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蘭考的並非焦裕祿

被中共持續幾十年宣傳的中共好官員焦裕祿,年輕時曾被日軍抓去毒打、坐牢、服苦役,當過偽軍。1946年參加中共,1962年12月,被調到河南蘭考縣先後擔任第二書記、書記,直至1964年5月因肝癌去世,終年42歲。

焦裕祿在河南工作時,正處於中國大饑荒的尾聲。作為大饑荒重災區的河南,不僅民不聊生,而且蘭考縣全縣糧食產量在這一年下降到歷年最低水準。此外,蘭考還是個飽受風沙、鹽鹼、內澇「三害」的重災區,而這也是人為原因造成的。

在中共媒體的宣傳中,焦裕祿來到蘭考後的第二天,即拖著患有慢性肝病的身體,深入基層進行調查研究。「在一年多的時間裏,他跑遍了全縣140多個大隊中的120多個」。「在帶領全縣人民封沙、治水、改地的鬥爭中,焦裕祿身先士卒,以身作則。他經常鑽進農民的草庵、牛棚,同普通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最終因為辛勞,被癌症奪去了生命。

從中共媒體所宣傳的內容看,以焦裕祿在蘭考工作的時間如此之短暫,他對改變蘭考的面貌是沒有做出什麼大貢獻的,充其量是其為人民服務的精神可嘉,但中共卻刻意拔高,最主要原因是他時時處處要當毛的好學生,聽毛的話,讀毛的書。

事實上,真正為蘭考的改變做了許多實事的是當時的縣委副書記張欽禮。焦裕祿被宣傳的一些事蹟正是源於此人。張欽禮曾在1957年為民請命,差點被打成右派;1959年,因說真話,被打成嚴重右傾,撤職查辦,並下放蘭考農村勞動。1961年,復職。因為了解當地實際情況,張欽禮具體負責解決「三害」問題,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

鐵人王進喜的事蹟造假

上個世紀60年代,中國大陸有句口號是: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1974年,長春電影製片廠拍攝了一部反映石油工人精神的影片《創業》,在影片中,大慶油田第一口油井的採油隊隊長王進喜被描摹成一個無比「光輝、高大」的形象,他帶領著石油工人戰天鬥地,艱苦創業,篝火下學馬列,泥漿池裏堵井噴等。

但真相是:「鐵人王進喜」不過又是中共炮製的結果。據當年的石油工人回憶,當王進喜被調到大慶油田時,大慶油田已經打出了20口油井。泥漿固井也只是當時開採油井的一道工序,並不是發生井噴時才採取的緊急措施。

由於當時的技術設備十分落後,沒有大型的混凝土泥漿攪拌設備,用泥漿固井的效果很不好。而且當時的石油工人普遍沒有文化,也不懂用泥漿固井的基本常識,是大慶油田第一口油井採油隊的兩位技術人員(其中一位姓劉),出於對工作認真負責的態度,不顧一切的跳進泥漿池,用身體攪拌泥漿,才有了大慶第一口油井。顯而易見,這一切與王進喜根本沒有任何關係。

至於「篝火下學馬列」的事情雖然有,但並不是工人們的「思想覺悟」有多高,而是因為工人們太苦了,工人們吃不飽,怨氣很大。於是領導強迫大家學馬列。

當年的石油部長康世恩,在聽取大慶油田建設匯報時,時任大慶油田第一口油井技術工作的老工程師向他如實地匯報了這一過程。康世恩對人工攪拌泥漿的事很感興趣,說:「不錯,應該樹個典型。」

但是他並不想把「知識分子臭老九」樹為典型,而是轉身對一同前來匯報工作的大慶油田負責人說:找個人選樹個典型。這位領導馬上領會,推薦了他的手下王進喜。這個毫無作為,無功受祿的王進喜,由此成為了家喻戶曉的「模範人物」。

