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近年來美國軍隊一直在為反恐戰爭而不斷地打磨自己,在過去的15年裏,大多數美國民眾已經都熟悉了諸如「反游擊戰」和「簡易爆炸裝置」,以及早期海灣戰爭期間所引入的「震懾與敬畏」(Shock and Awe) 等等這樣的軍事名詞。

但是現在,如果陸軍現代化推行者正確理解了這些概念,那麼兩個新的詞彙將會主導美國未來的戰爭:「多領域作戰」(Multi-Domain Operations–MDOs)和「大國對抗」(Great Power Competition)。

這些概念正是新成立的美國陸軍未來司令部(Army Futures Command–AFC)最近公佈的《16年陸軍現代化戰略》(16-year Army Modernization Strategy)的核心。

當美軍在塵土飛揚的阿富汗赫爾曼德省(Helmand)平原和伊拉克巴格達綠區的街道上運用反游擊戰術的時候,而世界進入了iPhone時代,中共和俄羅斯正加緊制定雄心勃勃的、用最新技術將軍隊武裝到牙齒的戰略。

在過去的15年裏,中共悄悄地將其年度軍費開支增加了兩倍,達到了大約2000億美元,並且明確地將重點放在利用人工智能(AI)、雲計算和高超音速導彈等最新發展的技術上面,以期能夠對抗衡美軍。

在特朗普政府的2017年國家安全戰略的推動下,美國軍方正在迎頭追趕。許多分析人士都認為,冷戰結束後,美國一直「在駕駛盤上睡大覺」,原地踏步。

美國陸軍未來司令部(AFC)是負責應對這個新一輪「大國對抗」挑戰的機構之一。該司令部成立於2018年,旨在推動被許多分析人士稱為45年來最大規模的軍方整頓重組。但美國陸軍未來司令部不僅僅是要為前20年的整頓重組周期提供新的想法和列出優先事項,未來司令部認識到,快速技術發展促使其去鍛造一種以融合輕型科技初創企業的精神與軍事紀律及戰略的新戰術。

10月16日,美國陸軍未來司令部發佈了12頁的現代化戰略的更新版,首次用16年的時間表詳細闡述了自己的戰略計劃,並明確了新的戰爭理念:多領域作戰(Multi-Domain Operations–MDOs)。

多層次對抗(Multi-Layered Standoff)

《2019年現代化戰略》(2019 Modernization Strategy)的作者埃里克‧史密斯(Eric Smith)上校就此對《大紀元時報》(The Times Epoch)表示:「多領域作戰是陸軍的新戰爭概念,已在去年10月得到參謀長批准,12月公佈在文件中。」

史密斯介紹說:「它描述了美國軍隊未來將在陸地、海洋、空中、太空和網絡這五個領域的行動。」

多領域作戰(Multi-Domain Operations, MDOs)所瞄準的目標就是所謂的多層次對抗。

史密斯說,多層次對峙可以被想像成從敵方陣地輻射出來的「同心圓防禦圈」,從內層的傳統的火炮到遠程火炮,再到外層的地對地、地對空和空對空導彈。

在這些之上的是其它層面的對抗:電子戰、非常規戰、網絡戰和信息戰。

史密斯說:「地對空導彈、巡航導彈、地對地導彈⋯⋯這些都是我們熟悉的作戰效應。」「(但)看看俄羅斯在信息戰、網絡戰方面的所作所為——他們試圖在我們還沒有達到常規作戰效應之前就干擾我們的作戰行動。」

他說:「為了降低這種影響,我們必須能夠在所有五個領域同時作戰,這樣他們就不能大規模攻擊我們。」

六大技術重點

美國2018年的軍隊現代化計劃優先考慮了新軍事裝備的六個關鍵領域,以應對多層次的對抗:垂直起降戰機、遠程精確射擊、導彈防禦、網絡戰、下一代裝甲戰車和士兵戰力。「垂直起降」是要創造下一代戰機,包括載人的和自動駕駛的。

下一代裝甲車輛包括潛在的自動駕駛戰車、定向能武器和新一代裝甲等技術。

遠程精確射擊是指研發、製造新型導彈和火炮,以便與中共和俄羅斯現有的遠程射擊系統相抗衡。

導彈防禦被認為是一個重要的組成部份,旨在能夠防衛來自那些被很好地防護著的敵方導彈陣地的攻擊。

網絡技術對於將多個領域聯合在一個指揮系統之下也是至關重要的。

士兵的殺傷力,顧名思義,就是給予地面部隊更好的訓練和更新一代的武器。

但是史密斯說,現代化不僅僅是代表著將有光鮮亮麗的新武器玩具,也不僅僅是遵循以前已有過的周期性整頓重組。

關於尚不存在的戰爭的理念

2019年的現代化計劃是在前一個計劃的基礎上制定的,它為能夠加快從概念到實戰的過程畫出了理論、訓練和概念的框架。

新的裝備需要儘快地交到士兵和指揮官手中,使他們能夠知道如何在戰場上最大限度地利用它,並且可以擺弄更新裝備的原型機。

史密斯說,這一切都是全新的。

他說:「在這之前,與某人談論現代化,他們會覺得你可能只是在研發一個新裝備。」

「但是,我們不僅要提高裝備能力,而且還要確保裝備所需的其它的一切——原則、訓練和戰略——都到位並同步進行。」

實施多域作戰(MDOs),不僅需要快速的重裝備、重新訓練,而且需要對戰場的各個組成部份進行重組。

在集中力量打擊武裝份子游擊戰時期,美國陸軍基本作戰單位縮減到了旅級別,即1500至3000名士兵,這樣就能夠提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等戰場作戰所需的專業技能和火力裝備。

