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作為香港人是避不過的,身為一名教育者,見到這幾天開學日的風波,筆者頓覺心痛。反《送中條例》引起的社會抗爭席捲全城,全香港人都受到影響,9月開課天,許多學生發起罷課行動,關於罷課,這是常見的抗爭行為,在世界各地時有發生,所以這絕不出奇。但是,這次在香港發起的罷課運動,有相當多的中學生參與,這則成為了一大話題。

筆者屬於開明派的人士,故此絕不反對中學生參與社會運動,更認為他們直接參與社會運動,有助其對自身公民教育、獨立思考、社會常識等知識的學習。但中學生畢竟未成年,故參加社會運動的時候最好有家長、教師、社工等從旁陪伴。一為保護他們,二為在有需要時作出指導,畢竟他們還未成年,不能完全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思想也未完全成熟,所以有成年人的支援很重要。

筆者在開學日之前,跟幾位中學老師討論過有關罷課的問題。其實筆者也不太贊成中學生輕言罷課,因為他們不像大學生般已經成年,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但是,筆者眼見一班中學生十分負責,提出罷課不罷學,他們照樣回校迎接新學年,但在學校進行一些表達政治訴求的行為。這些應對方式,筆者感到非常驚訝,也為這些年輕人感到驕傲,可是,有部份學校卻繼續打壓,甚至威脅要處罰學生,這讓筆者感到相當難過。

其實有些事情,我們實在無法避開,因此,我們更加不應該以打壓的手段來禁聲。作為教育者,其實以靈活的方式來處理的話,我們或許可以藉此來引導學生去思考不同的處理方法,至少在青少年自殺問題相當嚴重的時候,我們關懷一下學生也是一個非常大的支持。

筆者記得,在雨傘運動的時候,當時我還在香港教育大學讀書,那時候,張仁良校長這樣跟我說:「面對社會的不公,我們可以有不同的選擇。我們可以選擇罷工罷課,但同時也可以選擇讓自己變得更加強,然後去改變這個社會。」那一天我選擇了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