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鳳辣子」,那可是鼎鼎有名的榮國府的璉二奶奶 - 王熙鳳,她的事蹟,早已聲名在外了。

(一)

在第二回中,遠在揚州的賈雨村,就聽過冷子興談起京城的賈府,說:寧榮兩府的子孫不少,除了寶玉一出生嘴裡就銜著一塊玉,可稱得上一個「奇」字外再也沒什麼可提之人了但一說到那赦公的兒子賈璉娶的太太,卻來勁兒了:「這賈璉今已二十多歲了,親上作親,娶的就是政老爺夫人王氏內侄女,這位璉爺也是不好讀書,但機靈變巧,善於言談誰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後,璉爺倒退了一射之地。上下無一不稱頌他夫人的,說模樣又極標致,言談又極爽利,心機又極深細,竟是個男人萬不及一的!」(第2回)

連來投奔王夫人的劉姥姥到了賈府,接待她的人,都說:「如今太太不大理事,都是璉二奶奶當家了鳳姑娘年紀雖小,行事卻比世人都大呢少。說有一萬個心眼子,再要賭口齒,十個會說話的男人也說她不過。今兒寧可不會太太,倒要見她一面,才不枉這裡來一遭。」(第6回)看來這個王熙鳳真是不同凡響,還沒出場,就有這麼濃烈的渲染。

(二)

林黛玉初到賈府頭一次與賈母見面,只見全家上下,個個都文質彬彬,屏聲靜氣。只聽後院中傳來一陣笑語,說:「我來遲了,沒能迎接遠客!」黛玉想道:「這些人個個皆屏息靜氣,恭肅嚴整如此,這來者不知是誰,竟敢這樣放誕無禮?」心下想時,只見一群媳婦丫鬟擁著一個麗人從後房進來……只見她全身彩繡輝煌,恍如神妃仙子。長著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吊稍眉,身材苗條,體格風騷。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啟笑先聞。賈母笑道:「你不認識她,她是我們這裏有名的一個潑辣貨,南京所謂的『辣子』,你只叫他『鳳辣子』就是了。」從這幾句話裏,很傳神的就表達出了鳳姐兒的個性。(第3回)

(三)

鳳姐兒最為得意的,要數賈珍請她到寧國府去給秦可卿辦喪事。秦可卿是賈珍的兒媳婦。因為府中連日事多,所以想請王熙鳳幫忙料理內務。鳳姐素日最喜歡攬事,好賣弄才能,今見賈珍一求,心裏早已按捺不住了。便向王夫人道:「大哥哥說的這麼懇切,太太就依了吧。」王夫人道;「你可行嗎?」鳳姐道:「有甚麼不行的!」

(四)

這天夜間,已交三鼓時,鳳姐方覺睡眼微矇,恍惚間只見秦氏從外走來,含笑說道:「嬸娘好睡!因娘兒們素日相好,我捨不得嬸娘,故來別你一別。還有一件心願未了,一定要告訴嬸娘,別人未必中用。」

秦氏道:「嬸嬸,你是脂粉隊裏的英雄,男人也比不過你。常言道『月滿則虧,水滿則溢』,又道是『登高必跌重』。我們家顯赫已近百年,如有一天樂極悲生,應了那句『樹倒猢猻散』的俗語,豈不虛稱了一世的詩書舊族了!」鳳姐說,你說的是,但有甚麼永保無憂的法子嗎?秦氏冷笑道:「嬸娘好癡也。否極泰來,自古榮辱周而復始,豈是人力可常保持的?但如能在興盛時,籌劃將來衰敗時的世業,也可常保永全了。眼看著又要來一件大喜事了,要知道,這也不過是瞬間的繁華,一時的歡樂,萬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語。此時若不及早打算,到時只恐後悔無益了。」鳳姐忙問:「有何喜事?」秦氏道:「天機不可洩漏。只是我和嬸娘好了一場,臨別時送你兩句話吧,須要記著!」於是念道:

「三春去後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

(五)

