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們要續講「紅樓夢」中的精彩人物–鳳姐,主題是:「酸鳳姐撒潑逆陰陽」。

(一)

上回談到王熙鳳的「宿命」判詞,其中第三句,寫的是:「一從二令三人木」,誰應是服從者?誰又當是發號施令者呢?按理說,「從」者是妻子,發「令」者當然是丈夫。可她違背了倫理,陰陽反背,把夫婦間的關係整個兒翻了過來,書中說賈璉自娶了她,「倒退了一射之地」。這一句判詞裏的「一、二、三」是順序詞,「人木」合為一個「休」字。是指王熙鳳最後是被「休」了。第四句:「哭向金陵事更哀」。女人被「休」,都是被送回娘家去的,這裏的「金陵」指的是她娘家所在地。因為曹公的《紅樓夢》只寫了前八十回,鳳姐最後怎麼被賈璉「休」回家去的,我們無緣看到,但可以兩件事例,來看他倆的夫妻關係:

(二)

有一天,賈母發起要為鳳姐過生日。當天大家輪流來敬酒,鳳姐兒喝得自覺酒沉了,要往家去歇歇。便出了席,扶著平兒一起回家。沒想到家卻撞上丈夫賈璉和鮑二的媳婦偷情,又聽見他們在說笑。婦人說,多早晚你那閻王老婆死了就好了。你把平兒扶了正,只怕還好些。賈璉嘆說:我命裏怎麼就該犯了「夜叉星」了!鳳姐聽了,一腳便踢開門進去,不由分說,抓著鮑二家的就打。又怕賈璉溜走,便堵著門大罵起來。混亂中,賈璉氣的從牆上拔出劍來,也鬧著要殺她。

鳳姐假裝害怕,往賈母那邊跑。趴在賈母懷裏,哭著告狀。賈母和邢夫人氣得把賈璉駡走了,賈母笑著對鳳姐道:「甚麼要緊的事!小孩子們年輕,饞嘴貓兒似的,那裏保的住呢?世人都打這麼過來的。都是我的不是,叫你多喝了兩口酒,又吃起醋來了。」說的眾人都笑了,鳳姐也笑了。

次日賈璉醒了,到賈母面前跪下。賈母先罵了他一句,然後說;「灌了黃湯,不安份守己地挺屍去。倒打起老婆來了。鳳丫頭成日家說嘴,霸王似的一個人兒,你看昨兒唬得多可憐……」然後又叫他給鳳姐和平兒陪不是,完了叫人送他三人回家去。

剛到房裏,就有人來回說:「鮑二媳婦上吊死了。」賈璉、鳳姐都吃了一驚。鳳姐忙收了怯色,反喝道:「死了就死了罷,有甚麼大驚小怪的!」(44回)還是賈璉偷偷的給了鮑二兩百兩銀子,做為辦喪事的錢,又安慰他,說:「另日再挑好媳婦給你。」鮑二覺得又有了體面,又有了銀子,有甚麼不願意的?便仍然侍奉著賈璉。

(三)

事後不久,寧國府的賈敬大老爺歸天了。一天,平兒無意中知道賈璉在外面有了「新二奶奶」,比「舊二奶奶」鳳姐兒還俊,脾氣兒也好。平兒把這話兒說給了鳳姐。鳳姐醋性大發,嚴厲審問小廝旺兒和興兒。誰敢不講實話?興兒直挺挺地跪在地上,說:「咱二爺同蓉哥兒在回家的道上,爺兒倆兒說起珍大奶奶那邊的二位姨奶奶來。咱二爺誇他們好,蓉哥兒就哄著二爺,說把二姨奶奶說給二爺。後來就是蓉哥給二爺找了房子,叫人裱糊好了。」鳳姐問:「房子在哪里?」興兒說:「就在府後頭。」鳳姐回頭瞅著平兒說:「哦!咱們都是死人哪!你聽聽!」興兒都有問必答–後來珍大爺是怎麼出的錢,為尤二姐解除與前夫的婚約。怎麼樣選定吉日,讓賈璉與尤二姐成親,賈蓉怎麼送親,等等……都說了。

(四)

打發走他們後,鳳姐兒越想越氣,歪在枕上,只是出神。忽然眉頭一皺,計上心來。(67回)鳳姐知道賈璉將有一兩個月的外差,等賈璉前腳一走,她就帶了平兒等人找到了尤二姐。鳳姐兒說只因自己見識短,總以婦人之見規勸丈夫要慎重,不要在外邊眠花宿柳。怎奈二爺錯會了意,連娶姐姐這樣大的事也不給我說。今兒親自來拜見。求姐姐體諒,起動大駕,搬至家中。(68回)

尤二姐心中豈有不願意的。鳳姐又悄悄地告訴她:「我們家的規矩大,這事兒,老太太、太太一概不知,倘或知道了二爺偷偷的孝中娶你,非把他打死了不可……今兒只好從後門進園子,委屈姐姐先住在園子裏,容我向老太太、太太稟明了再處理。」二姐道:「任憑姐姐裁處。」進園後鳳姐把尤二姐交待給李紈,並把自己的一個名叫善姐的丫頭,給她使喚。

