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央行1日宣佈降準後,河南省和四川省2日共發行800多億(人民幣,下同)專項債,被稱為「大陸史上年度最早地方債」,1月份地方債預計超過8000億。目前地方政府的信用風險上升、償債壓力大,擴大發債規模增加了業界對大陸金融風險的擔憂。

1月2日,河南省和四川省發行了共計875.71億元專項債,兩省發行規模分別為519億和356.71億,成為大陸有史以來年度最早發行的地方債,也令2020年成為大陸有史以來每年發行地方債最早的年份。

過去三年來地方債最早發行時間分別是2019年1月下旬,以及2017年和2018年的2月份。

1月份可能也將成為地方債發行規模最大的月份。路透社引述業內人士的預測,今年1月份各類地方債的發行總規模可能達到8000億元至9000億元,遠遠高於去年1月份的4179.6億元,將創下大陸歷史上地方債單月發行最高紀錄,可謂「天量地方債」。

但同時,地方政府的信用風險也正在上升。穆迪地方政府和公共機構部董事總經理戴維德·羅賓諾夫(David Rubinoff)表示,一方面地方政府存在支出和收入的資金缺口,即使發債,也難以滿足這個缺口,償債壓力大;另一方面,地方國企的槓桿率高,經濟下行的情況下,國企盈利收窄,也造成地方政府信用風險面臨考驗。

羅賓諾夫預計,由於當前的經濟狀況,2020年地方政府的發債規模可能會進一步擴大,除了1月份之外,6月份可能也是地方債尤其是專項債的發行高峰。

基於此,大陸金融機構資金風險的市場擔憂正在加劇。路透社2日引述債市業內人士的分析,雖然1日中共央行宣佈降準0.5個百分點,釋放長期資金約8000多億元,但並不能解決銀行的流動性缺口。

國盛證券固收團隊的報告預計,年初繳稅對流動性的影響約為7000億元至9000億元,中國新年取現需求大約1.5萬億元。如果加上路透社上述預計的1月份地方債發行規模,這三項(繳稅、新年取現、地方債)的銀行資金缺口就將超過3萬億元。

台灣《旺報》2日引述分析表示,中共央行降準一定與提前發行地方債有關,要發地方債,不降準銀行就沒錢,但銀行流動性缺口一直靠降準彌補的話,後續還是會有問題。

中共財政部去年11月末就提前下達了2020年部份新增專項債限額1萬億元,相比去年同期增加1900億元,佔2019年新增專項債限額的47%。

中共官方已經公開稱專項債可以作為重大項目資本金,將專項債作為2020年地方政府的重要融資工具。目前除了河南和四川已經發行專項債之外,雲南省已經公佈將於本月6日發行182.5億元專項債。四川、深圳、河南、雲南、青島等10個省市都已在去年12月末公佈了2020年專項債計劃,總發行規模為3034.3億元,近76%在1月份發行。

但中共財政部預算司巡視員王克冰去年12月中旬警告,地方政府收入中土地出讓金佔比超過90%,專項債的還債來源高度依賴土地收入,但目前大陸房地產市場蕭條導致政府收入下降,而專項債的發行規模卻在擴大,所以還債風險的苗頭已經顯露出來。

路透社數據顯示,2019年專項債佔大陸地方政府債券發行總量的60%,而2019年地方債總體發行金額總計4.3624萬億元,比2018年增長了近5%。

針對地方政府的債務風險,羅賓諾夫還表示,由於地方政府的資金缺口較大,地方政府可能還會通過國企和地方政府融資平台來融資。公開資料顯示,2019年國企債務違約規模擴大,並出現了首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城投債違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