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持續擴散,美國損失慘重,逾30多萬人確診,上萬人死亡。美媒披露,中共官方承認,疫情以來,共43萬人從中國直飛美國。許多傳染病專家懷疑,這些人持續把病毒帶進美國,美國疫情大流行。美國大使怒斥中共隱瞞疫情,美國朝野上下要求對中共追責。

《紐約時報》4月4日報道說,根據一份對美中兩國數據的分析,中國去年12月31日向國際衞生官員通報境內爆發不明肺炎疾病後,至少43萬人從中國搭乘直航班機入境美國。當中近4萬人是在總統特朗普祭出旅行限制後的2個月內,從中國入境。

報道說,今年1月從中國抵美的乘客國籍各異,入境機場遍布洛杉磯、舊金山、紐約、芝加哥、西雅圖、新澤西州紐瓦克(Newark)與底特律等各大城市。

其中數千人是從疫情發源地武漢直航赴美。當時美國公衞官員才剛開始評估美國的疫情風險。2月2日起,從中國啟程抵美班機共計279架次。而且經訪查發現,篩檢程序並不一致。

報道說,美國實施的旅行限制措施就算有效,也無法防堵來自中國的疫情。

最近,有衞生官員發佈聲明說,多達25%感染者可能沒有任何症狀。

1月21日,美國出現第一例從武漢旅遊回來的人被確診。許多傳染病專家懷疑,華盛頓州出現確診首例前,病毒可能已在美國傳播數週但未被察覺,而且持續被帶進美國。事實上,沒有人知道病毒最初於何時抵達美國。

世界衞生組織宣布出現全球衞生緊急狀態的第二天(1月31日),特朗普即發佈了旅行禁令,禁止在過去兩週內訪問過中國大陸的乘客進入美國。此後,從中國大陸直飛美國的乘客數量大幅減少。

但是,仍有一些人不受旅行禁令的限制,他們要麼是美國公民、要麼是綠卡持有者,其非公民親屬也可以進入美國。這是特朗普為防止家庭分離而給予的豁免。

而且相關數據還顯示,過去一週還有乘客從北京搭機前往洛杉磯、舊金山與紐約。有人還說,他們被告知要自我隔離14天,並收到兩條提醒短訊,但疾控中心或當地衞生官員沒有進一步跟進。

截至目前,全球確診肺炎人數已突破120萬宗,逾6萬4千人死亡。美國損失慘重,累計逾30多萬人確診,近萬人死。

4月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警告,未來一星期可能有大量病人不治,全國累計死亡人數,可能直逼世界大戰陣亡人數。

美國朝野齊發聲:追責中共

美國駐荷蘭大使胡克斯特拉(Pete Hoekstra)向荷媒《共同日報》公開指責中共提供的信息不透明、不全面,導致美國誤判形勢。

他還譴責中共隱瞞疫情,「中共通報的確診病例、死亡人數和致死率不真實,而且排除美國科學家的參與,導致美國早期忽視了這一病毒的嚴重性」。

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CDC)1月6日首次向中方提出派遣美國專家支援中國。直到2月中旬,美國的傳染病專家才獲得中共當局的許可進入。

全球疫情爆發後,中共欲把病毒源頭的黑鍋甩給美國。隨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就「中共病毒」發表講話,一再抨擊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大流行,讓世界付出巨大代價。

3月12日,美國參議員科頓表示,美國應嚴懲將病毒傳播給全球的國家(意指中共)。

同日,佛羅拉達州的伯曼律師事務所,對中共隱瞞疫情提起集體訴訟。原告是4位美國公民和1家美國企業。

3月13日,美國國務院官員召見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對中共聲稱「可能是美軍將病毒帶到武漢」提出嚴厲抗議。

3月16日,蓬佩奧與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通電話,強烈反對中共將病毒起源嫁禍美國。

3月17日,美國保守派組織「司法觀察」和「自由觀察」的聯合創辦人克萊曼律師,向德克薩斯州北部法庭提交訴狀,狀告中共研發生物武器,致「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

3月24日,共和黨參議員霍利和共和黨眾議員斯坦弗尼克,分別在參眾兩院提出議案,呼籲就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病毒擴散,啟動國際調查,追究中共責任。議案特別提到要量化疫情對各國造成的傷害,並據此進行索賠。

同日,共和黨眾議員班克斯等提出跨黨派議案,要求中共對早期掩蓋疫情的錯誤行為負責,並為給美國和美國人民造成的巨大損失,建立賠償機制。

3月31日,共和黨參議員斯科特呼籲:對世界衞生組織在協助中共隱瞞病毒威脅的關鍵信息中的作用展開調查。

同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在研討會上說,追究中共在這場疫情中的責任,是防止下一場瘟疫全球大流行的底線。「中共病毒」不是首次全球大流行,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4月3日,德州眾議員古登提出一項針對「中共病毒」疫情的《制止COVID法》。依據該法案,任何人發現中共「製造」該病毒,都可向美國法院提起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