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想像一位35年菸不離手的業務經理,能在看《轉法輪》第二遍的時候,就輕鬆戒掉幾十年來都想戒、卻失敗了無數次的菸癮。

「我太幸運了,如果沒有修煉大法,說不定現在什麼樣了,」今年60歲,出生於山東煙台現居澳洲的曹國京說。

工資扣沒了 煙也沒戒掉

曹國京從10歲不到就開始偷偷抽菸,到成年時,菸癮宛如絕症般地折磨著他,每天都要抽掉3包60根菸。就連當時單位的總經理都看不下去,勒令他戒菸。

「總經理說,『你一定要把菸戒掉,我看著你戒。你的工資掐在會計這,我發現你抽一次煙,我就扣你100塊。』那個時候啊,一個月工資才500塊。剛開始,我也想戒,就和總經理在合同上簽了字。」曹國京回憶道。

曹國京當天一直咬牙忍著,難受得睡不著覺,到了晚上11點,終於忍不住去敲隔壁鄰居的門,向他討菸抽。「同事問我來幹什麼,我說你有沒有菸,趕快給我盒菸。他說都半夜了,要睡覺了,你抽什麼菸?!」但是鄰居看他急得都要動手了,拗不過他那股勁,還是給他找了盒菸抽。

「那時候早晨起來一睜眼,第一件事就是點根菸。睡覺前不抽個三四根,根本躺不下。」曹國京回憶說,「上班時我就儘量不叫總經理看見,但是他心裡也明白。我出去上廁所他都要盯著,一抓一個準,抓得我工資根本拿不到。最後我說咱倆解除合同吧,要不這個菸戒不了不說,下月工資也沒了。」

曹國京先生近照。(曹國京提供)

菸癮難忍 引鴆止渴

由於抽菸抽得太凶,曹國京的肺部出現嚴重問題。但他宛如飛蛾撲火,明知道再繼續抽下去會把命丟了,卻還是無法自拔。

「我抽菸抽得多了,到了冬天,氣管疼得睡不了覺,一咳嗽就疼得不行!可那時候,別看疼成那樣,一咳嗽,趕快點根菸抽幾口壓一壓。明知道這個疼痛就是抽菸造成的,但就是想著要趕快抽菸壓一壓,就糊塗成這樣。」

回想當時戒菸之難,曹國京深深明白靠自己戒菸根本行不通,所以很希望能找到其它辦法。到了1993年,從小習武的他,開始到處去參加各種氣功學習班,想通過練氣功戒菸。

「我抽了35年的菸,戒了無數次沒成功。我知道練氣功有一個很忌諱的東西,就是抽菸。我那時希望,通過練氣功就能把這個菸戒掉。可是呢,練了那麼多種氣功,這個菸我也沒有戒掉,想戒根本戒不了。」

曹國京想練氣功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常年習武的他,心中一直有個願望:找到一個真正能帶領自己往高層次修煉的「心法」。

「除了想戒菸,我自己也嚮往氣功,因為氣功有心法約束。外家拳光練套路,練來練去沒啥意思;聽老一輩講,內家拳講心法約束,我試了一通,發現哪還有心法約束,根本沒有,也跟外家拳差不多,全是套路。」曹國京說,「那個時候很想真正地從內在升華自己,提高層次,但就是找不到好功法。」

熱衷於參加氣功學習班的曹國京,雖然天南海北跑了一圈,但一直與當時在中國洪傳的法輪功擦身而過,這讓他追悔不已,「我跑了好多地方,到處去拜師啊,那結業證有一摞。尤其是從93、94年開始,我基本上每年都去參加各種氣功學習班。凡是能知道的我就會去,但就是沒參加法輪功學習班,可能緣分不到吧。」

35年菸癮 一朝消失

雖然多年尋師未果,但功夫不負有心人。2001年1月,曹國京因探望在墨爾本唸書的女兒而來到澳洲,一次因緣際會使他終於如願。9月份,曹國京在博士山(Box Hill)區拿到一張法輪功學員派發的傳單,當時他眼睛一亮:「我一看,唉呀!這可是咱們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怎麼能跑到這個地方?我就想,我應該去看一看。」

雖然曹國京之前在國內就聽說過法輪功,但誤以為只是一群老人在強身健體,並不知道法輪功是上乘佛法修煉,所以始終未曾嘗試。在拿到傳單後,他馬上就到市中心的FlagStaff公園煉功點學功。

