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阻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勢頭,中共央行周五(1月4日)宣佈降准、升級「撐」經濟的努力,外界預計2019年的降准次數有望達4次。因央行之前實行了9個月的寬鬆政策沒見效,本次釋放流動性的政策也同樣不樂觀。

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周五(1月4日)表態「運用好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工具」,數小時後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就宣佈1月將分兩次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以置換部份中期借貸便利(MLF),降准(減息)的消息引發當天中國、乃至全球股市反彈。

「2019年的降准節奏很可能就是一個季度一次,今年以後可能也會比較寬鬆,這輪經濟下行不會很快結束。」中共智囊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的研究員張明表示。

根據中共央行星期五的信息,將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這次降准分兩步走,1月15日下調0.5個百分點,1月25日再下調0.5個百分點;同時,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MLF)不再續做。

市場預計,此次降准將釋放約1.5萬億元資金,加上即將開展的定向中期借貸便利操作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動態考核所釋放的資金,以及剔除今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等因素後,相當於淨釋放約8,000億元長期資金。

降準是中共所剩不多的選項

周五(4日)的中共央行通告指,本次降準可增加「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等實體經濟貸款資金來源」。此外,央行還重申,此次降准屬定向調控、並非大水漫灌,穩健的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

事實上,在中共保經濟增長的預期下,降准已經是所剩不多的選項,中共央行之前實行了9個月的寬鬆政策的邊際效益幾乎為零。

中共央行周三(2日)才發佈消息,自2019年起將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型和微型企業貸款考核標準由「單戶授信小於500萬元」,調整為「單戶授信小於1000萬元」。

此舉提高了獲優惠貸款企業的標準,但這一消息也沒能讓中國股市停止下跌。中國上證股指從2018年6月陷入熊市,年內下跌25%,而人民幣匯率也下跌了近6%,並在一定程度拖累亞洲和全球股市。

《華爾街日報》周三(2日)報道說,中共央行實施了9個月的貨幣寬鬆政策未能提振對實體經濟的放貸,但另一方面,房價和政府債價格卻被推入泡沫區間。

「就算中國銀行開始再次放貸,主要還是面向其它金融機構和政府,而不是面向真正推動經濟增長、缺乏現金的民營公司。」報道說。

大陸華泰證券宏觀李超團隊判斷,除了此次降准,央行在2019年大概還會有3次降准,預計二季度繼續減息。他們提醒說,在當前各個地方政府都在放鬆房地產調控的時點下,降準可能再次催生房地產泡沫;同時,中國宏觀經濟基本面回落速度可能超出預期,PMI反映出來的經濟活力快速回落,迫使央行貨幣政策全面轉向穩增長目標。

中國經濟的困局:保增長還是降槓桿

財經界還有一種看法是,中共央行此次給私企降准只是噱頭,是用中小企業的信用抵押、給即將開始的地方政府發行債務鋪路,但放水的套路並沒有變。這方面的數據可以從日後銀行間地方債的發行量變化來驗證。

在中共央行宣佈降准之前,已有多家外國投資銀行報告預測,中共當局在上半年將進一步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同時出台減稅或基礎設施投資等形式的財政刺激措施,但這些刺激政策對經濟的提振作用可能是短暫的。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分析師表示,中共央行的行動表明「​​中國(中共)政府正傾向於以增長為導向的立場」。他們認為,中共央行可能進一步下調存款準備金率,並以基礎設施投資和減稅的形式向經濟注入更多資金。

當前中國金融機構和中小企業陷入了「兩不願」的尷尬境地,以前是金融機構不願貸給風險較高的私企,現在則是經濟不景氣預期下,私企不願擴大投資、也不願找金融機構貸款。這就造成大規模資金沉澱在金融機構手中、水流不到私企處,即使貨幣政策寬鬆,中國股市、樓市仍表現出暴跌或下走的「等死」模式。

而這種模式背後隱藏著潛在的大量失業人口。私企作為中國吸納就業,尤其是非專業技術人口就業的主要對象,在經濟不好的預期下,自然吸納勞動力就業的人數會大減。近期已有不少分析指,民工回鄉潮提早來臨,或也意味著失業潮提早來到。

私企吸納就業人數不足,中共當局過去最常見的招術就是加大基礎設施建設、刺激經濟保就業,如應對2008年金融危機、2015年亞洲股市崩盤的措施。

但新的問題是,承擔就業任務的地方政府勢必靠先發債來解決資金問題,而發債就意味著已經高企的地方政府債務水平(槓桿率)將再被推高。

大紀元財經記者何堅表示,貿易戰升級之前,保增長還是去槓桿(去債務)是中共進退兩難的選擇。「現在,中共已別無選擇——不去槓桿,中國經濟未來會崩盤;不保增長,中共眼下都熬不過。」他寫道。

降准顯示中共政府不得不對經濟支持升級

對中國經濟的健康擔憂已經引發金融市場的困擾。這個問題成為本周投資者關注的主要焦點,美國科技巨頭蘋果公司周三(2日)警告,由於中國經濟放緩,預計銷售更少的iPhone等產品,蘋果調降了第一季度的財報預期。

經過幾十年的大幅擴張,中國經濟正在降溫,2018年中國經濟的增長率是自1990年以來最低,2019年看起來可能更糟。

因為除了受貿易前景黯淡的影響,中共政府還必須對迅速攀升的債務水平進行風險控制。

澳洲投資公司麥格理資本(Macquarie Capital)的分析師表示,中共央行降准顯示中共政府支持經濟的努力現升級為「第二級」,預計央行將向投資者發出更多的刺激信號。

去年12月中旬閉幕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表示,中國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經濟面臨下行壓力。而最新的宏觀經濟先行指標——12月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首次跌破50的臨界點至49.4,創34個月新低;12月財新製造業PMI亦降至49.7,為2017年5月以來首次跌破榮枯線。先行指標的惡化顯示,中國經濟下行壓力正在加大。

連中共央行主管的《中國金融》雜誌2019年第一期的「卷首語」文章亦寫道,從月度推進數據看,中國經濟下滑的趨勢還在持續,勢頭有所加大,2018年四季度GDP增長預計大概率低於6.5%。

多名經濟學家表示,中國經濟放緩的嚴重程度以及中共政府究竟能在多大程度減輕影響都是未知數,而眼下最關鍵的就是中美之間的貿易戰會如何推演。

倫敦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中國經濟學家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預計,未來幾個月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打擊將更明顯,並進一步損害出口和企業的利潤。

他在發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說,中國經濟增長可能在接下來幾個月繼續走低,央行的貨幣政策變動是「意在為經濟提供支持,預計後續會有進一步的貨幣寬鬆政策推出」。

普里查德補充說,政策刺激措施是在年底之前給增長設置一個底線,但不會帶來經濟的強勁復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