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餐飲業舉步維艱的世道下,佐敦卻有一間餐廳逆市開張,開業前兩天便遇上「限聚令」,要求食肆的枱與枱之間保持1.5米距離,顧客數目不得超過座位數目一半。老闆許華偉(Eddy)面對重重壓力和考驗,依然決定餐廳如期開張,只因信守與年青人的那份承諾:「始終有人有期望,年青人都等著開這間舖,對這間舖有期望,我覺得不要想了,做住先!」

到逆市開張的黃店「開餐」(Dine Inn)用餐,可以看到老闆Eddy忙碌的身影,對一班新手員工耐心指導,教他們面對客人的需求要隨傳隨到,下單出錯也不應該一窩蜂擁上前處理,應該學會分工合作。開業一個多月來,Eddy幾乎沒有放過假,都在為處理餐廳的大小事務而忙碌。面對新手員工的培訓過程,他的態度是包容的:「我不覺得我給了你人工,就應該甚麼都會。你不會,我就教你。只要用心去教,年青人就可以很快學會。」


開業一個多月來,Eddy幾乎沒有放過假,都在為處理餐廳的大小事務而忙碌,他認為只要用心培養年青人,他們可以很快上手。(陳仲明/大紀元)
開業一個多月來,Eddy幾乎沒有放過假,都在為處理餐廳的大小事務而忙碌,他認為只要用心培養年青人,他們可以很快上手。(陳仲明/大紀元)

被年青人感動

時光退回2014年,在中環打理珠寶生意的Eddy,眼見留守金鐘佔領區的年青人捱餓,便自發為他們送湯送飯:「我很擔心年青人,他們很值得我愛,所以去做這件事,還沒有到『抗爭』的等級,那時候是一粒種子埋了下來。」

這顆「種子」在2019年發芽,當香港人再次站起來為自由發聲的時候,步入不惑之年、事業日趨穩定的Eddy發現自己有了更多的勇氣,希望自己能夠為年青人付出更多,只因年青人帶給他深深的觸動:「這幾個月,坦白說,年青香港人感動了很多我們這個年紀或者以上的香港人,以往只是覺得他們很宅、整天打機、死讀書、對社會事不聞不問,當你在這個運動看到他們的時候,發現他們真的很關心香港,真的很愛香港。」他感受到年青人對香港單純的愛,認為這裏是自己的家,要去捍衛自己的家園,這種堅持難能可貴:「他們純粹是單純的孩子,覺得這個地方是他們的,他們想這個地方好,當他們看到這個地方越來越差,看到很多專橫的事,所以忍不住不出聲,想做一些事情去反抗,去保護香港。」

對於一些「藍絲」聲稱年青人收錢走上抗爭現場的言論,Eddy更願意相信自己與年青人接觸過程中看到的真實情況:「當你在現場看到年青人做的事情,我夠膽說,你如果是收錢的,你試一下被警察噴胡椒,被警察打,不是一次,而是被噴完、打完再出來,你做得到嗎?那個所謂的裝備,跟警察去比算甚麼?他們對抗為甚麼,為了香港的社會!」

關心年青人溫飽和安危的Eddy,希望盡自己一分力量去幫助他們,開餐廳是他的一個心願。去年將珠寶店生意漸漸放下後,他決定籌備一間餐廳,希望可以幫助更多人。


餐廳命名有豐富的含義。(陳仲明/大紀元)
餐廳命名有豐富的含義。(陳仲明/大紀元)

具有豐富含義的店名

談及餐廳名稱,中文名「開餐」簡單易記,英文名中的「Dine Inn」取「Dine In」之音,但拼寫卻是「Inn」。Eddy解釋,這個名字是特別取的,因為「Inn」在外國指的是有住宿的小型餐館,他希望這間餐廳對年青人來說也是一個窩心的地方:「我想開這間餐廳的時候,很心痛年青人沒得吃飯,沒地方睡覺,就想開間餐廳。首先餐廳的勞動要求低,可以請年青人。如果很高技術的東西,要長期訓練的,都不適合。開餐廳可以請他吃飯,很簡單的想法。」採取中央廚房製作,便解決了餐廳空間小和對現場廚師要求高的問題,能夠在保障食物水準的情況下,讓多一些新手參與進來。


Eddy還透過顏色的招牌設計,特別突出隱含在「開餐」中的「良心」二字,別有一番意味。(陳仲明/大紀元)
Eddy還透過顏色的招牌設計,特別突出隱含在「開餐」中的「良心」二字,別有一番意味。(陳仲明/大紀元)

