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高昌國王結拜

2天後,玄奘到達伊吾。伊吾寺裏一位老僧,衣服帶子都來不及繫,光著腳就跑出來迎接玄奘了,抱住玄奘,他哀號哽咽不止,「想不到今日再見故鄉人!」

高昌國王麴文泰聽說後,當天就派遣使者,命令伊吾王送玄奘前來,並派重臣在途中設站迎候。高昌國位於火焰山下,即今天的吐魯番,並不在玄奘西行之路上,但玄奘盛情難卻,行走6天到了高昌境內。

高昌國王高興得和妻兒都沒睡覺,誦經敬待,半夜時分,高昌王與侍從前後持燭,親自出宮迎接玄奘,殷勤問候。

高昌王懇求玄奘留在高昌國,庇佑高昌國國泰民安。玄奘婉言拒絕說,此行不為求供養而來,求法之志,不能半途而廢。

但高昌王不放棄,定要留下玄奘供養,後又以送玄奘回國為由,逼迫玄奘順從。每日送飯時,高昌王都親自手捧食盤呈上。

為感化高昌王,玄奘發誓絕食,他端坐3天,不進水漿,第4天即氣息漸絕。高昌王見狀,深感慚愧恐懼,他向玄奘稽首致歉,聽任玄奘西去求法,並在佛祖面前,與玄奘結拜為兄弟。

走之前,高昌王請玄奘升帳弘法。每一次,高昌王都親持香爐恭迎,玄奘升座時,高昌王伏在地上,以脊背作玄奘的腳蹬,請玄奘上座。

弘法結束後,高昌王為玄奘準備了30套法服,為抵禦風沙和寒冷,還專門製作了特殊的手套、面罩、靴子和鞋子,又贈黃金一百兩、銀錢三萬、綾絹五百匹,充作玄奘往返20年的路費。還為沿途的24位國王準備了厚禮,叮囑他們關照玄奘。

出發那天,高昌王率高僧、大臣、百姓傾城而出,送玄奘出城,高昌王抱住玄奘慟哭。

近半人馬葬身凌山

從此,玄奘就有了高昌王送的一隊人馬隨行,有30匹馬、25個隨從、4個徒弟及一位高昌官員。他們西北行三百餘里,度石磧,到了高聳入雲的凌山。

凌山上,終年不化的冰雪積成凌塊,路上阻隔著崩塌的冰峰,攀登極其艱險。風雪橫肆,即使穿著厚重的衣服,都會凍得發抖。地面沒有乾燥之地,做飯都只能將鍋懸吊起來,睡覺是席地臥冰而眠。

7日之後,當他們走出凌山時,隨行的人中,已有十幾人喪生,其中包括玄奘的兩個徒弟,牛馬也大半死掉了。

之後他們又爬過比凌山更難攀登的大雪山,終於在離開長安一年多後,玄奘到達了北天竺。

恆河遇險

玄奘一行坐渡船順著恆河走,船行至一半時,從兩岸的樹林裏邊,忽然就殺過來十幾隻強盜船。

一看強盜衝上來,人們都嚇壞了,幾個人甚至跳進水裏逃命。強盜們把渡船圍住,迫船靠岸,搜尋財物,要求每個人都解開衣服。

玄奘是個僧人,沒有錢財。但一看到玄奘,強盜們就特別高興。他們信邪教,每年秋天都要找一個男子,殺死後,用其血肉獻祭天神。形象俊美、風姿偉岸的玄奘被他們選中了。

玄奘對強盜們說,「以我污穢醜陋的身體祭祀天神,原不足吝惜。但我是求法之人,心願未遂,如果將我殺掉,恐怕不吉利吧!」

船上眾人一同請求,有人還情願代替玄奘獻祭,但強盜不允,他們就地築壇後,就有2個強盜上來,拔刀逼迫玄奘登上祭壇,準備動刀。

玄奘面無懼色,他對強盜說:「希望給我一點時間,不要緊逼我,讓我安心歡喜地圓寂。」於是閉目端坐,正念入定。

入定之後,玄奘念誦菩薩,當時即發一願:「如果弟子此次求法不成,希望能夠往生佛國,到天上聽法,成就智慧後,再轉生回人間,度化這些殺我的強盜。」

然後,他集中念力,排除雜念,便元神離體了。他的元神攀越須彌山,一重天一重天地往上升騰,見到了菩薩及諸多天神。

此時,玄奘的同伴放聲痛哭,玄奘卻紋絲不動,彷彿不知自己身在祭壇,亦不知強盜將要殺害自己。

忽然,黑風旋起,沙土揚天,大樹被連根拔起,驚濤駭浪使岸邊的很多船都被掀翻了。

強盜們大驚失色,以為天神震怒,連忙對祭壇上打坐入定的玄奘稽首謝罪。

玄奘毫無知覺,強盜用手觸他,他才緩緩睜開雙眼,他問強盜:「時間到了嗎?」強盜說:「我們不敢殺害您,願向您懺悔。」

玄奘接受了他們的懺悔,為他們講說殺生搶劫的罪業果報,令他們放棄罪惡的行為與殺生祭祀的邪念,免受無間地獄之苦。

強盜們把刀具等全部扔進恆河,把所有這次搶劫到的財物各還原主,然後跪地叩謝,並受五戒。這時,風浪才漸漸平息,強盜們歡喜地頂禮玄奘之後,辭別而去。

到達那爛陀寺

西行五萬餘里,歷經磨難的玄奘終於穿越了中原無數小國,踏上印度國土,進入古印度的佛學研究中心——那爛陀寺,這是玄奘萬里跋涉的目的地。

僧侶們陪同玄奘去拜見那爛陀寺的主持戒賢大師,他已經一百多歲了。戒賢問:「你從哪裏來?」

玄奘答道:「我從遙遠的東土大唐來,來向您學習《瑜伽師地論》,以便在東土弘揚佛法。」

聽了玄奘的話,戒賢老淚縱橫。原來,戒賢患有風濕,每次發作,痛如火燒刀割,3年前尤為嚴重,痛得使他不想活下去,於是他決定絕食至死。當天夜裏,他夢見了菩薩。菩薩對他說:「我知道你要放棄身體,所以特來勸戒。如果你能把《瑜伽師地論》傳揚到還沒看到的地方,你的病自會痊癒。3年後,將有支那僧人向你求法,你一定要傳法與他,讓他帶回東土發揚光大。你安心等他來吧!」神奇的是,從夢中醒後,戒賢的風濕病就完全好了。

戒賢的這個夢,發生在3年前,而玄奘西行出發到那爛陀寺,也正是3年整。玄奘聽了戒賢的敘述,悲喜交集,因緣際會實屬天意,他們的相逢也是神的安排吧!於是玄奘正式拜戒賢為師,從之學習5年,兼學印度的語言。

後來,玄奘又尋訪了印度次大陸諸多國家,遍訪名師,成為印度宗教的最高權威。在古印度國王戒日王舉辦的一次全國辯論大會上,玄奘的聲名達到頂峰,從此在印度聲名大震,無人能及。他與戒日王也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玄奘在印度備受膜拜,就連他腳上的麻鞋,都被信徒供為聖物,有的國王甚至要為玄奘供養一百座寺院。但玄奘沒有忘記初衷,自己西行求法,是為了東歸振興中土的佛教。公元641年,玄奘辭別戒日王,準備回國。◇(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