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越演越烈,貿易協議何時達成目前無解。美國頂級專家認為,貨幣操縱、外資撤離等顯示中共沒有優勢,美國作為中共缺失技術的賣方,以及充足商品買方無疑佔上風。

8月2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將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關稅從10%提升到15%,將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從25%提升到30%,以回應中共對75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徵關稅。

艾·加利·希林(A. Gary Shilling)是華爾街頂級金融分析師、經濟學家,曾準確預測幾年前美國房地產泡沫破滅。《福布斯》(Forbes)雜誌網站於8月12日刊登了摘自《加利·希林的內幕》(Gary Shilling』s Insight)的分析文章《為甚麼美國將贏得中國(中共)貿易戰》(Why The U.S. Will Win The China Trade War)。該文從多個角度分析了中美貿易談判的形勢、經濟的影響、未來的趨勢等等。希林認為,美國必勝無疑,因為在商品和服務充足的世界中,買方佔據上風。

人民幣破七將為傾銷指控開路

希林認為,由於中國僅從美國進口1,78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因此中共無法與這一總量比拚,但中共通過讓人民幣匯率迅速跌破7美元來進行報復。他寫道:「中共的目標顯然是通過降低中國出口的美元成本來抵消特朗普的關稅,同時通過提高進口的人民幣價格,阻止購買外國商品來鼓勵當地生產。歐洲手袋和其它奢侈品生產商已經感受到人民幣貶值的負面影響。」

但希林也表示,中共允許貨幣貶值,不僅表明願意回應特朗普的最新攻勢,而且還顯示願意承受人民幣在國際市場上疲弱帶來的負面影響,因為中共長遠目標是讓人民幣成為重要的全球貨幣,這需要擺脫操縱,並擁有市場決定的價值。

中共讓人民幣破七把自己定格成為匯率操縱國。美國財政部對鑑定貨幣操縱國有三個標準:積極干預貨幣市場;與美國貿易順差大;經常賬戶盈餘總額大。希林指出:「這一定格為更多中共傾銷指控開路,傾銷是以低於成本的價格在美國銷售商品。」

中共讓人民幣破七把自己定格成為匯率操縱國。(AFP)
中共讓人民幣破七把自己定格成為匯率操縱國。(AFP)

操控匯率 中國公司的美元債務無解

由於人民幣被操控,隨時可能貶值,這將導致中國資本外逃。 希林指出,雖然現在中共的資本管制不大可能導致大規模資產流失,但中共卻無法解決以美元計價的債務問題。

希林寫道:「中國企業,尤其是房地產開發商,已經假定人民幣將繼續穩定,並且大量借入以美元計價的垃圾債券。今年此類債券的富時指數(FTSE index)上漲了50%,開發商發行的約190億美元離岸債券將在明年到期。」

據日本野村證券估計,自2014年底以來,中國公司發行的離岸美元債券價值翻了三倍多,達到6月底的8,420億美元。房地產開發是最大的問題,超過1,250億美元,約佔中國垃圾債券的一半。

希林表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走軟,償還這些債務所需的人民幣就越多。但中共並不會考慮人民幣貶值給中國公司帶來的債務償還問題。他寫道:「儘管如此,只要中國經濟不發生重大金融海嘯,北京可能繼續削弱人民幣匯率。」

中國經濟產能過剩 中共債務纍纍

希林表示,他在貿易戰背後看到了更深層次的鬥爭,因為中共的目標是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上主要的經濟、政治和軍事大國。但中共的經濟已經出現大量問題,而美國還有很多制裁措施沒有使用。

自2008年左右的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北美和歐洲的經濟增長放緩,進口增長已經減弱,這對中國出口損傷很大。6月份,中國出口較上年同期下降1.3%,對美國出口下降7.8%,而5月份下降的數字為4.2%。希林認為,中共將出口作為經濟增長的引擎,隨著出口的減少,中共轉向了對基礎設施的支出。

儘管如此,中國經濟正在快速消退,6月份的製造業就業人數下滑達到自2009年以來最快速度。希林寫道:「我命名現在的(中共)統治為毛朝,其當務之急是解決就業問題。基礎設施支出能達到這個目的,但導致了不必要的大規模產能過剩、鬼城和高額債務。」

