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地方債一路飆升,5月份預計發行地方債逾萬億元(人民幣,下同)。隨著發債規模越來越大,地方政府的信用風險在快速攀升、償債壓力大增,引發外界對大陸金融風險的擔憂。

Wind資料顯示,截至5月13日,今年以來大陸各地已發行地方政府債券共計20927.4950億元。其中,5月份以來已發行1954.8122億元。按各地已披露資料統計,5月14至20日將會有1935.1962億元地方債發行,屆時5月發行規模將達3890億元,遠超4月份2867.60億元的規模。

根據海通證券統計,5月份有1.1萬億元新增地方債需要發行完畢。

中信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明明統計,1至4月,已發行的地方債募集資金用途為基礎設施建設、社會事業等。

經濟人士認為,中共地方政府為了配合中央政府提振經濟的要求,砸下鉅資投資基礎建設,但這些基礎建設即使並非完全無用,使用率也很低,這造成政府的投資回報率低下,其收益甚至連債務利息都難以支付,大多靠發新債償還舊債的模式延續,導致地方政府的債務激增。

有大陸分析師表示,現在很多地方政府的債務水準已經「水漲船高」——僅根據大陸的資料,2019年底大陸各地的地方債餘額為21萬億元,地方政府債務規模約等於GDP的56%至70%,債務規模再擴張的空間已經非常有限。

大陸高企的地方債引發外界擔憂。穆迪地方政府和公共機構部董事總經理大衛德羅賓諾夫(David Rubinoff)近期表示,一方面地方政府存在支出和收入的資金缺口,即使發債,也難以滿足這個缺口,償債壓力大;另一方面,地方國企的槓桿率高,經濟下行的情況下,國企盈利收窄,也造成地方政府信用風險面臨考驗。

路透社資料顯示,2019年專項債占大陸地方政府債券發行總量的60%,而2019年地方債總體發行金額總計4.3624萬億元,比2018年增長了近5%。

中共財政部預算司巡視員王克冰近期警告,地方政府收入中土地出讓金占比超過90%,專項債的還債來源高度依賴土地收入,但目前大陸房地產市場蕭條導致政府收入下降,而專項債的發行規模卻在擴大,所以還債風險的苗頭已經顯露出來。

針對地方政府的債務風險,羅賓諾夫還表示,由於地方政府的資金缺口較大,地方政府可能還會通過國企和地方政府融資平臺來融資。公開資料顯示,2019年國企債務違約規模擴大,並出現了首例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城投債違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