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1月初以來,美元兌人民幣一度觸及6.98高點,市場認為,人民幣匯率「破7」是遲早的事,中共當局面臨的壓力將更大。且無論中共是否出手干預,都會面臨兩難困境。

周一(11月12日)在美元指數升穿97、觸及16個月新高後,人民幣兌美元在岸價再跌穿6.96、創10月31日以來的新低。短期來看,受美元指數以及美聯儲加息、英國脫歐和歐洲貨幣政策的影響,人民幣將繼續承壓走貶。

中共國內政策若不動 中金:破7概率增

國有投行中金公司的最新報告稱,如果美元指數創出新高,人民幣匯率「破7」的概率可能會上升。

報告認為,6月中旬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和一籃子貨幣的貶值雙雙加速是一些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但最根本的原因還是中國經濟增長放緩。

另一方面,美國經濟增長相對強勁、全球風險溢價上升均加劇了人民幣匯率的下行壓力。此外,中美利差收窄等技術性因素也加大了人民幣的流出壓力。

報告表示,人民幣是否會進一步貶值、或「破7」主要取決於中共國內政策能否及時、果斷地進行調整。

如果未來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仍不暢,房地產政策也不能作出及時調整,那麼中國經濟增長和人民幣匯率的下行趨勢或將加劇。

若貿易戰全面爆發 瑞銀:明年或貶至7.5

國際投行瑞銀的最新觀點認為,市場情緒疲弱、經常帳戶順差消失、境內外利差持續收窄都會對人民幣貶值施壓,預計今年及明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分別在7.0及7.3。

瑞銀的報告表示,在美中全面貿易戰爆發的情景下,明年人民幣匯率或貶至7.5;若貿易摩擦緩和,明年底人民幣匯率料在7左右。

報告認為,人民幣貶值有助部份抵消美國加徵關稅的負面影響,但人民幣大幅貶值會損害中國國內經濟信心、引發恐慌性資金外流,並威脅金融系統穩定。

瑞銀預計,中共央行會謹慎管理人民幣匯率,並繼續加強資本管制。

若加大干預 美專家:2020年碰外匯儲備警戒線

外界普遍認為,中共當局會如2015年股災時一樣,通過減少外匯儲備(減持美元),加大力度干預人民幣匯率,但這次面臨的風險則比2015年更甚。

美國財經Zerohedge周一撰文說,如果中共當局以與2015年相同的速度出售外匯儲備,到2020年中期,中國外匯儲備水平實際上將低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設定的充份儲備線(安全門檻)。這意味著,中共屆時將難以支付進口和服務外債。

文章指,這一隱藏的國際收支危機前景更凸顯中共當局面臨緊迫的債務問題,中共政府需要減少中國企業以及地方政府的高債務水平,但顯然中共央行無法輕易解決這些問題。

而另一方面,今年以來,中國股市比1月最高峰值已猛跌20%以上,這種「可怕」的市場表現通常會把資金趕出新興市場。儘管近期外國對華投資流入的統計數據仍在增加,但不足以沖抵資金外流的壓力,市場料很快看到外資開啟逃離。

過去外國投資者湧入中國資產市場部份起到支撐人民幣匯率堅挺的作用,但歷史表明這種趨勢即將逆轉。而流動性外資回流預計將給中共當局帶來更大的挑戰,目前更難應對。第一,若中共當局選擇任由人民幣貶值,那會加劇其國內高槓桿企業的外債負擔。

第二,若中共當局提高國內利率來收窄利差、留住外資,會讓已減速的中國經濟進一步放緩。

第三,若中共當局要想把外國資金留在中國國內,就需要給外國投資更高的回報,這意味著中共當局要麼減少對中國企業出海經營的補貼,要麼減少那些為其地緣戰略目標服務,如「一帶一路」項目的資金支持。

特朗普上任以來 盤點人民幣走勢的兩階段

從特朗普上任以來,人民幣可按走勢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特朗普上任後,指責德國、中共、日本等操縱貨幣,並指中國(中共)是操縱匯率「總冠軍」。在這一階段,特朗普政府未對中國採取具體行動,對應美元指數一路下滑,從2017年1月至今年3月底跌幅達12.6%;同期間人民幣兌美元升值逾10.7%。

2018年4月,在美國宣佈第一波對華商品加徵關稅清單後(7月實施),市場看空人民幣,再加上美聯儲加速加息,人民幣很快進入由升轉貶的另一階段。從4月初至上周五為止,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6.28貶至6.92,貶幅達9.5%,幾乎將第一階段升幅完全抵消;10月底人民幣匯率一度貶至6.97,在「川習會」訊息傳出後短暫回升,上周又再次轉升為貶,距離「破7」已一步之遙。

而特朗普政府關注的美中貿易赤字問題,受關稅生效前搶單出口以及人民幣貶值抵消部份加稅影響下,中國對美出口連續數月繼續保持增速,並使美中貿易赤字擴大。

根據中共海關的最新統計,10月對外總出口同比增長16%,累計前十個月總出口增長13%。從4月關稅戰爆發以來,中國對美國出口連續七個月增長,同時中國自美國進口不斷減少,這讓美中貿易逆差問題進一步擴大,對雙方解決貿易戰沒有助力。

基於人民幣匯率快速貶值、貿易逆差非減反增,特朗普從7月下旬開始再指中國(中共)操縱人民幣匯率,美國財政部亦表示,密切觀察中國(中共)是否操縱匯率。

美國財政部10月17日的《匯率政策報告》雖未將中國列入操縱國名單,但已明確表明美國在關注中國(中共)有無控制人民幣貶值、來沖抵貿易戰影響。

跟4月的報告相比,10月的報告從過去並列多個觀察國變為只突出中國(中共)一個。同時,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表示,日後對修改匯率操縱國的界定標準持開放態度,這讓中共被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的壓力未減反增。

到目前為止,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衝擊遠大於美國,市場看空人民幣在所難免,即使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加大力度干預匯市,也很難扭轉市場的普遍預期。

而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指控中國(中共)操縱匯率,並可能採取行動逼使中共央行不得干預人民幣(對稱性干預,避免大幅貶值與大幅升值),這也給人民幣的未來匯率帶來變數。

不管人民幣接下來是升或貶,美中雙方的角力都將加劇,人民幣匯率市場的波動性或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