中共的經濟已經出現大量問題,而美國還有很多制裁措施沒有使用。(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的經濟已經出現大量問題,而美國還有很多制裁措施沒有使用。(大紀元資料室)

6月份中共央行統計的債務和股權融資總額增長為10.9%,是一年來最快的,債務總額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率從2018年年底的298%增長到今年第一季度末的304%。地方政府使用「特殊項目債券」的淨融資激增。

希林指出,監管相對放鬆的信託公司的貸款和其它資產總額僅相當於中國銀行總資產的3%,但是他們為新公寓、工廠和高速公路提供高風險貸款,然後將這些貸款折成回報高於銀行存款的基金。然而冷卻的房產市場和放緩的經濟正在推動其中一些信託資產違約,而與一年前相比,那些面臨風險的資產增長了90%。

由於通貨膨脹率下降,僱主們為了保護已經減少的利潤而裁員,導致中國經濟雪上加霜。 6月份的生產者價格自2016年以來首次持平。如果生產者價格出現決定性的負數,那麼負債纍纍的公司將面臨償還問題。

在第二季度,中共近三千億美元的削減稅費刺激計劃未能提高商業信心。 經濟預測機構IHS Markit的一項調查顯示,6月份商業信心和勞工僱用預期至少處在自200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在7,000名受訪者中,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預計未來12個月的商業活動會增加。

希林認為,除非特朗普與習近平之間達成協議,否則貿易戰還有升級空間。他認為,中國不太可能拋售其持有的巨額美國國債,因為大甩賣的第一個危險就是美國國債價格暴跌,這將導致中國人民銀行所持的剩餘國債價值暴跌。而美國可以切斷中國銀行的美元支付和結算系統,還可能凍結中國國有企業的離岸資產,並禁止美國金融機構投資中國債券和股票市場。

中共技術缺失 美國商品充足佔據優勢

希林表示,隨著中國出口和基礎設施帶動的增長基本結束,北京認為中國能在技術引領的國內增長中喘一口氣。但是,雖然中國龐大、受到保護的國內市場可以孵化潛在的大公司,但隨時可用的融資和有限的競爭導致中國公司效率低下。因此他認為,中共迫切需要西方技術來實現經濟的快速增長和由此產生的全球政治力量。

他指出:「美中之間為技術和世界主導地位而進行的鬥爭可能會遠遠超出目前貿易戰,我繼續相信美國必勝。由於世界上生產能力充足,作為買方的美國從本質上比作為賣方的中國(中共)佔據優勢。」

中美貿易戰的直接和間接影響已使中國不再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落後於墨西哥和加拿大。 2019年上半年,美國與中國的雙邊貿易額下降了14%。來自中國的進口減少,來自越南的進口,上半年跳增33%。美國從日本、南韓、墨西哥和歐洲的採購量也有所增加。

上周末,美國司法部長根據通俄門調查結果,認定特朗普總統及其團隊無罪。專家認為,這個結果將給特朗普總統在對華貿易談判上處於更有利的地位,促使北京與美方達成協議。

中美貿易戰的直接和間接影響已使中國不再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落後於墨西哥和加拿大。(AFP/Getty Images)
中美貿易戰的直接和間接影響已使中國不再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落後於墨西哥和加拿大。(AFP/Getty Images)

中國約有一半的出口產品流向其它亞洲國家,17%流向歐洲,21%流向北美。但希林指出,根據他的分析,這些數字極具誤導性,因為出口產品的整體價值被重複計算。作為從中國轉移生產的另一個衡量指標,新加坡5月份的出口到中國的貨量較上年同期下降了23%,是五個月來的第四次下降。許多來自新加坡的進口產品是中國用於組裝的半成品,最終產品出口到西方世界。

近年來,中國製造成本上升促使服裝、鞋類和其它低利潤消費品的製造轉移出中國。但北京不希望電子產品和其它高利潤產品轉移出中國。中共領導人意識到,一旦這些設施離開,勞動力得到培訓,其它地方建立了供應鏈,它們就不太可能回歸。

希林在文章最後表示,在中國受高利潤產品移出影響的同時,美國仍將享受其它亞洲國家的低成本進口。在充足的商品和服務的世界中,買方佔據上風。因此,美國應該贏得與中共的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