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在地球上,哪個人不想過得健康快樂,而且無憂無慮的?當我找到法輪大法時,我才體會到我真的是太幸福、太幸福了!這是生命最大的價值,能夠得到這部法,我真是太開心了!很多人都講法喜,那種幸福不就是法喜嗎!」

「值此中國新年到來之際,我懷著無比崇敬、感恩之心向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拜年:恭祝師尊新年快樂!謝謝師尊!」

——Grace

「聰慧、美麗、優雅」,熟悉墨爾本法輪功學員Grace的人都會覺得,這三個詞用在她身上再貼切不過了。77歲的Grace Zheng是位由內到外都透著喜悅的人。

Grace近照。(本人提供)
Grace近照。(本人提供)

一、初識氣功

Grace出生於1943年,畢業於華東化工學院,學的是化工機械設備。她做工程做了約十年,後來又在化工大學任教8年。

Grace原本身體很好,初中高中沒生過一天病。「但1961年,我上大學的第一年,突然得了病毒性感冒,高燒39、40度,七天七夜不退。因為那時候不懂,又是在困難時期,所以醫生就給我吃阿司匹林。因為藥物的作用,等七天我的燒退後,我就開始胃出血,就得了胃潰瘍。因為身體變差,我不得不免修體育。從1961年我就開始打太極,學劍。」

「因為胃潰瘍,後來做手術時發現我是活動性的胃炎,任何一個地方都可能是出血點,它沒有固定的點,所以每一年每一學期我都要有一次出血,年年如此。」

每當季節一變化,特別是春分秋分,對Grace來說都是難挨的日子。「只要一出血我就要臥床2至3周,落下的功課只能自己補回來,而且因為我那時是學校的『紅人』,從中學到大學,我一直是學生會主席,所以我還要在病痛之餘做很多的社會工作。所以等到我大學畢業時,身體也幾乎垮了,非常弱。」

那時候中國大陸「氣功熱」漸漸興起,Grace也因為身體原因接觸了氣功,「那時候我學的是道家的秘傳功法,學氣功後確實能感到身體變得強壯了,原本季節一變我就要發燒,三個月後我就不發燒了。」

二、虔誠基督徒走入法輪大法

氣功中涉獵甚廣的Grace,原本已準備不再接觸任何其它功法,但1996年一張報紙的出現,徹底改變了她的命運。

「我是1996年開始接觸法輪大法,其實在這之前我就甚麼都不想學了。當時我的劍就打六、七套,形意、八卦、太極。其實很多東西我都涉獵過,包括佛、道、氣功,而且我接觸過很多高人,都有很高功能的。對於其它法門我從來沒有動過心。」

「而且我家四代信仰基督教,我從小就在教會裏面。有很多其它法門的人想要來教我,可我是從來沒有動過心的,因為我從沒想過我要離開基督教。」

Grace(圖中)與部份學員在墨爾本健康博覽會上向民眾義務推廣法輪功。(本人提供)
Grace(圖中)與部份學員在墨爾本健康博覽會上向民眾義務推廣法輪功。(本人提供)

2003年5月17日,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雅拉河上慶祝法輪大法日,中間黃衣者為Grace。(陳明/大紀元)
2003年5月17日,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雅拉河上慶祝法輪大法日,中間黃衣者為Grace。(陳明/大紀元)

那天她在報紙上看到一則介紹法輪功的廣告,「我一看介紹,就覺得這個功很正。」其中一句話特別引起了她的注意:「『修煉法輪功會給修煉者一個法輪。』我覺得很好奇,因為法輪這麼珍貴的東西,怎麼會給你一個普通人呢?第二天早上起床我又在想這個事,假如真能給你一個法輪,不煉那我不就錯過了嗎?可心裏另一個聲音在說,怎麼可能給你普通老百姓一個法輪呢?還是別想了吧!因為外面假東西很多,都是宣傳得很好。但是想想我又覺得這個功法很正。就這樣在腦海裏跟自己打來打去,一直到中午,我心想自己怎麼這麼笨呢,我直接給他們打個電話詢問一下不就好了嗎?」

