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過招,爭的是甚麼?

歷史中,諸葛亮羽扇綸巾輕易地就以空城計騙過了司馬懿,真是如此嗎?真正的高手過招,看不到刀光劍影,勝負已定。但在刀光劍影之外,仍有招式,你看見諸葛亮的招式了嗎?

司馬懿率領十五萬大軍殺奔而來,諸葛亮只有老弱殘兵不到二千人,兵家有云:「虛而示之以實。」二千人也可以造出千軍萬馬的聲勢,但是諸葛亮放棄了虛張聲勢這一招。於是乎經典的場景就出現了。

諸葛亮披上鶴氅,戴上綸巾,拿了一張琴帶了兩個書僮,坐在城樓上,燃起香,悠閒地彈起琴來。

司馬懿「兵動若神」

司馬懿的先頭部隊到達城下,見了這種陣勢,不敢輕易入城,急忙返回報告司馬懿。

史家形容司馬懿是「兵動若神,謀無再計」,他是一個極傑出的人才。

司馬懿親到城下觀看,然後下令撤軍,他說:「諸葛亮一生謹慎,不會冒險。現在城門大開,裏面必有埋伏,我軍如果進去正好中了他們的計。」而他的二子司馬昭卻懷疑:莫非是諸葛亮家中無兵,所以故意弄出這個樣子來?

連司馬昭都已心生疑竇,「兵動若神」的司馬懿豈無思量?況且諸葛亮的謀略千古傳頌,聰明如司馬懿豈能不加提防?但是對著一座空城,城下的司馬懿卻沒有看到謀略,非常奇怪的他卻看到謹慎。

智謀有形,謹慎無形,有形易見,無形難知,所謂的「知己知彼」者,在高手相爭之中,你能理解對手有多深?「一生謹慎」,平淡無奇的四字,卻正是諸葛與司馬兩大高手間的毫厘之爭。

司馬懿遇到的對手是諸葛亮。諸葛亮對司馬懿的了解也是極深的。

他知道司馬懿是個高手,一般的高手,即使親近如蜀中大將關羽、張飛等,也只是大歎諸葛亮的謀略之能而已,而司馬懿,他能更深地看透自己,他是高手中的高手。

諸葛亮卻正是利用了這一點,成功地實施了他的心理奇謀戰。這不是一場煙硝之戰,他爭勝於無形。

焚香彈琴豈是故作悠閒

然而,如果就只因對司馬懿的了解,而諸葛亮就因此取勝,那司馬懿也就不是高手中的高手了。為了取勝,諸葛亮顯露出更令人歎服的本事,所以司馬懿是輸得心服口服;不,司馬懿應該是震撼於諸葛亮,才有後來「死諸葛嚇走活仲達」的事情發生。

你看見諸葛亮所使出的本事了嗎?非等閒的司馬懿「看見」了。

諸葛亮在城樓上焚香彈琴,怎麼就讓高手中的高手司馬懿震驚了呢?這難道不是諸葛亮故作悠閒態的心理戰而已嗎?當然不,它是這場高手相爭中最重要的攻堅戰役,成不成在此一舉!

司馬懿自幼聰明多大略,服膺儒教,博學洽聞。有一次崔琰對司馬懿的哥哥司馬朗說:「你弟弟聰明英斷,有膽有識,你可比不上啊。」甚麼原因讓「聰明英斷」,同時又手握十五萬大軍可以多所作為的司馬懿要親到城下觀看?「有膽有識」的他想在城下看出甚麼端倪,好更進一步進行決斷?

其實,司馬懿親自到城下不只是看,更重要的是去聽。他能見人所未見,能聽人所不能聽,所以才是「聰」「明」,才能「英斷」。

孔子學琴的故事

司馬懿服膺儒教,我們先來看看儒教聖者孔子的故事。

孔子跟魯國的樂師師襄子學彈七弦琴。有一天,師襄子教完了一支樂曲,要他獨自練習幾天,然後再教新曲。可是孔子只是埋頭苦練老曲子,似乎把學新曲的事忘記了。師襄子提醒他說:「你已經把這首曲子彈熟了,可以另學新曲了。」孔子卻說:「不行啊,我只是剛剛把音律彈熟,技法還很生疏哩!」

又過了幾天,師襄子說:「你的技法熟練了,可以學新曲了。」不料孔子又說:「不行啊!我還沒有明白它的內容呢!」又過了好幾天,師襄子覺得孔子已經明白曲子的內容,於是開始要傳新曲給他,孔子仍然搖頭說:「不行呀,我還沒有體會到作曲者的為人呢!」

這一天,孔子對師襄子說:「我知道作曲家是怎樣一個人了!這個人高高的個子,黑黝黝的臉,眼睛炯炯有神,是個具有王者氣質的人。莫非這曲子是周文王所作?」師襄子不禁大驚,他恍然醒悟道:「經你提醒我才想起,我的老師曾經告訴我這首曲子叫《文王操》,它的作者是周文王。」

是絃外之音,這才是最重要的!面對一座空城,司馬懿親自到城下去,為的是聽諸葛亮的琴聲,因為那裏面才有最重要的情報。

伯牙與子期高山流水的故事廣為人知,琴為心聲,司馬懿要在琴音裏聽出諸葛亮的心聲,也正因為他聽了琴音之後,十五萬大軍沒有做任何嘗試就撤軍了。

諸葛琴聲更勝六指琴魔

司馬懿要在琴音中理解諸葛亮,他必須氣凝神定才能更深地、更深地去察覺諸葛亮的「心聲」,他越加的入靜,寧靜中穹宇開展得更加廣闊而豐富,一層又一層,他隨著琴聲更深入於諸葛亮的內在世界,開始他只聽到了諸葛亮的技法,那是外在,慢慢地他聽出琴聲的內容,然則這一切還不足夠,他還要更加地靜心去聽出諸葛亮的為人。

於是乎平和從容的琴音,司馬懿篤定了「一生謹慎」的諸葛亮背後必有奇謀,撤軍。在平和而從容的樂音中,「兵動若神」的司馬懿看見的是埋伏、奇計與坑殺,這是絕對的冒險,對他而言,魏軍有必要現在去冒險嗎?不需要。

諸葛亮深知司馬懿的能耐,所以他上城樓彈琴,他要用自己的琴音斷絕司馬懿十五萬大軍任何的軍事嘗試可能,因為司馬懿任何的軍事嘗試都將讓空城計謀露出破綻。

古有云:「泰山崩於前而不改其色。」這是一個生命真正的從容與鎮定,這是一種紮紮實實的修為!謹慎的諸葛亮以一座空城面對高手中的高手,他所倚恃的正是「泰山崩於前而不改其色」的修為,他超脫於生死、勝負,空城中,他的琴音依然從容平和。

這場勝負在於謀略嗎?在於知己知彼嗎?當司馬懿確定諸葛亮使用空城計時,他對於自己的失誤已了然於胸,但是他的震驚也隨之而來,他萬沒料想到的是諸葛亮的修為已然至此,生死成敗已於度外!也只有當他明白這點時,方是諸葛亮的奇謀真正完成之時!

只有謀略修為具足的對手,才能讓高手中的高手驚懼,諸葛亮成功的讓司馬懿驚懼於己。

所以說,高手相爭勝負取決在哪?在於修為!◇

~轉載自《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