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8年房地產經紀人立法會議和貿易博覽會上,地產行業的專家們預計2018年的房屋銷量將略有增長,但這種增長並非無障礙性增長。專家認為儘管經濟走強、工資增長和就業市場改善,但供給不足和負擔能力等問題可能還會影響到2018年房屋銷售的增長速度。

美國房地產經紀人協會(NAR)首席經濟學家Lawrence Yun稱,房屋銷售在2016年加速增長3.8%後,2017年僅增長了1.1%至550萬套,預計2018年增長1.8%,達到560萬套;2019年的銷售數量將達到570萬套。

Yun說:「整體情況依然穩健,受經濟增長和就業增長的推動,2018年房屋銷售將略高於去年水平。不斷加劇的住房短缺意味著今年房價將進一步上漲,這將阻礙全國各地購房者的購買能力。」

就全國而言,這代人正經歷著有史以來房屋庫存水平最低的局面。按現在的銷售速度,未售出房屋的庫存供給量僅夠3.6個月,較2017年3.8個月的供給量有所下降。在過去5年裡,庫存已經下降。截至3月底,可用於銷售的房屋總存量為167萬套,比一年前的180萬套低了7.2%。

市場上可供銷售的房源越來越少,導致房子越來越貴,使得消費者的負擔能力更加困難。根據Yun的說法,這種情況阻止了銷售增加,也可能導致合同活動停滯不前。Yun說:「為增加住房數量,需要建設更多住房,可以通過減少對社區銀行監管負擔、取消木材關稅、重新審查嚴格的分區法,以及為建築業培訓更多工人的手段來推進這項工作。」

儘管就業機會越來越多,但收入的增長可能無法滿足潛在購房者的需求。從2011年到2017年,房價上漲了48%,2018年可能還會上漲4%。而同期的收入增長卻遠遠落後,只增長了15%。根據NAR的住房負擔能力指數,Yun預計2018年利率將升至4.6%,而且2018年利率升至5%將使負擔能力降至6年的低點。未來幾個月,這一數字可能還會繼續下降。

雖然房源缺乏是導致銷售增長放緩的一個主要因素,但是,學生貸款債務,以及種族等方面的挑戰表明市場正在苦苦掙扎。NAR人口統計主管Jessica Lauts公布的調查結果表明,負擔能力危機對某些人口統計數據產生了特別影響,如非裔美國人、拉丁裔買家和有學生債務的人,比其他購房者受到的影響更大。

Lautz說:「自經濟衰退以來,有些種族的住房自住率並未反彈,而持續的負擔能力危機已經阻礙了35歲以下的潛在買家,尤其是那些持有學生債務的買家,無法獲得抵押貸款和購房。」千禧一代和少數民族族裔所處的競爭市場卻與其財務情況不相符。Lautz說,償還學生貸款的千禧一代已經大幅上升,而要還清學生貸款債務平均時間為7年,這對購房而言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障礙。

房屋銷售正經歷眾多挑戰,但仍具希望的空間。Realtor首席經濟學家Danielle Hale支持Yun對市場挑戰的發現,但他相信這一結果可能會發生改變。

Hale說:「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有理由保持樂觀。最近幾個月,我們開始看到新上市房屋報價數量的增長;庫存短缺還沒有結束,我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進入庫存周期,因此我們需要數年時間才能擺脫庫存窘境,但我們確實看到了好轉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