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摩英國人高物價、低收入的生活方式,找到不靠錢財過幸福生活的啟示,就算面對年華老去或收入減少的時代,也無須恐懼,一樣可以活得快樂又逍遙,當一個心靈富裕的現代貴族!

前言

過去我曾持續寫文章,介紹珍惜、喜愛居住英國古老房屋的人,以及如何用很少的金錢過富裕生活的智慧。到了今天,我已邁進五十歲,也更充分感受到至今為止,我在英國學到的節儉精神、不受社會規範約束自在地組合自己的生活,與活在當下的重要。

用國民的總儲蓄也無法弭平的日本國債總額,到二○一一年底已經達到九百五十九兆日圓,一年增加超過三十五兆日圓,預料今後也還是會繼續增加。名為賑災復興稅的增稅分二十五年進行,導致薪資自然減少,這都告訴了我們。

如何不愛社會狀況變動而鞏固自己的生活,已成了燃眉之急。原本最值得仰賴的年金開始發放日期,今年起(譯註:二○一二年)開始逐漸延後到六十五歲,今年可說是「二○一三問題」元年,充滿不安的因素。

回顧英國從一九七○年開始,因失業者徒增而出現所謂的「英國病」,直到到倫敦金融街再度躍居為世界金融中心的西元兩千年代,這三十年之間倫敦也曾經產生很大的變化。

特別是到二○○八年爆發雷曼兄弟事件之前的十年之間,來全球的投資熱錢不斷地湧入英國,導致倫敦變成世界上物價最高的城市。

有位四、五年前曾到倫敦旅遊的人,以驚訝的口氣高聲說道:「我沒想到那裏的物價會如此高;吃一盤意大利麵要價兩千日圓以上,買個三明治也要將近七百日圓。」除此之外,再加上各先進國家遭受通膨的影響,據說典型英國家庭一年的家庭開銷都要多花三十萬日圓以上。

加上歐洲的債務危機日益明顯、歐洲各國的景氣持續低迷下,採行緊縮財政支出與寬鬆金融政策的英國,景氣也處於原地踏步的狀態。物價不斷上升,二○一一年的通貨膨脹率達四‧四五%,無論是行動電話的通話費用、瓦斯、電費都呈現大幅上漲。

然而不論何時,無論社會形勢 如何轉變,也不會影響英國人內心就是要享受人生的一貫的心態。

他們即使碰到不景氣、或是遇到泡沫時期,還是能稱讚屋齡很高的老屋是「成熟的家」,稱年紀變老的自己「年紀增長了,所以我自由了」而感到欣喜。

也就是一般人乍看之下會產生負面想法的事物,在英國人的價值觀中,卻是孕育出新生活樣式的原動力。

其中一種做法就是,絕大多數的英國人不會等到法定退休年齡,而是在工作能力最旺盛的四、五十歲時,改變以工作為主的生活型態,開始打造能夠滿足後半段人生的生活基礎。

聽說有一位居住在倫敦郊外的女性,就選擇在四十八歲時結束在不動產公司裏非常忙碌的業務工作。

「實在不可思議呢!就算辭去工作後收入減少,也因為自己的空閒時間增加,控制了開銷,我發現在忙碌時,身上的錢就會一直減少。」

她一辭職就先賣掉需要花錢維修的汽車。因此包括汽油費、保險費、稅金等,每個月就省下大約三萬日圓。現在每天踩著朋友送給她的自行車,不知道何謂塞車,想去哪裏就能去。

到退休前為止都委託給園丁的整理花園工作,也都拿回來自己做;過去為了鍛鍊體力上健身房,現在改成早上花兩小時慢慢地沿著泰唔士河散步遛著愛犬。下午教附近的法國人說英語,黃昏就用自己最喜愛的不凋花(preserved flower)做花束(Bouquet)。

「做了很多永遠不會凋謝的花、胸花、花藝作品,作品累積到一個程度就在自家的起居室內展售。」

從教英語會話和製作花藝上,每個月平均可以獲得大約十五萬日圓的現金收入,再加上以前上班時公司繳納以及自己分擔的年金(company pension),收入合計約二十三萬日圓。明年如果將兩間修繕好但沒用到的房間分租給留學生,每個月的收入確定還會增加十萬日圓。

