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來自內蒙古的兩例鼠疫確診患者引發關注後,11月14日上午,網上瘋傳北京兒童醫院、宣武醫院發現鼠疫患者的消息。北京當局緊急「闢謠」,稱未出現新發病例,民眾則不滿消息被封殺。

14日一早,網絡瘋傳北京兒童醫院多個樓層被封,北京宣武醫院也被封樓的消息。 有市民留言稱,一早去兒童醫院發現地下一層封了,趕緊問了認識的眼科大夫,說四樓也封了,說是鼠疫。

網絡瘋傳北京醫院再發現鼠疫。(網絡截圖)
網絡瘋傳北京醫院再發現鼠疫。(網絡截圖)

還有消息稱, 「兒童醫院樓梯口封了,不讓上三樓,抽血大廳關閉,裏面紅外線開著,消毒呢;保安都戴二個口罩,醫生一個沒有,都不露面。」

推特上也有消息稱, 「我在北京一家醫院工作,就剛剛我們聊這個,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封了,宣武醫院也確診有(疫情)了。」

也有消息稱,宣武醫院發現病人就診鼠疫初篩顯示陽性。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北京市衛健委緊急發通知「闢謠」:網傳在北京宣武醫院和北京兒童醫院發現的鼠疫疑似病例「經判斷檢查,患者不符合鼠疫診斷標準,排除鼠疫,解除隔離觀察」。並且稱「北京市無新增鼠疫病例」。

但有網民則表示質疑當局的闢謠:「別闢謠了!我剛從兒童醫院出來,嚇的我抱著孩子就跑出來了,老公還說要去宣武看吧,我直接選擇西城婦幼,明智了一回。」

網絡瘋傳北京醫院再發現鼠疫。(網絡截圖)
網絡瘋傳北京醫院再發現鼠疫。(網絡截圖)

對於早前兩名來自內蒙古鄂爾多斯市的鼠疫確診患者,當局指一名病情穩定,另一名經專家會診,病情仍然危重,略有好轉,正在進行對症治療。

據財新網報道,目前兩人已從朝陽醫院轉運至郊區的地壇醫院隔離治療。地壇醫院原為北京第一傳染病醫院,曾在北京薩斯(SARS)時期,作為收治薩斯患者的指定醫院之一,距離北京市中心十餘公里。

報道說,朝陽醫院的輸液區已經完全關閉,所有椅子都已換新,連塑封都沒來得及拆。朝陽醫院外面較往日人流稀少很多,住院部處於封閉狀態。

當局封殺消息

有關鼠疫爆發的傳聞在中國社交媒體上迅速傳播,並引發擔憂。中國社交網絡平台微博的一位用戶寫道:「我住得離醫院好近……最近都不要亂跑了,戴口罩……我還是想保命。」

另一位微博用戶也跟著說:「我現在真的慌了,下班就去買口罩。」微博上很多類似評論似乎已經被刪掉。

早前,北京朝陽醫院醫生李積鳳在社交媒體上發帖介紹,兩名患者在11月3日到北京朝陽醫院就診後的大致過程。她接診了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該男子當時正在發燒,並表示自己已連續十天呼吸困難。其妻子也出現了發燒和呼吸問題。

李積鳳寫道,「經過這麼多年的專科培訓,對於絕大多數呼吸系統疾病的診療,我已駕輕就熟」,但這次她看了又看,卻「完全推測不出是甚麼病原體導致的肺炎。」一天之後,患者病情加重,被轉入負壓病房。11月12日中午,兩名患者被確診為肺鼠疫。

帖文起初由中國醫療新聞網站「健康界」發佈,隨後被刪除。其它幾篇相關文章也一同被刪除。

內蒙古當地牧民不知疫情

這次北京確診鼠疫的內蒙患者如何感染目前仍不得而知。據《健康報》11月13日報道,國家衛生健康委應急辦安排專家赴內蒙古查找傳染源和傳播途徑,並對密切接觸者等進行醫學觀察和預防性服藥。

據財新網的報道,兩名確診病例的居住地為鼠疫自然疫源地,2019年8月14日、17日、20日和25日,他們所在鎮在動物監測中陸續檢出鼠疫菌12株。

不過,自由亞洲電台周三採訪了內蒙古多名牧民,均表示沒有聽說當地有疫情,當局並未通知。

內蒙古自治區一位蒙古族牧民說,當地政府未向他們通報有人感染鼠疫:「沒有通知過,我們也沒有聽說過,我去網上查一下,沒有聽說過。」另一位呼倫貝爾牧民也表示,他知道鼠疫高度傳染,並可致命,但他未聽說當地有疫情。

蘇尼特左旗一位牧民巴特爾也說,不曾聽說疫情之事:「我們這邊沒有通知,沒這個消息。」另一位牧民對記者說,當地曾在二十年前發現過鼠疫:「1998年或1999年,也聽說過(鼠疫),這一次政府也沒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