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6日,中共國家統計局發佈了今年首季的經濟數據。國內生產總值(GDP)初步核算同比增長18.3%,有分析師就表示,數據不僅低於市場的預期,而且其能否持續還存在著較大的不確定性。在「信貸-投資-債務」的拉動下,中共的GDP背後是資源的浪費和巨大的金融風險。

2021年4月16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2021年中共首季GDP初步核算為249,310億元人民幣,以可比價格計算,較2020年首季增長了18.3%。其中,第一產業(包括農業、林業、漁業、畜牧業)增加值為11,33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8.1%,兩年平均增長為2.3%;第二產業(包括採礦業、製造業、電力、燃氣及水的生產和供應業,建築業)增加值為92,623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4.4%,兩年平均增長6.0%;第三產業(包括服務、信息技術、不動產、教育、醫療、文化、旅遊等)增加值145,355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5.6%,兩年平均增長4.7%。

駐港金融分析師蔣天明在接受香港《大紀元》專訪時表示,看似「靚麗」的數據並不能代表中共經濟強勁復甦。他說:「首先,去年同期,GDP同比下降6.8%,令今年的GDP增長核算是以一個較低數值為基礎,才錄得1992年以來的GDP最高增速;第二,18.3%的增長同比不僅低於市場預期,而且GDP環比增長也在近五年中排名倒數第二;第三,從貨幣數據看,首季經濟增長速度是否可以持續,存在著較大不確定性。」蔣天明補充說,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信貸-投資-債務」的拉動下,中共經濟增長的背後是資源的浪費和巨大的金融風險。

首季GDP增速:同比低於預期環比在近五年中排倒數第二

去年同期,即2020年首季,受中共病毒大爆發的影響,中共經濟出現歷史性萎縮,GDP同比(即和2019年同期相比)下降6.8%。其中,第一產業增加值為10,186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3.2%;第二產業增加值為73,638億元,同比下降了9.6%;第三產業增加值為122,680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5.2%。

蔣天明指出,2020年首季GDP的下滑給2021年GDP核算提供了一個非常低的基數,這使得中共經濟在本年首季出現了1992年以來最高的同比增長率。也就是說,靚麗GDP同比增長數據不是因為今年首季經濟增長的快,而使由於去年首季經濟萎縮所致。然而,同比增長率仍然低於市場的預期。

據彭博社(Bloomberg)報道,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經濟學家Deyi Tan預期中國2021年第首季同比增加20%;而接受《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J ournal)調查的經濟學家對中國第首季的預期達到了19.2%。中共國家統計局也披露了2021年首季GDP較2019年首季增長了10.3%,兩年(2020、2021年)平均增速5%。蔣天明指出,5%是2016-2019年這四年中季度增速中最低的。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3月25日於南京主持召開部份地方政府主要負責人視像座談會。李克強在會議上表示,「今年情況特殊,分析經濟不僅要看同比,還要看環比,一些經濟指標同比增速快,很大程度上有去年同期基數低的因素」。

按照環比看,中國2021年首季GDP較2020年第四季度增長了0.6%。蔣天明指出,這裏的環比是指和上一個季度相比,也就是2021年首季和2020年四季度相比。2021年首季GDP環比增長率在過去的21個季度中(2016年-2021年首季)排名倒數第二,而2020年第首季排名倒數第一,GDP環比下降9.3%。同時,2021年首季GDP環比增長速度也明顯低於2016年首季的1.6%,2017年一季度的1.8%,2018年的1.9%和2019年的1.8%。這表明經濟增長乏力。

首季經濟增速能否持續?

2021年4月12日,人民銀行舉行2021年首季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佈會,公佈了中國宏觀經濟最重要的指標——社會融資規模和廣義貨幣M2。這兩個指標具有一定的領先性,直接影響未來的實體經濟的表現。

3月末,中國的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294.55萬億元,同比增長12.3%,比2月末低1個百分點,同時也是近8個月來首次低於13%。廣義貨幣M2在3月末的餘額是227.65萬億元,同比增長9.4%,增速比2月末低0.7個百分點。YouTuber蒙面財經在他的節目中表示,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在2020年11月達到頂峰13.7%之後,基本上出現了逐月回落。廣義貨幣M2也基本上從去年的歷史高位開始出現下滑。這表明需求在下降,因為貨幣的背後是需求。

