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疫情危急。大紀元特稿指出,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美國疫情如此嚴峻,反映出美國政商界長期對中共扶持、綏靖的嚴重後果。

幾十年來,美國給予了中共巨大的援助,而中共卻並未像美方期待的那樣,在政治和經濟上走向自由、開放。相反,中共對內加劇人權迫害,對外擴張滲透,咄咄逼人。美國的善意落空,而且一直被中共誣指為最大的「反華勢力」。中共甚至散佈美軍把病毒帶到武漢的謠言,可謂恩將仇報。

自1972年尼克森總統訪華後,美國在政治、軍事、經濟、金融、教育、科技等領域向中共輸送了多種形式的重要支持,包括政治背書、巨額資金、先進技術、交流合作等。事實表明,如果美國不支撐中共,不向其開放市場,中共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局面。然而,靠美國「輸血」壯大的中共,絲毫不改其邪惡流氓本性。中共以謊言和暴力統治中國,以腐敗和虛假宣傳腐蝕世界,甚至公開和美國「叫板」,妄圖領導全人類。

大紀元特稿提到,神要在人間清除共產黨,那麼為共產黨站台、輸血的因素是否也將遭到清理?美國以宗教立國,對神的信仰是美國社會的根基。中共不允許人信神,它是反天、反地、反人的邪靈。神怎麼會護佑與這個邪靈為伍的個人、組織和政府呢?時光走到2020年,一場來源於中國武漢的大瘟疫席捲全球,「餵養」中共的國家都受害深重。人世間的重大變化,昭示著歷史新的一頁,也帶來嚴肅的警示。

美國是如何「養大」了中共呢?

1 中美經貿關係與中國加入WTO

1972年,尼克森訪問中國,他稱此行為「改變世界的一周」。但是,這次破冰之旅埋下了日後噩夢的種子。

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卡特總統簽署了為期3年的中美貿易關係協定,規定雙方互享最惠國待遇。1980年,卡特總統又幫助中國恢復了世界銀行的成員國地位。1981年,中共接受了世界銀行第一筆貸款。1986年,美國和日本等國合作,將北京引入了亞洲開發銀行。迄今,該銀行向中國提供了400億美元貸款。

1990年,美國一些國會議員提出議案,基於人權問題,要求取消對中國的最惠國待遇或對其延長附加條件。1993年,克林頓總統也宣佈,中國必須滿足一些關鍵人權條件,才能獲得最惠國待遇的延續,但是在美國工商界的壓力下,這一主張沒有落實。1994年,克林頓宣佈延長對華最惠國待遇,並決定將最惠國待遇與人權問題脫鉤。

1999年,中美簽署關於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雙邊協定,為中國入世掃清了最大障礙。2000年,克林頓總統終止中國「最惠國待遇」年度審議,與中國建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2001年,在美國的幫助下,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加入WTO後,中國GDP翻了9倍,逐步發展為製造業和出口大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2001年,美國總統布什還宣佈,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地位。

1972年,中美雙邊貿易額只有1,288萬美元。2018年,雙方貿易總額為6,600億美元左右,美國向中國出口1,201億美元貨物,進口了5,396億美元貨物。目前,美國是中國第一大出口市場。

2 美國前政府官員披露援共內幕

2015年初,美國知名中國問題專家、前聯邦政府官員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出版了《百年馬拉松,中國取代美國稱霸全球的秘密戰略》,書中披露了數位前美國總統批准的援助中國的項目細節,並列舉了美國對中共的五大認識誤區:同中國交往會帶來美中之間的全面合作,同中國交往會讓中國走在實現民主的路上等等。

他認為,這些迷思存在於美國和西方的學界、智庫、金融機構和政府當中,他自己就曾因此陷入誤區。

同年,白邦瑞又在美國之音刊文,他說,美國對於中國的發展做出了許多貢獻,使得「中國(中共)成功地化解了當年來自蘇聯的威脅,進入聯合國,擺脫孤立,經濟得到飛速發展」。他提到,從八十年代開始至今,幾十萬的中國留學生到美國的大學深造,美軍在陸海空軍、陸戰隊、海岸警衛隊等方面,都與中國進行了全方位的交流。他還透露了一個「插曲」:「根據華盛頓郵報報導,我們在八十年代初,花了二十億美金,向中國買了許多衝鋒槍等常規武器,援助阿富汗游擊隊。當時這二十億美金是解放軍對外軍售的第一桶金。」