文革初期,王進喜受到了批鬥,其後,因周恩來在北京宣布王進喜在石油大會戰中立了大功,不准再批鬥而免於更大災難,進而他被推選為鑽井革委會副主任、大慶革委會副主任等。

1970年4月,王進喜在北京醫院被確診為胃癌晚期,11月15日離世,終年47歲。其被中共利用的一生也就此打住。

孔繁森之死背後有隱情

孔繁森是中共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樹立的典型人物。他是山東省聊城市人,曾兩次入藏,生前系西藏阿里地區地委書記。1994年11月29日,孔繁森在去新疆塔城考察邊貿途中,因車禍死亡,年僅50歲。詭異的是,車上共4人,司機和後座2人都沒有繫安全帶,但他們受傷後都已經康復,唯一繫保險帶的孔繁森卻死了。

在其死後,關於孔繁森的文章、報導鋪天蓋地,各地掀起學習熱潮,電影《孔繁森》也隨即推出。時任中共黨魁的江澤民還親自題詞:「向孔繁森同志學習」。然而,如同中共樹立起來的其他所謂模範英雄人物一樣,在孔繁森光環的背後是另一副嘴臉。

有網友披露,孔繁森兩次入藏,遠離妻兒,目的就是為了曲線升官。至於在中共的宣傳中,披露的不少孔繁森的「光輝事蹟」,卻處處透著「假」和不合常理。比如,在寫孔繁森到達阿里一個月後,在辛勞疾病交加中工作時,記者寫道:「由於過度勞累,他的直腸纖維瘤復發,鮮血浸透內褲,可他一直瞞著別人,等大家都入睡後,他才把內褲換下,悄悄洗乾淨。」「鮮血浸透內褲」必然會浸透或污染外褲,不可能瞞住外人。假定瞞住了外人,不為外人所知,那麼孔繁森車禍離世後,記者又從何知曉這一事實?

再比如,記者寫道:「孔繁森生活極其節儉,經常吃的是白飯就榨菜,工作一忙,開水泡饅頭和速食麵也是常有的事。他穿的許多內衣打著補丁,連塊香皂都捨不得買。每次從拉薩回阿里,他總要買上一些價格低廉的生活日用品,因為有地區差價,這樣可以省點錢。孔繁森對自己,就是這樣節儉、吝嗇,而對他人、對藏族同胞,卻是那麼慷慨大方。在西藏工作的近10年時間,他幾乎沒有往家裏寄過錢,省下的工資,大部分花在藏族群眾身上。」

雖然孔繁森為藏民捐助錢財、衣物是真實不假,但也不超過1,000元,從1992年開始到1994年車禍離世間撫養三個藏族孤兒,有花費但是也不會太多,捐給藏民的錢總體上在孔繁森10年的各種收入中只能占有極少的份額。獻血捐助孤兒應該是中共又一「煽情之筆」。

而且孔繁森不往家中寄錢,再次說明他沒有家庭責任感,這樣的孔繁森能是什麼好官?那麼,孔繁森的錢究竟去了哪裏?

香港《爭鳴》雜誌2003年12月刊透露,拉薩的「紅燈區」,坐落於西藏軍區門前的鬧市街道,它被拉薩市民稱為「軍妓一條街」,此間提供餐飲、娛樂、色情「一條龍」服務。孔繁森是嫖娼常客。這是他花銷的一個主要去處。

另外,當地官員說,孔繁森曾從老家山東販運了幾十萬元對蝦來西藏阿里,卻用公款墊付。豈料大部分對蝦都銷不出去,直至孔繁森車禍身死,大批對蝦仍然積壓在軍方的冷庫裏,這虧掉的公款怎麼算?當地人一直懷疑孔繁森搞販運推銷,從自己的老家山東得到了不少回扣……

還有西藏軍區的人開玩笑說,孔繁森又貪又淫,倒成了全國學習的榜樣,看來還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這樣的孔繁森被老天召回應該不冤枉的。

