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獲七次戰敗,得七次放還,終於大徹大悟,決議忠心歸降。他垂淚道:「七擒七縱,自古未嘗有也。吾雖化外之人,頗知禮義,直如此無羞恥乎?」

諸葛武侯領兵作戰,善以智勝,而非蠻力;攻心為上,注重心戰,因而留下火燒博望、巧借東風、空城計等著名戰例。

在他的軍事生涯中,有一場特殊的戰役,數次與敵周旋,將勝券在握的戰事變成為一場出生入死的硬仗。

當今流傳著一幅數字對聯,涵蓋諸葛亮一生盛事,上聯爲:「收二川,排八陣,七擒六出,五丈原前,點四十九盞明燈,一心只為酬三顧。」其中頗為複雜的「七擒」,便是那場七擒七縱、以仁義感化反叛蠻王的特殊心戰。

自蜀漢先主劉備病逝後,諸葛亮為報三顧之恩、託孤之重,一力擔負起振興漢室的重任,悉心治蜀,實現米滿倉廒、財盈府庫的富庶盛景。

後主建興三年,戰事又起,西南邊陲的蠻王孟獲起兵十萬造反,並勾結三郡太守犯境侵略。諸葛亮立志統一中原,然南蠻不服,實為國之內患,無法專心討伐吳、魏;南蠻遠在邊境,不如漢人受禮樂教化,平叛容易,收服甚難——遂決意領兵出征。

諸葛亮點兵五十萬,略施巧計便收服三郡太守,在永昌城得賢士呂凱輔軍,並得《平蠻執掌圖》,如虎添翼。接下來,諸葛亮將展開南征重任——收降孟獲。

一擒一縱 言激大將

孟獲那邊派出三路洞主,各引五萬蠻兵抗蜀。諸葛亮聞訊,即遣諸將分頭迎擊,故意不用先鋒趙雲、魏延,以激將法激其鬥志。

兩人果然一鼓作氣,點精兵奇襲三洞主大寨,令其一死兩逃,這才收軍回見諸葛亮。眾人因惋惜走脫兩洞主時,諸葛亮卻大笑說,二人已被拿下。

原來,諸葛亮觀圖本,早知蠻兵各寨的方位,故意激起趙、魏二將之銳氣,深入敵腹,先破一寨,再分兵進攻另外兩寨,並暗中吩咐伏兵以接應。若二洞主趁亂脫逃,預設的伏兵便可一舉擒拿。

諸葛戰術,不僅知己知彼,更善設連環妙計,令敵無處可逃,無怪諸將得知真相後皆拜服於地:「丞相機算,神鬼莫測!」

那被俘的二洞主董荼那、阿會喃意外受到蜀軍優待。諸葛亮賜以酒食衣物,吩咐他們勿再助惡,後放其歸洞,教二洞主感恩義而泣拜。

蠻、蜀初戰便遭大敗,孟獲必不甘心,諸葛亮算準他會親征,遂設計擒拿。

果然,孟獲披紅錦袍、跨赤兔馬,大起蠻兵迤邐出兵。迎敵的先鋒是王平軍馬,佯作軍陣不整之態,以輕敵心,並一路敗逃,引蠻兵至伏兵處。約二十里,兩路蜀軍突然殺出,與王平前後夾攻,令蠻兵大敗,孟獲死戰得脫。

孟獲潰逃之際,又遇三路追兵,並與趙雲、魏延二將衝殺,終於力盡被擒。

漢營中,諸葛亮念及俘兵的親眷日夜懸心,下令全部釋放。蠻兵大感恩德,拜泣而還。

而孟獲心高氣傲,不肯服輸。他說:

「山僻路狹,誤遭汝手,如何肯服!」

諸葛亮卻不急不怒,賞賜衣食、給予鞍馬後「放虎歸山」。

孟獲臨行前放言,若諸葛亮能再擒他,才肯拜服。

心戰為上 欲擒故縱

諸葛亮滅蠻兵,易如探囊取物。若在生擒孟獲後便處置蠻人,戰事即可告終。而諸葛亮偏做起「無用功」,釋放蠻兵,延長毫無懸念的平叛之戰。

而在出征前,蜀將馬謖一席話已道明諸葛亮的良苦用心。他認為蠻兵自恃身處偏遠險要之地,若僅用武力強行鎮壓,待蜀中有變,將再次造反,危及蜀漢統一大業。

用兵之道,在於:「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戰為下。」只有令蠻人心悅誠服,蜀漢才可真正獲得南方的安穩。諸葛亮北伐討敵,方無後顧之憂。

孟獲此時卻如懵懂孩童,不識丞相仁心,復糾集十萬餘眾,意欲憑藉瀘水天險,深溝高壘與諸葛亮持久作戰。

哪知諸葛亮早識破玄機,派出一隊壯兵,在當地嚮導指引下夜半渡河,截斷孟獲糧道。曾受諸葛亮大恩的洞主董荼那,不忍負漢,不戰而還,被重責一百軍棍。蠻兵聚而商議,大家皆因被孟獲逼迫而反。

而諸葛亮神機莫測,當世無雙,對俘兵更有活命之恩。他們決定聯合董荼那,趁孟獲醉酒時捉拿,押送至諸葛亮處。

人心盡向蜀漢,唯獨孟獲冥頑不靈。再次被擒,他認為諸葛亮「勝之不武」:

「此非汝之能也;乃吾手下之人自相殘害,以致如此。如何肯服!」

諸葛亮亦不計較,賜酒食後,帶他觀看寨中糧草、軍械布置,並依禮送回。

兩番被擒的孟獲,自以為知曉漢營虛實,也學著用計取勝。他派弟弟詐降漢營以作內應,而自己將夜襲蜀漢大營,誓擒諸葛亮。

諸葛亮早在帶他參觀營寨時便設下三擒之計,孟獲詐降無異於自投羅網。果然,諸葛亮將計就計,將投降者灌醉,孟獲趕來時,只見一座空寨。

寨外,三路蜀漢精兵殺出,大破蠻軍,孟獲隻身潛逃,三次被擒。孟獲以弟弟貪杯之故強行狡辯,繼續出爾反爾:

「此乃天敗,非吾之不能也,如何肯服!」

諸葛亮反如師長一般,笑勸他勤攻韜略,早用良策,第三次將他放回。

五擒五縱 神兵下凡

孟獲三番落敗,更失去瀘水屏障,忿忿然退回本洞銀坑洞,不惜重金聚合多方部落,得兵卒數十萬,準備他日大戰。而諸葛亮不辭艱險,深入險地,繼續為收服蠻夷之心、報答先主之恩而夙夜憂勞。

蜀兵巧渡西洱河後,築起三個大營,以待蠻軍。◇(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