鳳姐還想再問時,只聽二門上傳事雲板連扣了四下,正是喪音,將鳳姐驚醒。有人來報:「東府的蓉大奶奶過世了。」鳳姐嚇了一身冷汗,出了一回神,只得忙忙的穿了衣服過去了。(第13回)

過後,秦氏所預告的話,句句應驗。那件「大喜事」指的便是賈府的大小姐–元春晉封為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那是何等的顯赫,多麼的榮耀。「大觀園」就是為了元妃回家省親所造的。但是好景不長,當元妃過世,這棵大樹一倒,賈府的厄運也就接踵而至了。迎春嫁給一個忘恩負義的孫紹祖,受盡折磨;探春遠嫁邊陲,有家難歸。「三春去後諸芳盡」,指的就是這三春。而惜春呢?既不在「三春」之內,也不屬「諸芳」之中。她最後是「獨臥青燈古佛旁」,出家修行。

(六)

接著,我們繼續來說秦可卿的喪事。 

一天早上,鳳姐兒照例查點人數時,發現有一人未到。鳳姐即命傳來,那人已經是張惶失措,見鳳姐對她冷笑,忙跪下道:「小的天天都來的早,只是今天,睡迷過去了,來遲一步兒。求奶奶饒過這一次。」鳳姐兒說:「本來要饒你,只是我頭一次寬了,下次就難管了,不如現開發的好。」登時放下臉來,喝令:「帶出去!打二十板子,革她一個月銀米!」眾人見鳳姐雙眉倒立,誰也不敢怠慢,那人已被拖出去挨了二十大板,還要進來叩謝。

鳳姐道:「明日再有誤的,打四十,後日的六十,有要挨打的,只管誤。」(第14回)

至此,眾人知道了鳳姐的厲害,誰還敢偷懶,哪個不兢兢業業的?那鳳姐見自己威重令行,心中十分得意。早忘了秦氏說的話:「月滿則虧,水滿則溢」,「登高必跌重」的話了。

(七)

鳳姐從十七歲起,就在榮國府裏當那麼大的家,她認不得幾個字,也不大動算盤,卻竟能把榮國府中那麼複雜的人、事、物、錢管理得井井有條。她的厲害,是連人命都不顧的:

秦氏出殯的那一晚,鳳姐兒到水月庵歇息,老尼靜虛來說有一件官司要請她幫忙。原來張財主的女兒金哥,早先和一個守備的公子訂了親,但又被長安府太爺的小舅子看上了,守備家卻去告張財主,說他只有一個女孩兒,不知要許配幾家張財主只得來尋找門路退定禮鳳姐說道:。「你是素日知道我的,從來不相信什麼陰司地獄報應的,憑是什麼事,我說要行就行。你叫他拿三千兩銀子來,我就替他出這口氣。」老尼聽說,喜之不勝,忙說:「!有有這個不難。」

那守備忍氣吞聲,收回了聘禮。哪想到金哥兒卻是個知義多情的,一聽說退了前夫另許李門,便上吊自盡了。而守備之子也是個情種,聞說金哥自盡了,也投河而死。可憐張,李兩家,人財兩空,鳳姐卻安享了三千兩。從此,鳳姐兒膽識愈壯,所作所為,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八)

賈母早就看出這種情況了,曾多次委婉的勸說過鳳姐,但都被她一語帶過了一直到賈母死前,最後還是對她說:「我的兒,你是太聰明了,將來修修福吧」賈寶玉在「太虛幻境」裡看過的「金陵十二釵」正冊上,其中王熙鳳的宿命就是這樣記載著的:「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第一句「凡鳥」二字,合為一個王熙鳳的「鳳」字。意思說,這個人生不逢時,在賈府出現的時候,正是它興盛百年已經到了末世的時候。第二句,是說大家都愛慕王熙鳳的才幹。

但人一生的所做所為,往往是互為因果的,必然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王熙鳳最後會怎麼樣呢那就是:?「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下週一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