(五)

誰知幾日後,那丫頭善姐便有些不服使喚起來。漸漸的每日連飯也懶得端來給她吃了,或早一頓,或晚一頓,所拿來的東西,都是剩的。尤二姐說過兩次,她反瞪著眼睛嚷嚷起來。二姐又怕人笑她不安份,少不得忍著。隔上幾天見到鳳姐,那鳳姐卻是和顏悅色,滿嘴姐姐不離口。又說:「倘有下人不到之處,只管告訴我,我打他們。」又駡丫頭、媳婦們說:「我知道你們除我的話誰也不聽,欺軟怕硬。倘或二奶奶告訴我一個不字兒,我要你們的命!」嚇得二姐更不敢言語了。

然後鳳姐又到東府撒潑打滾,一見到尤氏,照臉就一口唾沬,駡道:「你們尤家的丫頭沒人要了?國孝、家孝兩重在身,偷著就往賈家送!」一會兒拉賈蓉要去見官;一會兒又拉尤氏要去見老太太。賈蓉跪在地上不住地磕頭,直到滿足了鳳姐所有條件才罷。可憐的尤二姐,自己的親妹妹尤三姐已經死了。同父異母的姐姐尤氏,本來就是極糊塗的人,以致自己不明不白地偷偷的嫁給了賈璉,如今又落在鳳姐的手裏,只能任其擺佈了。(68回)

(六)

等賈璉回來後,到新房那兒找二姐,看到門已鎖上。回到家,又見鳳姐待二姐那麼好,心中暗暗稱奇。他哪知道,鳳姐在沒人時,卻和二姐說:「姐姐,有人說你的名聲很不好。說得連老太太、太太們都知道了。他們說姐姐自小兒,作女孩兒時就不乾淨,又和姐夫有些首尾。」然後說自己如何的氣病了,茶飯不吃。所有的丫頭們,除了平兒以外,都是說三道四,指桑駡槐,暗中諷刺。

那尤二姐,原是「花為肚腸,雪作肌膚」的極細緻的一個美人兒,到這時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經過了這般折磨,便懨懨的得了一身病,四肢不動,茶飯不進,漸漸的黃瘦下去。園中姐妹們都暗暗為二姐擔心,但誰都不敢多言。沒有人時,二姐一說起來就流淚,但又不敢抱怨鳳姐。一天晚上一合上眼,便看見小妹尤三姐,手捧著鴛鴦寶劍前來說:「姐姐,你一生為人心癡意軟,終究吃了虧。若妹子在世,決不會讓你搬進來的。既進來也不容這般欺負於你……可嘆的是,這也是天理應該,因你我生前不守婦道,又使人家喪倫敗行,故有此報。你若依我,以此劍斬了那妒婦,一同歸至警幻案下,聽其發落。」二姐說:「妹妹,我一生品德既虧,今日報應原為當然,何必又去殺人造業呢?」三姐兒聽了,長嘆而去。二姐這時忽然驚醒,才發覺是夢。

(七)

賈璉來時,二姐見無人在側,便哭泣著說道:「我這病怕是不能好了。可我腹中已有身孕,倘老天見憐,生了下來還可,若不然,我命不保,何況於他。」賈璉也哭道;「你只放心,我請高明的醫生來醫治。」

不料請來醫生診脈、服藥之後,到半夜,尤二姐忽然腹痛不止,竟將一個已成形的男胎打了下來。賈璉大怒,要告這醫生,但醫生早已捲包逃得不知蹤影了。二姐心中想著:「我的病已成勢,料定難好,如今胎兒又打下去了,還有甚麼可牽掛的?不如一死,倒還乾淨!」當下,就吞下一塊生金自盡了。(69回)

平兒知道後,禁不住悲聲大哭,後悔當初告訴鳳姐,害死了好好的一個人。而賈璉念起了二姐的溫柔、和順,種種好處,更是摟屍大哭,只叫:「奶奶,你死得不明,都是我坑了你!終久對出來,我替你報仇!」

(八)

鳳姐一生沒做過甚麼好事,在接濟劉姥姥一家時也只是把她當做一個逗笑的女丑戲弄,但究竟,鳳姐還是在最困難時濟助了她。所以當她女兒巧姐兒,要被舅舅王仁和賈芹賣給那「外蕃」郡王時,是劉姥姥伸出援手,救走巧姐,藏在她們莊裏。打掃上房,供應茶飯,讓她和平兒安心住下逃過了一刼。

第五回太虛幻境中的「紅樓夢」十二曲,有一曲是「留餘慶」,說的就是巧姐兒。這首曲兒是這樣的:「留餘慶,留餘慶,忽遇恩人。幸娘親,幸娘親,積得陰功。勸人生,濟困扶窮,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鳳姐兒一生唯一積的一點陰德,就報巧姐兒身上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更是永世不變的天理。

——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