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美國宣佈制裁中共新疆官員和公安機構,以及參與迫害新疆人的8家科技公司,包括中共確定的人工智能(AI)「領頭羊」——商湯科技和曠視科技。那麼,這兩家公司到底是甚麼公司?為甚麼被美國制裁?和中共當局是甚麼關係?本文試圖揭開其神秘面紗。

美國商務部10月7日宣佈,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中共公安局及其19個屬下機構以及8家中國科技企業列入出口管制清單。彭博社指出,8家科企被制裁,重創中共成為人工智能(AI)領域「領頭羊」的野心,而其中較不知名的商湯科技及曠視科技可能更為關鍵。

與新疆公安局合作監控少數民族

商湯科技和曠視科技的專長都是人臉辨識,其主要業務之一,就是向中共警方龐大的監控系統提供臉部識別服務,其中包括為新疆警方提供技術支持。2017年11月,商湯科技與新疆數據分析和監控技術的主要供應商立昂技術股份有限公司聯手,成立了一家「智能警務」公司——湯立科技。

去年以來,伴隨著中美新冷戰爆發,美國政界不斷呼籲制裁中共當局大規模監控和拘押新疆少數民族的反人類罪行。今年4月,商湯科技將其持有的湯立科技51%的股權全部出售給了立昂,但依然沒有逃脫被美國制裁的命運。

曠視科技則是中國最早進入安防領域的AI企業之一,多年來為中共公安系統研發了一系列智能安防產品及解決方案。其開發的曠視(Face++)人臉識別系統可精確定位面部關鍵部位,除了為阿里巴巴的「刷臉支付」提供服務外,基於曠視(Face++)的智能安防解決方案也被集成到中共公安的影片監控系統和警務終端之中。

曠視科技的人臉識別技術也被廣泛使用在新疆地區,用於監控維吾爾族民眾。2017年,烏魯木齊新城網景信息技術公司和曠視科技達成合作,成為曠視系列產品的新疆區域金牌代理商。

如今,隨著面部識別技術被整合到迅速擴張的中共全國監控網絡中,針對維吾爾族人的監控已經不再限於新疆地區。這些中國科技公司開發的人臉識別技術,已經可以根據面部特徵在人群中迅速分辨出維吾爾人,雖然還不能做到非常精確,但已開始被整合到中國其它地區的公安監控系統中,用來監視當地的維吾爾人。中共官方還秘密建立了一個國家數據庫,用於存儲所有離開新疆的維吾爾人的面孔。

商湯科技參與鎮壓廣東烏坎和香港

作為中共公安系統的「合作夥伴」,這些公司的人臉識別系統自然不只用來監控新疆人,也會參與針對其他中國人的人權迫害。

其中商湯科技雖然總部位於香港,卻和中共警方存在廣泛的合作。涵蓋數億監控錄像頭的中共公安部「天網」工程,其人臉辨識系統就來自商湯科技。

商湯科技還和一些地方公安局有直接合作,包括幫江蘇省連雲港市公安局設立「天眼」項目,進行所謂「AI+ 新警務」建設;和深圳市達成「AI+ 新警務」戰略合作關係。此外,商湯科技還和多家中國公司成立合資公司,從事與警方安防有關的業務。

2015年,商湯科技與中國專營監控影片平台的東方網力科技聯合成立了深網視界公司,在其官網上介紹,該公司主營人臉識別技術應用到監控影片平台,合作機構包括連雲港市、上海市、綿陽市公安局。

深網視界列舉的案例,包括在2016年廣東烏坎村鎮壓事件中,當地公安非常「認可」使用其人臉識別技術抓捕「帶頭鬧事」者的效果。

除了與大陸警方合作外,商湯科技高層2017年9月還向媒體透露,香港近年的遊行示威,包括2014年雨傘運動中,香港警方也曾依靠他們的技術進行人流管制。

在今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中,人臉識別技術也被香港警方大規模使用,用來監控和抓捕抗議民眾。其監控技術被懷疑來自中共當局,抗爭者推倒的所謂「智能燈柱」中曾發現產自上海的監控設備。

中共監控使商湯、曠視獲龐大商機

在中國,人臉識別技術的龐大商機,來自中共官方對中國民眾越來越嚴密的監控。被稱為「AI獨角獸」的商湯科技和曠視科技,都是人臉辨識的重要參與者,屬於中共官方確定的AI領域「領頭羊」企業,也都得到中共「戰略企業」阿里巴巴資金的大力支持。

因此這些公司開發的人臉辨識技術,除了金融、在線支付和圖像處理等商業應用外,其最大的合作機構就是中共各級公安機構。無論商湯還是曠視,「智能安防」都是其最大的盈利板塊。

曠視科技是由三位清華大學畢業生在2011年組建,當時獲得了阿里巴巴的資助。

商湯科技則是香港中文大學信息工程系主任湯曉鷗於2014年創辦,總部設在香港科技園。2018年,商湯科技完成6億美元的融資,由阿里巴巴領投。這次融資後,商湯科技估值超過45億美元,一躍而成全球市值最大AI初創企業。

商湯科技董事長湯曉鷗,還兼任中共科學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副院長,以及任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多媒體集成技術研究室主任,也是中共組織部「千人計劃」入選者。

對於AI工程師而言,數據是一切的關鍵,因為AI就是通過數據來訓練、測試算法,自主適應新環境或學習新技能。比如人臉識別算法,需要大量真實的人臉圖像來進行訓練,不斷提升算法和精確度。西方自由社會雖然幾乎壟斷了尖端技術,但基於保護私隱及人權,在獲取數據樣本方面受到很大的制約,這也成為限制西方AI發展的最大因素。

而中共當局則恰恰相反。曠視科技主要投資者、創新工場創辦人李開復曾經公開表示,中國在發展AI方面具有優勢,因為中共領導人不那麼在意「法律牽連」或「道德共識」。創新工場是中國AI的主要支持者。

中共政府對人民擁有絕對的控制權,可以通過公安機構隨意甚至強制採集公民的指紋、圖像、血樣和DNA樣本,也可以從企業巨頭獲取海量的用戶數據,從而建立各種各樣的龐大數據庫。

而這些數據庫可以隨時提供給其「戰略企業」,用以開發AI軟件等目的。

商湯科技行政總裁徐立曾公開表示,該公司使用了大量來自廣州公安的錄像資料來開發影片分析軟件,而且大多數中國大型城市都設立了人工智能研究所,相互可以共享數據。「中國的人口眾多,所以我們可以很輕鬆地收集到所需要的任何使用場景的數據信息」,他說,「最大的數據源,就是政府」。

目前,AI產業鏈上游的基礎層,即AI晶片等底層硬件,主要由英特爾、英偉達、谷歌等美國巨頭壟斷。而AI中游的技術層,即AI技術及平台等領域,中共近年來獲得迅速發展,在某些方面已經處於領先地位。

曠視科技獲拜登之子投資公司資助

近日,隨著美國大選臨近,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家族與中共的利益關聯成為熱門話題。

曠視科技的股東包括上海一家投資公司渤海華美(BHR)。BHR是曠視科技人臉識別系統曠視(Face++)的重要投資者之一。而BHR是拜登之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中企聯手成立,亨特也是BHR董事會成員。

亨特的商業圈涉及許多美國權貴和中、港、台三地華裔金融家,其以權牟利的運作手法被指是中共太子黨的美國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