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中共當局下令的全國復工很難,但要全面重啟經濟也更難。

在停擺6周後,中國已經開始恢復工作,一些工廠開工、辦公室裏的人多了起來。但是工廠遠未達到滿負荷生產,而城市功能也只是部份恢復,還有很多人不能回來工作。

一方面受復工難的影響,中國工廠難以在短期內重啟人力和資源進行生產,另一方面,國內外需求尚未復甦,因發愁銷路、部份行業的生產重啟步履蹣跚。

專家們已經警告說,北京需要警惕假復工:為了獲得政府補貼,一些企業重啟工廠,但由於缺乏工人或原料供應,它們實際上生產不出多少產品、或壓根兒甚麼也不生產。

在宣佈復工後,中國的對外航運數據目前已有起色。據香港一家航空貨運價格數據公司TAC Index的數據,受疫情拖累6周的影響,西方國家的一些供應鏈急於補貨,導致上周的中國對外空運價格迅速上漲。

該公司總經理約翰·伯內特(John Burnett)告訴《紐約時報》說,供應鏈現在需要補充;但中國的工廠目前僅以50%至60%的產能運轉,還有其它指標顯示,許多地方的經濟活動甚至更少。

中國國有鐵路部門已將大範圍的貨運費減少了一半。

工薪族擔心僱主拖欠工資 僱主擔心客戶拖欠付款

此外,對普通家庭和企業而言,他們都擔負著巨額債務的壓力。在中共國家控制的銀行部門這十年大量發放貸款後,家庭都承擔按揭、車貸等生活壓力,企業也面臨槓桿率高企的狀態,加上房租、人工費,很多企業的現金流都吃緊。

中共官方數據也顯示,逾5000萬農民工尚未返城。有些人還在隔離中,有些人因為長途汽車被取消、困在農村無法返回,有些人是因為工廠生產不足、僱主尚未發出用工通知。

簡單說,工薪族擔憂他們的僱主是否發得出工資,而僱主擔憂它們的客戶是否會拖欠商品和服務的付款。

「等著發生違約吧——他們需要現金流,但現在這已經斷了」,專門研究中國市場的美奇金投資諮詢公司(J Capital Research)的研究主管楊思安(Anne Stevenson-Yang)告訴《紐約時報》,「這麼多的槓桿,這麼少的現金。」

海內外需求萎縮 工廠空轉機器假復工交差

過去很多企業願意出口、而非內銷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擔憂不能及時拿回貨款,而眼下海外國家也深陷中共肺炎疫情,短期內消費乏力是必然的趨勢。

全球對中國造商品的需求正在放緩,中共肺炎在海外爆發將對全球增長構成威脅,也可能進一步拖累中國工廠的重新開工。同樣的,中國國內消費者也因為對未來的擔憂、在摀緊荷包避免消費。

北京大學經濟學家曹和平說:「如果需求衝擊得不到迅速解決,那麼它可能會成為一個問題。」

他介紹說,目前有些企業的重新開工是一種騙局——打開冷氣機、讓機器空轉,卻沒有產出——目的是消耗足夠多的電力,以達到領取政府復工補貼的資格。

在中國恢復全速發展之前,許多人都在努力節省現金。上海南部一個工業園區的經理卓雪麗說,「因為疫情原因單子全部被退了,而單子被退了就生產不了,那麼項目就終止了,場地也就退訂了。」

《紐時報道》說,規模大一點的企業老闆,尤其是那些利潤微薄的出口工廠的老闆擔心,如果有員工感染的話,當地政府可能會強迫他們將數十名甚至上百名員工隔離起來,還要支付這些人兩周的費用。而政府幾乎沒有對這些企業應該承擔的責任提供指導方針。

分析指,中共當局似乎絲毫不擔心這個,它熱衷把抗擊疫情作為鞏固共產黨統治的資本來宣傳。

更早一些時候,中共官員們已把中共描繪成抗擊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世界領導者。中共中宣部甚至用幾種語言出版了一本書,讚揚習近平如何引導國家度過危機,但在中國民眾一邊倒的諷刺聲中匆忙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