收入雖然減少,如果能節儉支出,即使在物價非常高的倫敦還是可以過生活。

據說她在不動產公司任職時,經常為了獲得好客戶而不知不覺花費很多金錢。用在午餐會議的外食餐費一次大約將近一萬日圓,還有晚宴的服裝、和深夜宴會結束返家的計程車費等,每個月收到信用卡帳單時,就會有種自己好像是為了支付應酬費用在工作的空虛感覺。

從二十多歲到那時不停地花錢的她,獲得提早退休(Semi retirement)的生活之後,正好過著大多數英國人的期待,也就是能夠在工作與生活上取得均衡的理想生活。

她能夠在經濟景氣低迷、物價持續上漲的情況下,順利不勉強地轉換方向,令我看來新鮮無比。

過去日本人認為「公司」比「工作」還重要。但是工作或公司比三餐溫飽還有價值的時代,也隨著終身雇用與年資序升制度的瓦解及收入減少時代的來臨而消失無。

工作是為了賺取生活費用的手段。人生的價值就在找出能與家人共度或自處的時間。我認為未來會有愈來愈多的人,朝向追尋我在倫敦所見到的「以生活為主」之生活型態吧!

……

第1章 

提早退休、放下肩頭重擔,輕鬆工作, 辭去副總經理職務的四十多歲男性所選擇的工作。

「日本人會為了家人拚命在外頭賺錢,但是經常想到家族中的英國人,總是設法取得跟妻子、孩子相處的時間。」

從他喃喃說出的這句話,就能感覺出日本人與英國人的工作觀的差異。我認為他的話暗示了就算收入減少,也會因此感到滿足。

在倫敦某德國大型辦公用品製造商擔任副總經理的男性,拒絕上司「請不要辭職」的慰留,在四十八歲時主動要求離職。

「不想再做如此艱辛的工作。」

他領取遣散費和職業年金之後,毫不後悔地辭掉副總經理的職位。

這位男士曾經擔任過柯達英國公司副總經理,具有優異的經營技巧,在三十多歲時就已經擁有超過兩千萬日圓的年收入。問題是,他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美國出差,能夠心情平靜地在倫敦家中與家人共度周末的次數屈指可數。

經濟景氣好的時候,「家庭與工作之間無法取得平衡」這項表現大多數英國人煩惱的問卷調查結果就不時出現眼前。他也期待能夠有陪孩子們成長、跟家人共度的時間,因此在忙碌的日子裏總是抱持「這樣下去好嗎?」的疑問。

「擔任副總經理的時代,因為被賦予併購企業的大企劃任務,經常在國內外出差。我總是透過資料分析與其他同業一決勝負,從中賺取利潤。從事這樣的工作當然也有刺激和幹勁,但是累積在內心的壓力會讓自己面對妻兒、子女失去耐心,或不想講話。我也想到過設法改變這種生活方式,話雖如此,我不可能過完全隱居的生活,於是我想到在五十歲之後,改做更輕鬆的工作。」

卸下副總經理的職務之後,他賣掉當時的住宅,搬到倫敦西方德文郡(Devon)能遠眺達特穆爾(Dart Moore,荒地)的山區,他利用遣散費買下負擔得起的房子,和家人搬過去住。從此終止在倫敦的都市生活,開始在鄉下過新的生活。

但是也有問題,就是找工作。◇(待續)

——節錄自《 英國人,這樣過退休生活》/ 天下雜誌出版

作者簡介:

井形慶子

一九五九年生於長崎縣,就讀大學時就開始擔任裝潢雜誌的編輯,二十八歲時創立出版社,發行以介紹英國生活為主題的雜誌《夥伴先生(Mr. Partner)》。經營出版社的同時,繼續書寫從十九歲便開始的有關英國的散文。她的觀點贏得許多讀者的共鳴,成為暢銷書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