於是Grace就按照廣告信息打了一通電話,「當時接電話的那個學員告訴我,她原來是學其它功的,我問他關於法輪的事,他告訴我,這一切都是真的。然後我就請回了一本《轉法輪》。」

「當天晚上我打開《轉法輪》,一開篇師父就講『往高層次上帶人』,一看我就興奮得不得了,真是天機盡洩!因為我接觸過很多高人,一個人講這麼大的事情絕不可以講謊話的,他一講謊話馬上就會被打下來,那個懲罰是不得了的。我整個人振奮得不得了,就拚命看拚命看,看到不知甚麼時間睡著了,醒了爬起來再繼續看,第2天早晨我一邊吃飯一邊在飯桌上繼續看,一直到下午3點鐘把整本書都看完了。」

《轉法輪》理白言白,蘊含著非常深刻的道理,解答了Grace長久以來在修煉中無法理解的問題,令她激動不已。「我曾在基督教中苦苦求索,但依然有些問題無法解答,使我困惑。如今在閱讀中這些問題都迎刃而解。」

2004年10月25日,Grace在奧克蘭街頭向路人講述法輪功受迫害真相。(陳明/大紀元)
2004年10月25日,Grace在奧克蘭街頭向路人講述法輪功受迫害真相。(陳明/大紀元)

接著Grace用了兩天的時間又細細地將這本書讀了一遍,「接著我就買來煉功帶開始煉功,煉了五分鐘,我就知道,這個功法是真的!五分鐘後我的嘴裏,津液全部上來,這個津液是甘甜清香的,從未有過的,我知道是師父給的。」Grace微笑著說。

「只要你真正煉功,你要學高層次上的法,師父就會給你下奇蹟的種子,這是真正物質上的體會。就這一剎那我就決定了,我必須要走這條路,我要修煉法輪功。」

「俗話說『江山易改,秉性難移』,改性格是很難的,但是我修煉法輪功後,很短的時間內我的性格脾氣就改變了很多。我不和別人爭論了,因為大法裏面講得很清楚,每個人在不同層次不同角度,他當然不一樣了,你怎麼能要求人家都一樣呢。寬容度增加了很多,變得更包容了。我在心性上變化很大。」

如果說精神上的昇華讓Grace感到振奮,那麼法輪功師父給她淨化身體的過程更是令她嘖嘖稱奇。

「我剛剛學法時正好是更年期,學法後不適的症狀一下就沒有了。而且我因為胃部開過刀,醫生發現我血管裏有瘤,大大小小像珍珠一樣。醫生說這個東西是沒法治的,屬於遺傳,我母親也有這個病。結果修煉大法後血管瘤全部都消失了。」

「最神奇的是,我小時候有一次踢足球時,一個孩子撲過來把我壓在地上,就把我的手臂壓斷了,但是醫院沒有給接好,導致我這個手臂一直就是彎的。結果我修煉大法8個月後,突然有一天我不能拿東西了,手變得冰涼,足有三個星期。三周後我這個手就直了!你看看師父多偉大!」現在回想起來,Grace依然很激動。

現在已逾古稀之年的Grace,每天早晨4點開始煉功,身體一身輕,精神十足。依然每年坐飛機從南半球飛往北半球參加各種活動。

修煉法輪功以後,Grace明白了「不二法門」的嚴肅性,所以她深知自己必須做出選擇。

「因此我和牧師公開講,我們家族全是基督徒,但我媽媽得癌症,我爸爸身體也多病,我的很多親人都是生病走掉的。我現在找到了一個性命雙修的功法,因為我不願意在這個世界上,最後也是很痛苦地得那種病。那麼假如我可以通過一條性命雙修的路,回到天上的家,那麼我很願意走那條路。」

Grace的牧師很理解她,沒有提出任何異議,「我又和他講了我在修煉法輪大法後的提升,並對他說:耶穌的愛永遠在我的心中,神也看到我靈性上的提升,我對生命有了更多的愛,他也會高興的。我相信天上的神是看人心的。」

三、丈夫離世 大法幫我度劫難

就在Grace喜得大法之初,一場人生磨難也不期而至。那時Grace僅五十多歲,丈夫便因癌症離開了人世。喪夫之痛對Grace的打擊實在沉重,現在回憶起來,Grace由衷感謝大法幫她渡過這個難關。

