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19日在北京參加某論壇時,詳述了中國經濟面臨的一系列深層問題,談及地方政府債務時稱,中國的地方債大概是40萬億,但地方政府就沒有一個想還債的,甚至許多地方連息都還不起。言論引發外界熱議。

賀鏗在當天的「2018中國企業信用發展論壇」演講中稱,中國當前的經濟形勢還是比較嚴峻,至於「今年是不是比去年要更好一點」的說法,他都不敢這麼說。

賀鏗說:「我認為今年經濟下行的壓力依然很大,L型的發展趨勢,這個L底是不是真正到了也不敢下結論,即使是到了,這個底的時間也不是一年兩年就完了,我們必須在「三個轉變」方面下功夫,在速度上追求高速度現在的可能性不大。」

賀還說,中共的經濟風險主要還是金融風險,其一是經濟槓桿率太高,例如我們的貨幣發得太多,放水太多。2017年末M2是167.68萬億,是GDP的25%,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高。

第二是企業債務率太高。依據標普的估計,中國企業的債務率是14萬億美元,央企2015年有關研究機構研究的結果,央企資產負債率91.8%,應該說基本上資不抵債。地方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74.5%,民企54%。

「世界上經濟學家統一的認識企業債務超過50%就很危險,我們都超過了,不管是央企還是地方國企和民企。所以說我們提出來的「殭屍企業」是大問題。」

第三是地方債。賀援引國外的機構估計,中國的地方債大概是40萬億,應該是合理的,但是地方政府就沒有一個想還債的。政府信用比企業信用還差。

「現在要讓他還債,他說我工資都發不出來,財政困難得很,怎麼辦?所以現在欠的這些債不說還本,還息許多地方都還不起。」

賀鏗還提到,中國發展的多項不平衡的問題,如居民的收入差距「非常不平衡」,城鄉居民的收入對比由改革開放前的1:1.92(農村收入:城市收入)擴大到1:3.1,此外還有貧富差距。也是導致社會不和諧,不穩定的根本原因。

此外,就是經濟發展的水平各個地方不平衡和優質社會資源的分配很不平衡,如全國665個貧困縣,東部佔了66個,中部151個,西部448個,西部13個省佔貧困縣70%。

賀鏗還稱,中國綜合國力不強,世界上100家最具品牌影響力的企業,中國的企業只能排進去兩家,一家是華為,排在86位,再一家是聯想排在最後一位。「這麼大一個國家有品牌影響力的企業只能排進去這麼兩家,可以看到我們真實的實力,怎麼來思考。」

今年以來,大陸企業債務違約不斷進入大眾視線。5月以來不到兩周,中國大陸上市公司中已經接連有ST中安、盛運環保、神霧環保、凱迪生態相繼出現債務違約。其中凱迪生態總共面臨230億元債務,大股東盾安集團陷入450億債務危機。早在今年1月,浙江金盾集團近百億元債務,董事長周建燦墜樓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