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隆的股牛戰車終於被新型冠狀病毒卡住了車輪,市場上周上演了投奔避險天堂的資金輪換怒潮。美股報出一月份之後第一個下跌星期,美國三十年國債史無前例地跌破1.9%的利率,十年期降至1.47%。黃金受到追捧,每安士衝上1,643美元,石油和大宗商品先升後回,布蘭特原油收報每桶58.4美元。

上周風險市場幾乎全程被COVID-19籠罩著,中國新增確認感染人數下降一度為市場帶來希望,但是隨著越來越多國家傳出確認感染,市場擔心漸濃;南韓星期五宣佈緊急狀態,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美股擔心產業鏈,大宗商品/能源擔心中國需求,同時債券市場開始討論聯儲年中減息,以抗衡全球可能出現的經濟衰退,市場氣氛轉弱,債券受到追捧,美元對歐元匯率高位回軟,日圓貶值。

資本市場終於願意正視COVID-19所帶來的經濟衝擊了。新冠疫情在中國爆發,對中國經濟影響頗大,消費與生產均受到阻礙,中小企業現金流閃現紅燈。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開會研究討論疫情對策,並把越來越多的注意力移向有序恢復生產上。

直至上周,亞洲以外的海外市場對疫情關注嚴重不足,直至發現世界消費者和加工廠的中國有狀況,全球其他地方沒受到疫情直接衝擊,也會有經濟問題。過去數周中國消費的斷崖式下跌,已經從石油、鐵礦石、汽車、手機等各個領域反映出來,並直接影響到上市公司的盈利。中國零部件生產與運輸的中斷,對汽車、電子行業帶來重大衝擊,不少生產線被迫停產。

筆者認為,未來兩季度出現全球衰退的風險已經大幅上升,COVID-19出現全球蔓延的風險也已經大幅上升。經濟與市場的不確定性,會迫使各國央行在貨幣政策上進一步放鬆,聯儲今年起碼需要口頭干預,或許要再啟減息。

日圓急速下挫,是上周的另一大故事。COVID-19在日本進入社區感染階段,經濟可能連續第二個季度收縮並出現技術衰退,導致了日本匯率的動盪。日圓在過去幾年被認為幣值穩定、資金成本低廉,成為貨幣避險天堂和套利交易資金供應方。

上周三從倫敦、紐約出現大量的拋盤,導致一些結構產品清場。除了疫情和經濟前景之外,日本固定收益產品收益低下(甚至負利率)也逼迫大量長線資金出走,一月份光信託帳戶就有2萬億日圓轉投海外債券。筆者相信,疫情社區蔓延對日本經濟的衝擊可能相當嚴重,需求下降、生產線受阻,今年夏季的東京奧運會也要受到影響,甚至取消。

繼上調消費稅之後,日本經濟再受重創,日本政府也許需要採取進一步的刺激政策。不過,安倍經濟學實施七年,政策的彈藥基本打光,且看這次安倍/黑田能變出甚麼戲法來。

本周重要資料不多,宜關注三個發展。1)COVID-19的國內緩和和海外蔓延;2)美國民主黨候選人在超級星期二前民意的此消彼長,3)美元匯率指數隨著市場對聯儲政策預期改變而掉頭向下。德國IFO和美國核心PCE要多少留意。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