3 美國援助未得到中共回報

2019 年12月12日,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在華府智庫「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表演講。(李辰/大紀元)
2019 年12月12日,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在華府智庫「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表演講。(李辰/大紀元)

2019年12月12日,美國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在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表演講,講述了四十多年來,美方向中方提供了軍事、情報援助、慷慨的技術轉讓,提供貿易和投資的優惠,贊助並安排了廣泛的教育交流,以及更多方面的幫助。

他也回顧了里根政府在軍事和技術領域對中國的幫助。例如,1981年,里根總統發佈指令,「從而開闢了向中國出售空中、地面、海軍和導彈(軍事)技術的道路。」「1983年,里根政府放寬了對中國的技術出口管制。」「1986年,里根政府甚至幫助中國建立了基因工程自動化、生物技術、激光、太空技術、載人航天智能機器人和超級計算機等多個研究計劃。」

史達偉表示,1989年天安門屠殺後,老布什總統繼續實施對華的諸多軍事合作計劃。美國的援助沒有得到中共的回報,北京的敵對行為不合情理。他說:「這根本不是美國官員40年前啟動美國多方位政策,大力支持北京實現現代化和自由化時所想要和所期待的。」

4 華爾街財團向中共「輸血」

華爾街因為利益而與中共交好,一向是對華「鴿派」。

二十多年來,華爾街巨頭通過向美國人兜售中企股票等,讓巨額資金湧向中共。同時,華爾街向中國企業提供首次公開募股、收購美國企業及房地產的諮詢服務,賺取大量利潤。

美國總統克林頓正是聽取了華爾街的遊說,才決定支持中國入世。後來的小布什和奧巴馬總統都曾打算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皆因華爾街的勸阻而作罷。

2010年,高盛集團因涉嫌在金融衍生品交易中欺詐投資者,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起民事訴訟。大陸多家媒體披露了高盛如何討得中共的信任,在中國市場佔據了難以取代的地位。

2018年美中貿易戰開打之後,明晟指數(MSCI)、富時羅素(FTSE Russell)、彭博公司,仍然相繼宣佈接納中國股票和債券。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撰文表示,這三大機構的承認,為中國帶來巨大的外資流入,緩解了中國資本市場的困境,堪稱中共的「貴人」。

2018年11月30日,英國《金融時報》刊登評論《華爾街的美中牽線人》,提到美國前財長、高盛前首席執行官亨利保爾森(Henry Paulson),以及紐約前市長邁克爾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儼然是美中關係的新使者。

文章引述白宮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的話說:「當這些不領報酬的外國代理人從事這種所謂的外交活動時,他們所做的只是削弱總統和他的談判地位,」「這不會是甚麼好事。」

結語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對華政策演講中說:「蘇聯垮台之後,我們認為中國將不可避免地成為自由國家。帶著這份樂觀,美國在21世紀前夕向中國敞開大門,將中國納入世界貿易組織。」然而,「這個希望落空了」。

2019年10月30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講話說,美國「數十年來不惜犧牲美國的價值觀、西方的民主、安全和正確的判斷力,接納並鼓勵了中國(中共)的崛起。」但是,中國共產黨卻在尋求對美國、對世界構成挑戰。美國已經意識到「中國共產黨對美國和美國價值觀懷有敵意」。

中共利用了美國的信任和支持,藉機發展軟、硬實力,利誘和脅迫外國政府和商企放棄良知,對中共侵害人權的罪行保持沉默。同時,中共做出部署,將共產意識形態和管控模式輸出到更多地區,企圖染紅世界。與中共做生意,決不可能走向雙贏。

特朗普總統入主白宮後,果斷地調整外交政策,突破了四十多年來對中共的綏靖框架,實施了一系列反制中共的舉措。

可是,在美國國內,不少政要、商界大佬、學者和媒體仍然放縱中共的滲透,甚至替它散佈欺騙宣傳。

今天,面對這場源自中共的危急疫情,美國和各國政府都應看清:中共的謊言、暴力等反人性的基因是最大的病毒,它正在蠶食美國和西方的傳統價值觀,威脅著美利堅的立國根基。那些親近中共,為中共「輸血」者,都會遭到病毒的侵噬。只有拋棄中共,才能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