社會融資規模是指實體經濟從金融體系獲得的資金總額,其中包括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機構,也包括債券市場、股票市場、保險市場及中間業務市場等等。而廣義貨幣供應量(M2)是指流通於銀行體系之外的現金加上企業存款、居民儲蓄存款以及其它存款,它包括了一切可能成為現實購買力的貨幣形式。

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曾撰文表示,社會融資規模與廣義貨幣(M2)相當於一個硬幣的兩個面,但是兩者統計的角度和範圍卻不一樣。

社會融資規模來源於金融機構的資產端,是站在企業、居民和政府等融資端來看實際經濟的融資需求。社會融資規模扣除了金融體系內部的資金往來,單純的反映了金融系統對實際經濟的經濟的資金支持。而廣義貨幣M2來自於金融機構的負債端,既包括企業和個人的存款,也包括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在存款類金融機構的存款。M2追蹤了社會貨幣的供給速度。

社會融資規模包含的範圍也比廣義貨幣M2廣。社會融資規模不僅包含銀行存款和表外融資,也包含債券融資和股票融資。而M2只包含了銀行體系,卻沒有包含債券融資和股票融資的部份。可以說,相比起M2,社會融資規模與實體經濟的關係更緊密。

在2021年的中共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指出,「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也一句也出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草案)》中。由此可見,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與GDP有著緊密的關係。而社會融資規模和廣義貨幣M2增速的回落,也向市場傳遞著一個信號,也就是2021年首季的GDP增速很可能無法維持。

中國大量空置的房屋和眾多行業的產能過剩,這些投資是基於信貸擴張,資金來源主要是依靠舉債。導致中國各個機構出現嚴重的債務問題。(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中國大量空置的房屋和眾多行業的產能過剩,這些投資是基於信貸擴張,資金來源主要是依靠舉債。導致中國各個機構出現嚴重的債務問題。(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GDP背後是資源的浪費和巨大的金融風險

在拉動中共經濟發展的三架馬車(投資、消費、出口)中,投資起到的作用舉足輕重。據CEIC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的投資佔其GDP比重高達43%。雖然中國GDP總額排名世界第二,但投資對中國經濟的作用遠超於世界上排名前十的其它國家。

蔣天明指出,中共長期以來依靠投資拉動經濟增長,即使投資的項目並沒有市場需求、盈利能力很低。所以我們看到了中國大量空置的房屋和眾多行業的產能過剩。這帶來的是巨大的浪費資源以及金融風險。因為這些投資是基於信貸的擴張,也就是投資的資金來源主要是依靠舉債。

海通證券在其一份宏觀研究報告「從歷史看信貸擴張下投資如何配置?——兼論過去20年中國資產表現」中分析道,在過去的20年當中,中國經歷了四輪信貸擴張。如果以發電增速來衡量經濟發展的情況,在06-07年,08-10年、12-13年、15-17年這四次信貸擴張中,中國的經濟增速得以被拉高。

可是另一方面,信貸的擴張也讓中共經濟累積了大量的債務。國際金融協會(IIF)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第三季,中國債務累計至GDP的335%,即GDP的3.35倍,也就是說每產生一元錢的GDP,就伴隨著3元的債務產生。

目前,中國大陸不論是房地產、國企、地方政府、金融機構都紛紛爆出嚴重的債務問題。2020年2月,北大方正債券違約;11月,河南永煤、華晨汽車、清華紫光,接連發生債務違約。2021年3月,河北省國資委全資擁有的冀中能源技術性違約,重慶市國資委100%擁有的重慶能源出現銀行票據違約,房地產開發公司華夏幸福陷入債務困境;2021年4月,由中共財政部主要持股的中國華融陷入債券違約風波,債券價格暴跌。作為大型金融控股集團、具有相當高的系統重要性的華融,它的「風險黑洞」會對中共的金融體系帶來巨大的衝擊。

蔣天明表示,中國太多的企業不能通過自身營運所產生的現金來償還債務,主要依靠「再融資」,也就是借錢來還債。而隨著利息的累積又會進一步推高債務。

蔣天明說:「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中共通過不停的舉債,吹出了全球第二大的經濟體,並不停的對外宣告「靚麗」的GDP增速,可是GDP背後的債務卻像一個炸彈,隨時威脅著中共的金融體系的穩定。◇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