獨具粵語特色的「開餐」一詞,Eddy也希望餐廳能夠令客人想起「香港的味道」。由於香港是一個國際化大都市,因而餐廳設計的菜式也十分豐富,懷舊豬油渣撈飯、喇沙湯麵、酸菜魚湯河、日式鰻魚飯、番茄湯麵……他希望不同的菜式能盡量滿足不同客人的口味,又能體現出香港餐飲多元化的意味:「我朋友都知道我很喜歡煮東西吃的,一般茶餐廳不一定好味,菜式很單一,我就想在幾十元裏面,可以發展哪些特色菜式。」他提到,餐廳的食物定價不太高,希望普通人都能消費得起。不過,在較為低廉的價格中把食物做出水準,也是一大挑戰。如今的餐單也在調整中,希望能根據客人的要求和口味進一步改善。


香港是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開餐」的菜式設計也有具有各地風味。(陳仲明/大紀元)
香港是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開餐」的菜式設計也有具有各地風味。(陳仲明/大紀元)


「勿忘初心」蜜糖菜心和懷舊豬油渣撈飯。(陳仲明/大紀元)
「勿忘初心」蜜糖菜心和懷舊豬油渣撈飯。(陳仲明/大紀元)

一款由Eddy開發的特色菜式「五大素球」──具有甜、酸、苦、辣味道的素菜丸子,除了想表達「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外,他還想透過食物味道令客人思考人生不同的體驗,當中每一種滋味都是一種歷練。至於「勿忘初心」蜜糖菜心、「良知」抗疫湯水、「香港人加油」特飲也是表達心意的一些特色菜式及飲品,讓客人在餐飲體驗中不忘這場運動的初衷。


特色菜式「五大素球」素菜丸子,以苦瓜作底,酸甜醬勾芡,具有酸、甜、苦、辣的味道。(陳仲明/大紀元)
特色菜式「五大素球」素菜丸子,以苦瓜作底,酸甜醬勾芡,具有酸、甜、苦、辣的味道。(陳仲明/大紀元)


「香港人加油」特飲和「良知」抗疫湯水。(陳仲明/大紀元)
「香港人加油」特飲和「良知」抗疫湯水。(陳仲明/大紀元)

撐「黃色經濟圈」

Eddy笑言,有朋友走進「開餐」時,覺得這間餐廳的裝潢像主題餐廳,他回應當初設計時並沒有想太多,只是直覺地認為既然支持黃色經濟圈,餐廳的佈置也應該有「黃店」的設計,包括連儂牆、岳義士、民主女神、連登公仔等等,實際上餐廳最重要的部份是提供一個平台給同路人義賣。


餐廳外的佈置包括連儂牆、民主女神等。(陳仲明/大紀元)
餐廳外的佈置包括連儂牆、民主女神等。(陳仲明/大紀元)

Eddy說:「我想既然搞黃色經濟圈,不是自己做生意,我自己賣多少碗飯,這個才叫生意。是我幫到多少同路人,他們可以在這裏透過這個黃色經濟圈,大家多少可以共同生存。很多年青人都會擺東西在我這裏賣,完全不收他們費用,希望幫到他們多些收入。」


餐廳中的義賣攤位。(陳仲明/大紀元)
餐廳中的義賣攤位。(陳仲明/大紀元)

去年底籌辦餐廳的時候,Eddy就已計劃好只要不虧錢,能夠收支平衡,這間餐廳都值得做下去。他相信互信互助的港人能夠帶給他一種力量:「當你全日在這裏做生意,都是對著『黃』的客人,整日陪著這些人,是一種力量,真是一種力量,會撐得住,不是純粹為了錢。」

*********

餐廳一開張便得到許多客人的支持,在試業期間也有名人到訪支持。Eddy感激地說:「希望這個平台都可以讓其它黃店相信,大家站出來,『黃色經濟圈』不是救命圈,但是『黃色經濟圈』會令大家團結,你幫下我,我幫下你,起碼先捱過這個疫情。我都希望多些黃店請多些年青人,大家感覺會不同的,當然他們做事的經驗不是很多,多些為他們著想,找他們幫手,其實他們學得很快。」◇


餐廳內的連儂牆,表達市民心聲。(陳仲明/大紀元)
餐廳內的連儂牆,表達市民心聲。(陳仲明/大紀元)


Eddy希望餐廳成為一個團結港人的心靈驛站。(陳仲明/大紀元)
Eddy希望餐廳成為一個團結港人的心靈驛站。(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