「我整個生活都變了,那一次我真的很難過。也明白修煉要去執著,但如何能夠真正將這種悲傷去掉,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怎麼辦?我就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24小時不間斷地聽,真的,就是睡覺時也在聽。就這樣一直聽了兩個星期,突然有一天,我發現那種悲傷的感覺一下飛得很遠,我心裏面一片祥和。在其它法門可能這麼快嗎?」

「我想我們的大法太奇妙了!甚麼叫法喜?就是你心裏充滿了光明和歡樂。一個不修煉的人有嗎?他是得不到的。」

四、太極班上學生改煉法輪功 洪法腳步遍全球

2003年5月11日,Grace在墨爾本州立圖書館前,為路人講法輪功真相。(陳明/大紀元)
2003年5月11日,Grace在墨爾本州立圖書館前,為路人講法輪功真相。(陳明/大紀元)

自1996年得法後,Grace就開始了她的洪揚大法之路。「我是84年來到澳洲。那時我們在澳洲有一個自己的中醫診所,我也教氣功,也教形意、八卦、太極。經過幾個月的過渡期,我便開始告訴大家:現在我找到了一個非常好的功法,我要修法輪功了,你們誰願意的話也可以修,自願選擇,但是原來的東西我就不教了。」

就這樣,Grace將這個中國修煉功法帶給了眾多金髮碧眼的西方人。當時,她太極班的學生中有吸過毒的年輕人,在接觸了法輪大法後,身心昇華,而且在1999年中共非法鎮壓、迫害法輪功後,還是第一批從澳洲遠赴北京為法輪功上訪的西方人。

Grace還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向人們介紹法輪功,通過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很多人都接觸了這部大法。同時她們還參加各種活動,例如健康博覽會、社區活動,將法輪功的美好帶給了更多善良的西方民眾。

當一個人明白生命來世的意義時,那種心靈上的歸宿感是人世間任何東西都無法撼動的。「我將我的診所關掉,氣功班也關掉,全部時間都用來做大法的事情。那時我非常忙,天天都在做洪法的事,我腦子裏好像24小時都在轉這些事情。」回憶起這些,Grace自己也笑了起來。

就這樣,日子在幸福與忙碌中充實地度過。轉眼來到1999年,當Grace還在想著下一站要去哪裏洪法,不曾想,中共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迫害,就如一記重彈拋在她的心頭。

「迫害開始後,每個修煉者都會思考,面臨邪黨鋪天蓋地的造謠污衊,法輪功到底正不正。當我想明白了,我就對師父說:師父教我們真、善、忍,不求名不求利,一切都向內心找,這難道有錯嗎?師父您就是真理,您就是道路,而且這幾年的修煉使我的身心已經得到極大的昇華,如果只剩我一個人,我也會和您走到底!」

2003年6月15日,Grace等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舉行新聞發佈會,抗議中共的殘酷迫害。(陳明/大紀元)
2003年6月15日,Grace等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舉行新聞發佈會,抗議中共的殘酷迫害。(陳明/大紀元)

其實,對於中共對人民殘暴的迫害,Grace一點也不陌生。「在我7歲時,我們的牧師在做禮拜時說:『共產黨是撒旦,他們不相信神。』果然,等中共一掌權,就把所有的牧師都抓起來,判處無期徒刑,被送到甘肅新疆。那一次給我的傷害非常大,突然之間我們就失去了慈愛的牧師。所以我這個年齡,從7歲開始,看中共一次一次的所謂革命啊,看到了它的全部過程,全都看到底。」

自中共鎮壓法輪功後,為了讓人們明白法輪功真相,Grace天天都在做各種講真相的事情,「我們很多東西都是從不會不知道做起,全部要自己摸索過來。」那時無論是政府部門,還是社團組織,抑或在大街上的攤位,都能看到Grace她們忙碌的身影。除了澳洲,為了讓迫害元兇聽到正義的呼聲,Grace和其他學員還到全球各地,「那時就是江澤民去哪裏,我們就抗議到哪裏。」#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