但是一個旅的兵力無法提供打破多領域作戰僵局所需要的力量。

「在過去的15年裏,我們的軍隊一直在以旅為中心作戰,因為我們一直在進行反游擊作戰和為維護穩定作戰。」「多領域作戰則要求我們去更多地關注師和軍團的規模。」

一個師通常由三個或三個以上的旅組成。一個兵團由兩到五個師組成,總兵力在兩萬到五萬人之間。

根據該戰略文件,新的多領域作戰部隊將組合「網絡化載人和無人平台、火力、電子戰、網絡、情報、監視、偵察、工程師、維持、通信和保護等多方面能力,並將之貫穿所有梯隊,從作戰小隊到整個戰區。」

10年來首個多領域作戰一攬子戰力方案

根據這個軍隊現代化的文件,陸軍將在2026年至2028年間認證其第一個多領域作戰一攬子方案,然後進入下一步升級,並計劃在2035年完成。

與此同時,美國陸軍將在2022年之前開始部署這六個關鍵要素的新武器裝備。到2025年,美國陸軍將調整部隊規模,並使其同新技術裝備相結合,訓練也將「融合複雜的現場、虛擬和合成環境」。

到2025年,軍方培訓中心也將進行現代化更新,以模擬多領域作戰環境。

陸軍已經調配了330多億美元,以確保為現代化工作的實施提供充足的資金。

然而,儘管這些現代化計劃首次提出了具體的戰略目標和實施時間框架,但史密斯強調,未來是一個反覆無常的對手。

「現代化是一個持續的工作,」他說,「而它也在不斷發生著變化。」

「我們不會在未來20年執行一個只有固定步驟的計劃。但它提供了一個路線圖,我們可以在此基礎上做出優化更新。」

向科技界開放

陸軍現代化司令部正在接觸普通的科技創業公司,並推行積極冒險的創新文化,準備先將原型裝備交到士兵手中,以獲得他們的反饋後再走下一步。

史密斯說:「這是陸軍現代化司令部(AFC)的總部設在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原因之一,因為那裏就是一個大型的創新中心。因此,他們可以直接接觸到來自科技界、學術界、大學體系以及許多在那裏創業的技術創新者的成果。」

根據史密斯的介紹,現代化司令部的想法是要儘快先得到新裝備的原型樣品。

「(我們的想法是)不管是創業公司的創新者,還是科技公司的實驗室,或者國防公司的實驗室,都需要讓我們儘快拿到它(新裝備樣品),然後我們就能決定,這是否是我們想要繼續去追求的東西。」

同時,史密斯表示,向更廣泛的民間技術領域開放,與其說是對當前國防生態系統的轉變,不如說是「開放網絡」。

他說:「我更願意把它看作是能夠利用一個以市場為基礎的開放社會的實力。」

其他的軍事分析人士也一致認為,這種協作是能夠對抗中共和俄羅斯的依靠國有科技企業做法的方式。

美國陸軍軍事學院(U.S. Army War College)戰略研究所(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兼職研究教授羅伯特‧J‧邦克(Robert J. Bunker)博士就此對《大紀元時報》表示:「相對於中共能夠掌控、利用眾多財富500強企業(其中許多企業直接屬於中國共產黨)的做法,美國國防部卻別無選擇,只能依靠自己的高科技公司的專業知識和研發能力。」

根據《軍隊現代化戰略》,就目前而言,儘管人們普遍認為中共仍是美國軍事優勢的長期對手,但俄羅斯也是現時的「最大技術威脅」。

文件中寫道:「俄羅斯軍方在恢復自己的發動現代戰爭的能力方面取得了相當大的進展,並且利用了從克里米亞、烏克蘭東部和敘利亞汲取的作戰經驗,」「俄羅斯已經公佈了一些新的戰力,如使用網絡代理(proxies)、無人和機械人系統、精確打擊武器以及先進的網絡戰能力等等。」

但是,中共預計將在中長期內超過俄羅斯,成為我們的「最強有力的威脅」

據報道,「中共目前正在開展包括人工智能、超人、機械人、有人/無人機集群(swarming)、先進材料、生物工程、量子信息科學、空間技術、生物識別等領域在內的一系列軍事相關技術的研發。」

許多分析家指責美國在冷戰後變得自滿,並在反恐戰爭中被打擊武裝份子的行動分散了注意力。

但是史密斯說,過去的15年也提供了很好的經驗,告訴我們當軍隊直接面對並專注於一個新的挑戰時,他們能夠取得甚麼樣的成就。

他對此表示:「當人們說我們已經落後了的時候,我總是有點不爽,」「因為我們建立了全球最好的反游擊戰部隊,因為我們專注於此。」

「而現在,我們正在改變目標,因為作戰環境已經改變。我們必須根據新的作戰環境重新部署軍隊。」

可以在推特上關注西蒙:@SPVeazey @ spveaze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