況下,如果聽說陛下心懷舊怨,內心會感到慚愧和不快樂的。萬一生病,不是表明陛下憑藉天下之大卻不能使親人安樂了嗎?」肅宗聽後馬上明白了,沒有再提及挖墳之事。

其後李泌因被宦官李輔國所忌,離開京城,再次隱居修道。他在山裏居住了好幾年。一天夜裏,他被賊寇扔到深谷中。由於被枯葉墊著,他沒受一點傷。等到天亮,他就通過別的路徑走出來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