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十幾年前開始,山西省太原市清徐縣多個村莊發生政府強佔土地事件。村民從2009年12月開始維權,跑遍地方到中央各部門申訴,卻發現「哪一級政府也不講理」。政府和黑社會聯手鎮壓,村民們只能眼睜睜看土地被佔,「有理說不出去」。

清徐縣徐溝鎮莊子村的村民代表王貧育說,打壓村民的徐溝鎮綜治辦主任牛俊斌後來陞官任副鎮長,副書記。而莊子村村主任閆潤生的侄子是現任陝西省政法委副書記閆喜春。這也是他們長期維權不但沒有結果,反而屢遭打壓的原因。

無任何手續 清徐縣政府強行徵地施工

十多年前,山西太原市清徐縣政府以建造太原環城高速太谷連接線為由向當地農民徵地。但是他們既沒有發佈公告,也不向農民出示相關的土地徵收手續。

山西太原市清徐縣政府以建造太原環城高速太谷連接線為由向當地農民徵地。但既沒有發佈公告,也不向農民出示相關的土地徵收手續。(網絡圖)
山西太原市清徐縣政府以建造太原環城高速太谷連接線為由向當地農民徵地。但既沒有發佈公告,也不向農民出示相關的土地徵收手續。(網絡圖)

為求知情權,村民從2009年12月開始上訪,並從山西省國土廳和太原市國土局等處了解到,當地政府為修造這條公路曾多次向國務院報批,均未獲批准。

2011年,清徐縣在沒有任何批准手續的情況下強行開工,村民繼續向中共國土部反映。年底,國土部將該工程定性為「違規違法路」,責令整改。但2012年,當地政府仍然順利動工,並使盡各種手段逼農民在補償協議上簽字。

威脅 株連 政府逼農民簽字讓土地

1970年出生的王貧育是清徐縣莊子村的村民代表。他說自己原來以為中國的法治法律還挺健全,但經過這一遭,發現自己遇到了「流氓政府」。

前後加在一起,莊子村的土地被政府強佔了200多畝。當地政府向上用假材料報批;而向下,他們對村民使出欺騙、威脅、株連等手段逼迫簽字,「同意不同意都得簽」。

「那都不是人幹的事,」王貧育說,「如果家裏有(親戚)在政府裏上班的,就讓你回家做工作(勸簽字),做不好工作就不要回來工作,還不能明說,只能自己想辦法(施壓)。」

很多家都在無奈之下簽了字。「那沒法呀,找工作不好找,好不容易找到個工作,不能因為自己給人家(工作)沒有了吧。」

鎮裏和村裏的幹部也挨家挨戶上門做工作,動用各種關係勸說籤字。王貧育說,「軟磨硬泡,有的是嚇唬。不簽字就不讓工作了,跑的士都不讓你跑,上班都不讓你上班。」

有一次,當時的徐溝鎮派出所所長梁建文讓警察用「協商」為藉口,把要求依法徵地的4名女村民騙回派出所。人被帶回後,梁建文和鎮綜治辦主任牛俊斌逼她們在補償協議上簽字,不簽就不讓回家。有女村民們含淚簽了協議,而堅決不簽的康二利被帶上手銬腳鐐關進重刑室,最後被送到太原市拘留所拘留10天。

公安聯手黑社會 阻止村民「鬧事」

2012年4月1日,施工隊在當時的徐溝鎮綜治辦主任牛俊斌的帶領下開始強行施工,莊子村村主任閆潤生為包攬工程從旁協助。村民們再次要求地方政府出示國務院的徵地批文和用地手續,被告知:「沒有,但必須開工」。

莊子村村主任閆潤生保護傘,正是他的侄子——現任山西省政法委副書記閆喜春。鎮綜治辦主任牛俊斌後來陞官任副鎮長,副書記。

徐溝鎮綜治辦主任牛俊斌動用黑社會毆打維權村民。(網絡圖)
徐溝鎮綜治辦主任牛俊斌動用黑社會毆打維權村民。(網絡圖)

徐溝鎮綜治辦主任牛俊斌動用黑社會毆打維權村民。(網絡圖)
徐溝鎮綜治辦主任牛俊斌動用黑社會毆打維權村民。(網絡圖)

村民趕到工地阻止,但等待他們的是施工隊僱用的黑社會成員。「連女人都打呀,那六十多歲的老婆子,被抬起來就被扔一邊了。」王貧育說,「村民們哪見過那陣仗,嚇得都不敢動的。」

有一次,工地負責人踢打王貧育的妻子,王氣憤不過,還手要和他拚命。王貧育卻被「毆打他人」被拘留10天。

然而,先動手打人的黑社會成員卻不用擔心承擔任何後果。「他們打我們是正常,我們只要一還手,他就不幹了,人家就弄你。」王貧育無奈地說。

請律師維權 遭政府耍無賴

2018年,王貧育和其他村民請來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代理強佔土地案,起訴「徵地一條線」上的清徐縣住建局、國土局和公安局。

律師來了,但他們發現案子在當地根本「立不牢」——政府不承認徵地行為,檢察院和法院也沆瀣一氣。「我們請的律師都沒有用,政府就不承認,不承認這個法律。」王貧育說,「他就坐在法庭上面、證據面前都不承認徵地,就是在耍無賴。」

莊子村附近的西遼西村、中遼西村、東遼西村、莊子營村村民也請來律師維權,但結果大同小異,有的甚至連「進法院的門兒都不給你開」。

上網呼籲 不再出門維權

土地剛被強佔的時候,王貧育到處奔走,去省市、去北京,想要向上級政府討回一個公道。他最後發現,「現在的政府根本不跟你講理,哪一級政府也不講理。」

2015年、2016年間,王貧育最後一次出門維權。他去北京的國家信訪局,出來後又走到府右街派出所,想到離中南海最近的地方申冤。但是,這次信訪也石沉大海,等不到任何回音。

他現在已不再出門找政府部門,但還堅持在網上發信息維權,表明自己的態度。「老百姓確實是無奈,有理說不出去呀。知道政府不講理,法律都不行了,我們就不出去,反正出去也是浪費錢財。」王貧育說,「我都看透了,中國又沒有法律,哎。」

他說自己能堅持到現在,一方面是性格使然,另一方面是看不慣官吏的胡作非為。「明明我的東西你搶了我的,還要說你好,哪有那事?」

拒領「土地徵用費」 等中共倒台

由於害怕政府的各種手段,莊子村90多戶人家都簽了字,只有王貧育一家還堅持不妥協。鎮政府告訴他:你弄不過政府,就那麼領了吧。王貧育說,「我不領,我等著共產黨倒台吶,倒台了就忍了它了。」

他表示,強徵強佔的現象全中國到處都是,但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看現在的形式,估計共產黨快完了。我一個老農民,就是這個想法。失了民心,你不過是暴力統治,那就是獨裁、黑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