橫死三天不閉眼的任長霞

任長霞,河南商丘人。警校畢業後,進入鄭州公安系統工作,曾任鄭州市公安局技偵支隊支隊長。2001年調任登封市公安局任局長。她也是河南公安系統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女公安局局長。在以男性為主的公安系統中,任長霞能獲此職位,說明其還是有一定能力的,而其性格中的「狠」勁從其面相中也可窺見。

然而,局長當了三年,任長霞就出事了。據大陸官方媒體報導,2004年4月14日,40歲的任長霞在從鄭州回到登封的鄭少高速公路上,她乘坐的豐田轎車與同方向行駛的大貨車追尾相撞,車內其他人,包括司機王學軍都安然無恙,而坐在最安全位置的任長霞卻被當場撞死,場景慘烈。

更讓人心悸的是,任長霞死後三天都閉不上眼睛。當地很多老百姓講,那是有人在找她討命。而該市不少明白的警察都議論她是賣力迫害法輪功遭了報。她的親戚跟人說:「過去我不信法輪功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現在我真的相信了!」

據海外明慧網報導,任長霞任局長後,積極參與對上訪民眾的抓捕和打壓,追隨江、周迫害法輪功,非法關押了不少法輪功學員。有知情人透露,曾有四名法輪功學員向登封市政府大院散發真相資料而被抓捕,任長霞得知後惡狠狠的說:「法輪功太膽大了,傳單發到政府院裏來了,我非治治不可。」結果這四人至今被非法關押在新鄉女子監獄。

這樣的任長霞死於橫禍就絲毫不奇怪了,而這樣的報應在其死後並沒有停止。2008年10月29日,身為律師的任的丈夫衛春曉,在其妻離奇車禍斃命的四年後,突發腦溢血而亡,死時45歲。

任長霞死後,出於政治需要,中共將其樹立為典型,宣傳報導中不僅出現了「十里長街,萬人空巷,傾城一送,慟哭聲震」,「40歲女公安局長任長霞的死令當地14萬百姓走上街頭」等沒有人相信的鬼話,而且大肆宣揚其所謂的「事蹟」,實則只是其本職工作。中共的目的就是為了繼續欺騙百姓。

全國模範法官鄒碧華 貪腐迫害良善

曾任上海市高院副院長的鄒碧華,於2014年12月因突發心臟病死亡,終年47歲。在中共的高調宣傳中,鄒碧華成了「堅持司法為民、公正司法」的典型代表,是「全國模範法官」,並被追授為「優秀共產黨員」。

然而,在網上,卻有實名舉報鄒碧華腐敗的帖子。如2011年有署名丁銳兵的在網上發帖稱,腐敗院長鄒碧華,領導上海長寧區法院夥同中福公司私分我執行款,弄虛作假刊登在最高法院報上。

網上還有消息指,鄒碧華之死或許與落馬的上海檢察院原檢察長陳旭有關,因為鄒分管負責長寧區法院在上海高院指導下審理的上海閔行私人博物館強拆搶劫數億藏品案,因此他是陳旭必須除掉的障礙,該案與陳有關。而在上海司法系統極其黑暗腐敗的當下,鄒碧華能從區法院爬上上海高院副院長的位子,內情可能並不簡單。

據大紀元報導,鄒碧華所謂的「公正司法」純屬中共杜撰,其在長寧區任職期間,曾多次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導致一人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殘。海外明慧網有諸多實例。

可以說,與諸多追隨江澤民集團而暴死的中共公檢法司人員一樣,鄒碧華壯年暴卒,也是報應使然。而中共花大力氣將其樹為典型,大肆宣傳,並拍電影「紀念」他,都是為了掩蓋其因迫害法輪功而遭報應的事實。

結語

因為篇幅的有限,還有許許多多的人物無法還原。毋庸置疑,中共自其成立那天起,就充斥著無數的謊言,而其樹立的所謂英雄模範人物也都是假的,都是經不住歷史的考驗的。這樣的中共究竟是什麼貨色也就不用多說了。(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