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鋼維權人士徐武80歲高齡的父親於2月初感染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但醫院與社區相互推諉延誤了治療,導致其14天後病情惡化命危。被當局非法軟禁在家近十年的徐武救父心切,向外界發出了緊急求救。目前,徐父已被送到武漢市普仁醫院觀察。

據徐武提供的消息,大約在2月1日,徐父曾下樓散步,隔日便感覺身體不適,4日去武鋼醫院拍了肺片,家屬取片時大夫說片子已給社區,而社區不但沒給家屬片子,還讓徐父再去拍片。家屬覺得,社區是想隱瞞病情。

在隨後的日子裏,家人想盡辦法也沒有醫院收留徐父,14日,家屬再次將徐父送去醫院拍片,醫生看後說病情嚴重需要住院治療,但沒有床位,讓他們找社區解決。一直等到當天下午5時左右,社區告知家屬去青山區兒童醫院看病,家人趕緊找到一個輪椅將父親送往該院,但門診已經下班了,

此時的徐父已有五天沒吃沒喝,因為吃了就吐,已經出現命危的狀況,社區則稱沒有車子,管不了。

看到父親命在旦夕,徐武又急又氣,連續撥打熱線電話,並通過朋友向外界發出呼籲,隨後社區調了車將徐父送往醫院,大夫看片子後稱病情很嚴重,但還是沒有床位。

「醫院也被共產黨控制了,不能自主接收病人,社區也說沒辦法解決。」徐武說,「回家後,我越想越生氣,共產黨不重視人的生命和人權。」徐武決定連夜通過網絡向外界求救,「我發完帖子,到了凌晨1點,看到父親難受得吃不進去飯,吃了就吐。」「我心裏很難過,我父親都80歲了,共產黨如此邪惡。」

15日早上,徐武再次推著父親到武鋼醫院看病。醫生看了抽血化驗等結果後稱病情很嚴重了,要研究研究,「醫院醫生都沒有權利讓病人住院,他們要請示,研究到最後才同意留院觀察,給父親吸氧氣、打吊針。」

16日,徐父被轉到青山區醫院一門診,19日,又轉到普仁醫院,不允許家人探望。

徐武在送父親去醫院的途中,身後均有監控人員跟蹤。「共產黨利用這些閒雜人員監控迫害我,卻不想治我父親的病。」徐武說,「從中可以看出共產黨太邪惡了,不讓人治療,沒活路的。」徐武說:「如果我沒發帖子、不呼籲,估計我父親就得死在家裏。」「共產黨統治得越來越嚴,人們沒有活路了。」

徐武早些年因維權打官司、上訪,多次被武鋼保衛科人員用警棍毆打、拘禁,2006年被綁架到武鋼二醫院精神科,被強行吃藥、電擊,甚至吊起來毆打。2011年他成功逃出,被稱為中國版的《飛躍瘋人院》,但當局將他抓回後非法軟禁在家至今,派數人長年日夜看守,還在其家周圍安裝了數個錄像頭,不讓他跨出家門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