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文帝為人寬厚節儉、省刑罰、薄賦稅、輕徭役、與民休息,使得大漢的國力得到長足發展。文帝駕崩後,景帝即位,延續文帝時期的政策,大漢成就了將近四十年的盛世,史稱「文景之治」。但在輝煌的盛世之下,卻有人看到了潛伏的危機,那麼這個人是誰呢?

文景之治使得大漢的經濟得到了長足的發展,但也帶來了兩個嚴重的問題:內政和外交上的軟弱。在一片歌舞昇平的景象之下,人們沉醉在幸福的日子當中,而忽略了這些問題,但是有一個人卻看到了潛在的風險,他甚至看到了十幾年、二十幾年之後將要發生的問題,這個人就是賈誼。

◎王者之佐 西漢雄文

賈誼是一位非常著名的政論家,也是文學家、思想家,他留下了很多非常有名的著作,如《過秦論》,其全文收錄在《史記‧秦始皇本紀》裏,還有《論積貯疏》、《治安策》等等,散落在不同的史料之中。

賈誼是洛陽人,年輕的時候就非常好學,也十分博學。洛陽當時的郡守叫吳公,是李斯的弟子。吳公聽說賈誼頗有才學,就把他召置門下。「召置門下」可以有兩種解釋:一種是做門客,就是諮詢官;還有一種就是召置門下做弟子。如果賈誼是吳公的弟子的話,那麼就是李斯的再傳弟子。不管賈誼和吳公之間是不是有師生之誼,但是賈誼的思想確實受到了一些法家的影響。我們可以看到賈誼的一些做法,是法家的做法,但從本質上來說,賈誼是一個大儒。

漢文帝時期,評價各個郡守的政績,吳公才能出眾,被評為天下第一。於是,漢文帝把吳公調到京城去做廷尉,相當於今天的司法部長。吳公是李斯的弟子,學的是法家的東西,所以他做司法部長非常合適。吳公把賈誼推薦給漢文帝。於是,年僅22歲的賈誼就成了漢文帝的博士,以諮詢官的身份輔佐文帝。賈誼向漢文帝提出了一系列的政治主張。漢文帝十分欣賞賈誼,不斷地提拔他。

賈誼的文章很多都已經失傳,留下來的都是文字鋪陳華美、非常壯麗的雄文。

公元前174年,賈誼上呈給漢文帝一篇非常著名的策論,叫《治安策》。這篇文章非常長,沒有全部收錄在漢書中。我們現在看到的《治安策》,只是《漢書》或者《資治通鑑》中的一些節選,全文已經找不到了。在《治安策》裏,賈誼寫了這樣一番話:「臣竊惟事勢,可為痛哭者一,可為流涕者二,可為長太息者六,若其它背理而傷道者,難遍以疏舉。」如果有人認為現在天下太平、已經治理得很好了,這個人不是非常愚昧的話,那麼就是在拍馬屁。接下來賈誼就列舉了他認為天下最嚴重的幾個問題。

他首先提到的就是諸侯王的問題。賈誼說,我看漢代建立以來的歷史,諸侯王有興兵作亂的、有造反的,這和他們姓劉或者是不姓劉沒有關係,而是和他的封國大小有關,封國大的實力就強,那麼造反的可能性就大;封國弱小的,他知道造反也沒有希望,也就不造反了。如長沙國,在劉邦封的所有異姓王中,只有長沙國倖存了。難道是長沙國的國王特別厚道嗎?我認為不是這樣,就是因為它太小了,沒有造反的本錢,所以他才不造反。而那些同姓王也有造反的。就在賈誼寫《治安策》的三年前,就發生過濟北王劉興居造反的事件。

◎濟北王劉興居造反

漢文帝公元前180年登基時,曾大力封賞誅滅諸呂的功臣。劉家出力最多的兩個人是朱虛侯劉章和劉章的弟弟劉興居。本來文帝許諾他們,一個封為趙王,一個封為梁王,就是當初呂祿和呂產的位置。

後來漢文帝聽說這兩個人造反,不是為了扶立他做皇帝,而是為了扶立他倆的哥哥齊王劉襄做皇帝。漢文帝不高興了,就沒有讓他們去做趙王和梁王,而是把齊國割出兩個郡來給他們,一個封為濟北王,一個封為城陽王,就是倆人有了王爵,可是還在原來的地盤上稱王。

