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獲多份內蒙官方文件,當地鼠疫情況嚴重,形勢緊張。目前當局正全力防堵鼠傳人。草原動物面臨滅頂之災。

中國人常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話是有道理的,因為有些禍害,你沒有找到原因,它會不停地發生。另外,有些禍害,是相互呈因果的,像鏈條一樣,一環扣著一環,和傳染病很像。

《大紀元》獨家獲得了幾份來自內蒙的,有關鼠疫的文件。第一份,內蒙古自治區疾控部門4月13日發出的文件,要求區內各地的政府部門全力應對當地的鼠疫。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還沒有完全過去,各地經濟現在仍在恢復期,如果再來一個其它嚴重的大型瘟疫,估計就徹底崩潰了。

內蒙疾控中心的文件,主要談的是內蒙各地的動物身上發現了鼠疫菌,但沒有說傳到人身上。文件說,內蒙4個盟和市的10個縣,有21個地方發現了31宗動物感染鼠疫菌的情況。

這31宗主要都是在鼠類身上發現。蒙古草原地廣人稀,草原裏面見到死老鼠,然後檢疫,發現有鼠疫菌,這是小概率事件。所以說,雖然只有21個地點,發現了31隻帶有鼠疫菌的老鼠,但這可能說明內蒙草原上帶菌的老鼠已經非常非常之多了。

所以當局要求全力防堵。堵截的重點,是阻擋三個跨越,第一是阻攔鼠疫菌從老鼠轉移到其它動物身上,比如狐狸、黃鼠狼、野狼,另外還有牛羊,飼養的兔子和雞,尤其是黃鼠狼,一旦轉過去,可能就會在動物中爆發了。

第二是阻擋動物傳給人,第三是阻擋人傳人。

對死亡野生動物全面檢疫

除了內蒙自治區疾控中心的文件外,《大紀元》還獲得兩份官方文件,一份是錫林郭勒盟鼠疫應急防控領導小組的一份文件,是3月24日發出的。主要是要求全面滅鼠,加強防控匯報,死動物死老鼠都要檢疫和上報等等。

另一份是烏拉蓋管理區的文件,要求對死亡野生動物全面檢疫,嚴格守好三道防線。

基本上可以肯定,內蒙古政府已經全面動員,各地成立鼠疫防控辦公室,各種應對措施也想了很多。

過去幾年,一直有消息說外蒙古發生鼠疫疫情。去年也有影片傳出來,影片顯示蒙古國軍人封鎖村莊,原因也是發生了鼠疫。但這些都沒有被官方證實。雖然蒙古和內蒙有邊境控制,但對老鼠來說沒用,所以老鼠之間鼠疫的傳播,恐怕是沒有辦法的,唯一的方法就是滅鼠。

其實,今年三月下旬,陝西就發生過人類鼠疫的案例。3月23日,一輛山東公司租賃的一輛大巴車,從雲南省接勞工人員返回山東上班,車上有1名醫務人員、30名勞工人員。途經寧陝縣時,隨車醫務人員發現田某某出現不適,遂撥打120急救電話。田某某救治無效死亡,他從發病到死亡僅3個小時。

安康市疾控中心檢測結果顯示,死者田某某漢坦病毒(出血熱)核酸檢測為陽性,就是鼠疫檢測為陽性。

據悉,漢坦病毒是一種經由老鼠傳染給人類的致命傳染病,被列為生物性危害第四級病毒,病症稱為漢他病、腎綜合症出血熱、流行性出血熱。

人類感染漢坦病毒後潛伏期通常為7至14天,也偶見短至4天或長至2個月者。這種病發病快,惡化快,若救治不及時可引起死亡,尤其是姬鼠所攜帶的漢坦病毒感染,住院病人病死率可高達10%以上。

旱獺正規名字是土撥鼠

漢坦病毒,英文是Hantavirus,以前大家認為鼠疫是一種寄生在鼠類身上的病菌,跳蚤帶到人類身上去了。後來發現,其實鼠疫也是一種病毒性疾病。叫做Hantavirus,有人懷疑這是中國西北部的旱獺的音譯。旱獺在亞洲中部很多,中國西部也很多,正規名字是土撥鼠。

漢坦病毒導致的所謂出血熱,很多專家認為就是中世紀所稱的黑死病。這種病傳染性極高,且無藥可救,被廣泛認為是人類歷史上最具傷害性、災難性的嚴重瘟疫之一。

陝西發現漢坦病毒感染個案,說明鼠疫傳給人,中國西部或者北部已經有零星的個案了。

去年11月,北京市朝陽區衛生健康委宣佈,2名來自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左旗的患者,被確診感染了肺鼠疫。官方沒有透露患者的詳細狀況,只宣稱已獲得救治。

和中共肺炎病毒,或者是武漢肺炎病毒,或者叫新冠狀病毒比較起來,鼠疫這種病人類可就熟悉多了。

很多專家說,中國東漢末年到晉初,發生過幾次大規模的瘟疫,超過一半的中原人口死掉了,其中就有鼠疫。

中亞和中東也發生過多次,歷史記載中,埃及、巴比倫都有。

最厲害的當然是13世紀的歐洲,黑死病歐洲人死了6、7千萬,佔歐洲人口三分之一到一半。很多現在在歐洲看到的傳統習俗,很多童話、歌謠等,都和那次鼠疫大爆發有關。

1983年,作者去西藏,經過青海格爾木。當地人給我講過一個故事,讓我印象深刻。他說70年代初,因為天旱,很多動物死了,結果狼找不到吃的,最後形成了大狼群,而且曾經入侵到格爾木市內。

他說市裏面大喇叭警告狼來了,讓大家回家躲起來,不要出去。格爾木以前其實是一個大兵站,主要功能是支援西藏的駐軍和軍事行動,所以軍人特別多。可是中國軍隊平時有武器沒彈藥,帶武器和彈藥的行動,超過一個排就要軍委批准。所以格爾木的軍人拿棍子和刺刀和狼打仗。

後來批准發彈藥了,軍隊出動,把狼趕走了。那之後,蘭州軍區好多年組織軍隊上山打狼,幾年功夫就把狼消滅得差不多了。

隨後不到10年,青海、甘肅和西藏黑河一代的草原上,旱獺、兔子、老鼠大批繁殖成災,草地被破壞,鼠疫也跟著爆發。

八十年代在西藏,曾經遇到過鼠疫封閉區,但我們只是從邊上經過。如果進入疫情爆發的中心區域,就會被封鎖隔離在裏面,半個月才能出來。就算是從邊上過,也要噴藥消毒,人、車都要噴藥。

其實,鼠疫從來沒有滅絕。根據世衛組織的數據,2010年到15年,全球大概報告了兩千多人死於鼠疫,也就是說,這些鼠疫並沒有形成大流行。
所以,這次內蒙鼠類鼠疫流行,應對得當的話,應該不會造成人類大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