煉功點義工一聞到他身上陳年的濃重菸味,就忍不住倒退了好幾步,問他:「你能煉法輪功嗎?」他回答:「這個功法是我們中國人煉的功,我怎麼不能煉啊?」義工就說「我和你講,我們煉法輪功的,沒有抽菸喝酒的。」

一聽這話,曹國京愣了一下,心裡想說,自己抽不抽菸,對方也不知道,所以還是當下向學員表明自己要學煉法輪功。而就在學員教功的過程中,他有了前所未有的體驗。

「這是我以前練所有功法都沒有的感覺。我以前也抱輪,也站樁,但是那感覺就是懵懵的一種狀態。而在法輪功這一抱輪,哇!頓時頂天立地的感覺。」

曹國京不僅學了1-4套動功,第五套靜功當場也雙盤了半個小時。教功結束後,學員跟他說真正要學煉法輪功必須修心,要看《轉法輪》,所以曹國京馬上就回博士山請了一本《轉法輪》。

第一次看《轉法輪》,曹國京還用以前的習慣,是邊抽菸邊看的。當看到第二遍,讀到第七講有關抽菸的部分:「師父講:「作為一個修煉人,你今天把它當作一個執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得了。』看到這個地方時,我剛剛掐滅了一根菸。而就是在看了師父這句講法以後,我大腦裡就再也沒有菸的概念了,從此再也不想抽菸了。這個菸是什麼味道,大腦一點概念都沒有。我從那之後,一次菸也沒再抽過,真是不可思議。」

第二天跟朋友聚會,朋友給他菸,曹國京表明自己戒了,朋友都不相信,他當時就把身上的好菸都給了朋友。幾十年戒不掉的菸癮,不痛不癢、不知不覺就沒了,如此神奇的轉變連女兒都覺得驚訝。

「兩三個月後的一天,我女兒說:『唷!爸,怎麼好長時間沒看見你抽菸了?』我說:『你爸煉法輪功,最大的受益,就是把菸戒了』。她說:『真的嗎?!』所以我煉法輪功,她一直很支持。」

後來,曹國京在國內的母親也知道了他煉法輪功。有一次,他母親打電話問孫女:「你爸現在還煉法輪功?」女兒說:「煉啊!他在國內戒菸戒了多少次都沒成功,現在煉法輪功都不抽菸了!」他母親不信:「你爸要是能把菸戒了,你奶奶能把飯戒了。」女兒說:「真的啊!我爸現在菸不抽,酒不喝。」電話另一頭的母親聽說自己兒子徹底斷掉了菸癮時,不知道有多高興。

曹國京先生參加法輪大法腰鼓隊表演。(曹國京提供)

修煉法輪功 重獲新生

曹國京習煉法輪功後,每週都風雨無阻去參加集體學法,睡覺前煉五套功法。很快的,他身體就出現淨化反應,上吐下瀉;但他很清楚自己抽了35年的菸,這都是煉功淨化身體的反應。神奇的是,清理身體的時候,曹國京沒有普通的病弱感,相反的,他感覺身體更有力。

自從身體淨化以後,曹國京更加堅信法輪功好。不管誰說三道四,什麼都動搖不了他,於是他決定留在澳洲修煉法輪功。「我母親知道國內危險,每次電話都說,你只要感覺煉法輪功好,就不要回來,」曹國京回憶說。

除了不翼而飛的菸癮,曹國京的許多其它壞習慣,包括說話帶髒字、脾氣暴躁等等,都很容易地就改掉了。他也多次體驗到《轉法輪》中講到的各種奇妙狀態。

「煉功以後,我自己各方面都有很大變化。『真、善、忍』不是一句話,它是一種心法約束。你做什麼事情,『真、善、忍』就在每一件事裡頭。以前講十句話,九句半是帶著髒字。好多惡習,真的在十幾年這過程當中去掉很多。我在日常生活中,真正用師父的話來要求自己,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身心煥然一新的曹國京開始參加各種洪法活動,想把「真、善、忍」的美好帶給其他人。有時候遇到同胞對他不友好,他也一改習武之人的血氣方剛,心裡明白這些善良的民眾只是受到中共的欺騙不了解真相。因此他平和以對,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真相,化解同胞的誤會。

回首過往16年來的點點滴滴,曹國京心中充滿了對李洪志師父的感恩,「對師父的感恩,這是沒有的說的。我要是不煉法輪功,根本走不到今天。我最大的願望是去親自叩謝師父。很多話我表達不出來,但是我心裡明白,煉法輪功,太幸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