劉章和弟弟劉興居二人覺得自己功高賞薄,心裏很不高興。劉章幾年後病逝,劉興居的心裏一直彆扭。公元前177年,匈奴入寇,漢文帝親征。劉興居覺得,皇帝去打匈奴,京城空虛,於是就起兵叛亂。漢文帝命令灌嬰平叛,一個月的時間就把叛亂平定了。這是同姓王造反的一個例子。

◎淮南王劉長造反

賈誼寫《治安策》的同一年,公元前174年,西漢又發生了淮南王劉長造反的事件。

我們在講劉恆繼位的時候,提到當時劉邦只有兩個兒子還在世,一個是劉恆,另一個是劉長。劉長活下來可以說是一個很神奇的經歷。

劉長是趙國的一個美人所生。劉邦當年經歷「白登之圍」後,來到趙國的時候,對趙王張敖態度很糟糕,於是趙王張敖的手下趙午、貫高想要行刺劉邦,那一次沒有準備好,第二年劉邦又去的時候,這兩個人就策劃了行刺。第二次劉邦去的時候,趙王張敖給劉邦獻了一個美人,劉邦讓她侍寢,一夜之後,那個美人就懷孕了。次年,貫高行刺的事情敗露,所有被牽連的人均被關押,其中包括那個懷孕的美人。這美人在監獄裏,馬上就要生了,她不想把孩子生在監獄裏,就通過她的弟弟去求審食其,就是跟呂后關係很曖昧的那個男人,託他幫忙說情。呂后當時正生氣呢,自然不肯放她,結果這個女人在監獄裏把劉長生下後就自殺了。

獄卒一想,不管怎麼說這個孩子也是劉邦的兒子,就把這個小孩抱給劉邦。劉邦看了這個兒子之後非常後悔,又可憐這個女人的身世,就把劉長交給呂后撫養,所以劉長是在呂后的身邊長大的,呂后沒殺他就是這個原因。

劉長仗著自己特別的身世,行事很專橫,看見漢文帝的時候,不叫皇上叫大哥,沒有君臣之禮。他做的一件最離譜的事情是殺審食其。劉長長大之後知道自己的母親是在監獄裏自殺的,認為是當年審食其沒有盡力營救他的母親,於是一次他到審食其的府上拜訪審食其,審食其出來之後,劉長突然從袖子裏扔出一個大鐵錘,把審食其打死了,之後一刀把審食其的腦袋砍下來,然後提著審食其的頭去見漢文帝。擅殺大臣這種事情是絕對不可以做的,但是當時的漢文帝劉恆考慮到他的兄弟殺死審食其是為了盡孝道、為母親報仇,所以就原諒了他,結果劉長越來越驕橫。

公元前174年,劉長造反,被漢文帝平息之後,絕食自殺。

通過歷次諸侯王叛亂,賈誼認為,如果封國過於強大,對中央就會形成威脅,從而引起中央和地方上下相疑,從而導致很多禍患。對封國如此,對大臣亦如此。

◎功高權重 周勃遭疑

在平定諸呂之亂的過程中,周勃是第一功臣,所以文帝對周勃特別尊敬,也可能還有一些畏懼,所以每次上朝的時候,文帝對周勃都很客氣,下朝時,按理應該皇帝先走,但文帝總是讓周勃先走。

漢文帝身邊有一個很有名的侍衛官叫袁盎,一天他問漢文帝,周勃是一個甚麼樣的人?漢文帝說,他是一個社稷臣,保衛我們劉家的江山社稷,就靠周勃。袁盎說,不然,周勃不是社稷臣,最多只能算是一個功臣。因為社稷臣是可以為江山社稷而死的,當年呂后作亂的時候,周勃官居太尉,相當於名義上的三軍總司令,他如果要想平定諸呂的話,當時也可以動手,但他沒有動手。後來等到大臣們都想動手的時候,只不過他碰巧在那個位置上,做了這個事而已,所以他是一個功臣,而不是社稷之臣。漢文帝聽了覺得有道理,再見到周勃的時候,皇帝的架子就端起來了。周勃就有點害怕了,暗自思忖,皇帝現在怎麼對我這麼嚴肅?後來一問才知道是袁盎說了這番話。周勃特別生氣,下朝的時候就罵袁盎,說我跟你哥哥關係那麼好,你小子卻在背後說我壞話。袁盎也不道歉也不辯解。

周勃因為立了大功,後來被任命為右相。一個多月以後,有人對周勃說,你最好別再當這官了,你是三軍總司令,手握兵權,現在又做政府總理,皇上這麼小,你權力這麼大,功勞又大,你太危險了。這話讓周勃想起韓信來,周勃馬上就對文帝說想辭職,文帝批准,周勃就辭職了。◇(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

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