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歲時,還在讀研究生的他用咖啡渣拌上糖,試做了第一個環保咖啡杯;10年後,這位德國年輕人研創的可降解咖啡渣杯,已成柏林餐飲業界的新風尚。

以咖啡渣為原料的環保可分解咖啡杯,在各咖啡館和餐廳都倍受歡迎。(Kaffeeform Instragram)
以咖啡渣為原料的環保可分解咖啡杯,在各咖啡館和餐廳都倍受歡迎。(Kaffeeform Instragram)

在台灣,7Eleven自2004年來咖啡總銷售量就超過3億杯,全家超商的咖啡總銷售杯數也近1億杯。根據超商業者統計,台灣人每年喝掉28.5億杯咖啡,平均每人一年喝掉122杯咖啡。而在美國,每年咖啡的消費量更是高達1.2兆杯。

那些用完的咖啡紙袋、紙杯和杯蓋,製造了大量的垃圾,這些垃圾會被送去堆填區。但是在堆填區一個杯蓋就需要至少20年的時間才能被完全分解,更何況,垃圾中還不只是杯蓋,還有大量萃取完的咖啡渣。

24歲研究生的起心動念

Kaffeeform是一家位於德國柏林的初創公司,將咖啡渣回收再利用,製造成可重複使用、可自然分解的咖啡杯。目前這家公司所製造的咖啡杯,100%可生物分解,可重複使用,在柏林市的各大咖啡廳和餐廳廣受喜愛。

Kaffeeform的創辦人朱利安萊希納(Julian Lechner)認為好的產品設計必須兼顧實用和環保兩個方面。(Kaffeeform Instragram)
Kaffeeform的創辦人朱利安萊希納(Julian Lechner)認為好的產品設計必須兼顧實用和環保兩個方面。(Kaffeeform Instragram)

這家初創公司的創辦人朱利安萊希納(Julian Lechner)1985年出生。2009年,24歲的他在意大利博爾扎諾(Bolzano)攻讀跨域設計碩士時,每天至少喝4~5杯咖啡,「那時我發現即棄式咖啡杯因為內層漆上聚乙烯而無法回收,所以我很想研究並探索用咖啡渣製作環保咖啡杯的可能。」

於是,他將咖啡渣曬乾,用糖當膠水混合塑形,這成為他第一個咖啡渣杯,也是他的畢業作品,還得到教授給予8分的高度肯定(滿分為10分)。但他並不滿意,因為糖份遇熱會溶解到杯裏,使得意大利咖啡越喝越甜,杯子遇熱也會漸漸融化,不能重複使用,更不能在洗碗機中清洗。

選擇相信 量產成功

為了構築夢想,他辭掉工作專心投入研究,後來與德國工研院Fraunhofer以及化工廠Haute Innovation合作研究,三年過去,不記得投入多少成本,也不知道終點在何方、夢想何時能實現。

萊希納說,「許多人可能會選擇放棄吧!當年的我確實也掙扎了很長一段時間。但還好,我最終還是選擇『相信』,相信一定能找到方法。」在嘗試了20種不同的配方後,才發現了毛櫸木木屑。

毛櫸木是歐洲常見的傢俬材料,磨碎的木屑又輕又穩,可以固定杯子塑形,更因質地輕巧而讓顧客攜帶方便,他拿著自己打造的樣品模型,說服當地工廠進行生產,終於讓咖啡渣杯可以大量生產。

堅持理念 串連產業

不像德國工廠偏好僱用人工低廉的東歐移民,萊希納堅持不同的做法,他接洽社會企業Mosaik Berlin,幫他僱用了25位殘障人士。他們負責處理回收的咖啡渣、包裝杯子,並分送至銷售點等工作,實現了Kaffeeform回饋社會的理念。

在銷售點的選擇方面,他也很有原則,只與他理念相契合的咖啡館或環保概念店合作,比如以可持續發展理念聞名的柏林Isla Coffee,這家店的老闆杜蘭說,「朱利安的咖啡杯和我的咖啡館理念不謀而合,相得益彰。」

Kaffeeform是由單車快遞公司提供服務,這組單車隊騎到柏林各角落的咖啡廳去回收咖啡渣,以便提供大量製造這環保咖啡杯所需的原料。(Kaffeeform Instragram)
Kaffeeform是由單車快遞公司提供服務,這組單車隊騎到柏林各角落的咖啡廳去回收咖啡渣,以便提供大量製造這環保咖啡杯所需的原料。(Kaffeeform Instragram)

Kaffeeform的物流服務,是使用單車快遞物流服務公司——Crow Cycle Courier Collective,這組單車隊騎到柏林各角落的咖啡廳去回收咖啡渣,以便提供大量製造這環保咖啡杯所需的原料。

單車快遞創辦人山姆說:「2018年3月我們主動寫信跟朱利安表達我們認同這樣的理念,並希望能提供協助,於是我們安排見面開會,當天就決定用我們的單車物流服務,這個合作模式讓我們無比興奮。」

每天收集到的咖啡渣可以110磅,在Kaffeeform工作坊會經過份類和清洗,再運送到另一工廠進行乾燥,與植物纖維、毛櫸木顆粒和天然樹脂混合後,再以高熱和高壓的方式塑型,大概每6杯咖啡渣可以製造1套意大利咖啡杯和碟;成品的原物料有40%是咖啡渣,更達成「100%生物可分解」的理念。

優質設計獲得肯定

這些咖啡杯除了環保、可自然分解和重複使用之外,一隻才160克重,聞起來還有淡淡的咖啡香,因為咖啡渣的材質,塑形後的咖啡杯並不光滑,每個杯子的紋路都不一樣,既自然,又充滿咖啡本身的療癒香氣。清洗起來也簡單,只需丟入洗碗機,而且非常耐用、不易損壞。

現在款式也增多了,不但有濃縮咖啡杯碟,也有卡布奇諾的專屬杯碟、外帶環保杯等。

朱利安因此陸續得獎,2018年拿到德國知名的紅點設計獎的最佳設計獎,還中選歐盟氣候變遷知識創新組織(Climate-KIC)的「綠色獎勵計劃」。朱利安說,「其實我們的終極目標就是要強調廢物回收再利用,可以再為社會創造價值,這也就是循環經濟的精神。」

目前在柏林,有二十幾家咖啡廳都在用Kaffeeform製作的咖啡杯和馬克杯,在全歐洲共有150個販售點,成了很多外地遊客去德國必買的手信。

朱利安說,「不只是咖啡杯,也想把咖啡渣做成生活用品,甚至傢俬小物,敬請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