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上,總有些人、有些政權,以為靠著自己所謂的膀大腰粗,靠著明裏暗裏見不得人的手段,靠著胡攪蠻纏的流氓嘴臉,就可以為所欲為,就可以罔顧事實將真相玩弄於鼓掌之間,殊不知到頭來卻是自己種甚麼因就要吞甚麼果,反誤了自家性命。譬如中共近期在外交上的一系列昏招,讓世界對其有了重新的認識。

這一系列愚蠢的外交動作頭一件說的是中共將中共病毒來源甩鍋美國的操作。這波操作在中共禦用專家鍾南山站台、習近平默許、外交部指責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將病毒稱為「武漢病毒」(中共病毒)後,由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直接將矛頭指向「美軍散毒」而升級。

對於中共的甩鍋操作,美國以強硬姿態回應。先是國務院於3月13日召見中共駐美大使表示抗議。同日,特朗普總統在回答記者提問說了這樣一番話:「我確實讀了一篇報道,但我不認為那篇文章有代表性。從我跟習主席的交談來看,當然不代表習主席。他們知道病毒從何而來,我們全都知道它從何而來。」其言辭中的軟中帶硬,明確傳遞給了中南海。

然而,北京對特朗普所傳遞的信息以沉默應對。美國抗議升級。3月16日,蓬佩奧與中共國務委員、主管外交的楊潔篪通話,針對北京企圖轉移病毒起源地及推卸傳播責任的做法,表達「美國強烈反對」的立場,並警告北京勿散播虛假訊息和荒誕謠言。

同日晚間,特朗普在發推談到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時,首次使用了「Chinese Virus」(CCP Virus)的說法,翻譯為「中國病毒」(中共病毒)。17日,特朗普在白宮明確表示,中共正在傳播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來自美軍的信息,對美軍污名化,「這是錯誤的」,「與其和他們爭論,我認為我們必須以其起源稱呼這個病毒,它確實來自中國大陸。因此,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準確的術語。」

美國高層並不掩飾的怒火無疑造成了知曉病毒來源的中南海高層的又一次分裂。一方面16日的中共《人民日報》海外版的推特發文稱,去年在武漢舉行的軍運會上五名外籍運動員身患瘧疾,與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無關,由此將戰狼發言人趙立堅和中共指責美軍的根據推翻。另一方面,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在17日將特朗普把新型冠狀病毒稱為「中國病毒」(中共病毒)視為在抹黑中國,中方對此「非常憤怒並強烈反對」。

兩種不同的聲音透露出的是中共內部的博弈依然沒有消停,但不管怎樣,作為官方發聲機器的外交部所言,更被外界視為中南海的授意。此時的北京或許雖然有些意識,但還沒有完全意識到甩鍋美國的危險,亦或認為自己還有能力承擔甩鍋美國帶來的風險。但是,對習近平而言,明明知曉病毒的真正來源,卻將責任甩給美國,不僅讓自己曾經在美國和世界樹立起來的一定程度上的可信度大打折扣,讓自己成為出爾反爾之人,而且最終迫使一直將習與中共區分、對其還抱有一點點希望的特朗普失望,進而極有可能在合適的機會公佈美國手中掌握的證據,並採取一系列行動。這是習還是中共黨內其他派系所希冀的結果?

切莫忘記特朗普16日在白宮新聞會上針對外國編造中共病毒謠言、攻擊美國時的回應,他稱「我認為可能的情況是,有一些外國團體在玩遊戲,但是沒關係」,如果要予以反擊,將會是一個「重大行動」。

此外,蓬佩奧17日在國務院新聞發佈會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中共進行虛假宣傳活動的目的是轉移責任。「未來會有這麼一天,我們將評估整個世界對這場疫情的反應」,他說,「我們非常清楚,第一個知道中共病毒的政府是中國(中共)政府,它必須向全球警示這件事,承擔這個特殊的責任。」「在適當時機,我們將對此採取行動。」

大概北京的某些人也正期待著美國的「重大行動」吧。

中共外交的第二個昏招是針對美國國務院從今年2月起將5家中共媒體駐美機構列為「外國使團」並限制人數的回應。根據3月18日中共新華社的報道,北京在表示「堅決反對和強烈譴責」後,採取了如下報復措施,一是要求「美國之音」、《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時代周刊》這5家美國媒體駐華分社向中方申報在中國境內所有工作人員、財務、經營、所擁有不動產信息等書面材料。二是驅逐《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駐華美籍記者,限期離境。三是在簽證、行政審查、採訪等方面對美國媒體記者採取限制措施。

北京的報復措施看起來讓國內的「小粉紅」們歡呼不已,但其卻讓世界再次看到中共的色厲內荏和對新聞自由、人權的踐踏。要知道,被美國根據其法律定為「外國使團」的中共駐美媒體機構都是中共大外宣的一部份,其僱員必須聽命於中宣部的指令,而被中共制裁的美國媒體機構都是獨立於政府之外的媒體機構,這些媒體憑甚麼要向中共政府提供全面信息呢?這也是為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這樣的報復措施「並不對等」,並指像美國這樣的新聞自由在中國大陸不存在的原因。

蓬佩奧進一步表示,中共此舉將剝奪世界和中國人民在新冠病毒所帶來的「極具挑戰性」時代,獲得真實信息的能力。因此希望北京「會重新考慮」。而《華郵》、《華日》和《紐時》在回應中都譴責了中共的行為,並「反對(中共)政府干預世界任何地方的新聞自由」。

如果北京期望全世界看清中共是如何的不可信,是如何的口中說著「打開大門、對外更加開放」,實則更加嚴酷的鉗制新聞等自由,看清中共是如何為了所謂的「大國氣概」而罔顧事實,甚至不惜耍流氓,那麼中南海業已達到了目的。

中共外交第三個昏招是希望藉由電話外交中撇清自身的責任。近期疫情在全世界大範圍、大規模的蔓延,讓2月曾對多國元首在電話中表明「中方完全有信心、有能力、有把握戰勝疫情」、稱「有效阻止了疫情在全球範圍的蔓延」的中共最高層大失顏面。此時,中南海不僅沒有像2003年SARS時胡錦濤流著淚向中國和全世界人民道歉,反而甩鍋美國,並再次通過電話外交,意圖通過提供幫助等方式推卸責任。近期,習近平已分別同西班牙首相桑切斯、意大利總理孔特通話,並向南韓總理文在寅、伊朗總統魯哈尼、歐盟委員會主席致慰問電,表達了中共對這些國家抗擊疫情的支持和願意提供幫助,以及疫情之後加強合作等。

如果這時候還有國家政府看不清造成全球疫情蔓延的罪魁禍首是中共,看不清正是中共的隱瞞疫情讓本國遭受方方面面的損失,還想繼續與中共保持密切關係,那麼面對著這場明顯是針對共產黨的這場瘟疫,只能是自食其果。不過,從目前來看,越來越多的國家業已認識到中共的數據、中共的所言所行是完全不可信的,對於中共推卸責任的做法雖然很少有人公開指責,但都看在心裏。在心存不信任下,又有多少國家樂意替中共站台呢?從上述國家的回應中應該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在筆者看來,中共外交上頻出昏招,恰恰在給自己的覆亡在外部埋下了導火線。當並不遙遠的一天,導火線被點燃,全世界形成唾棄中共、反共的局面,中共退出歷史大舞台的那一天也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