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期)

Seward港就在遊客中心的後面,裏面停泊著很多私人遊艇,大型遊船的停靠碼頭就在小艇碼頭的外邊,背景是冰雪覆蓋的高山。在港灣裏看到海獺(Sea Otter)吃魚的場景,趕緊搶幾個鏡頭。

阿拉斯加海獺。(Alaska Science Center )
阿拉斯加海獺。(Alaska Science Center )

海獺的毛皮是最為珍貴保暖的毛皮,據說每平方英吋長毛一百萬根之多,曾是聖彼得格勒上層社會貴婦人的最愛,難怪俄國人在此地大作海獺皮生意。如今這種可愛的小動物受到人類的保護,在阿拉斯加海域快樂地生活。

第二天一早起身,第一件事就是開車在Seward市轉一圈,看看城市景色。接下來就該遊覽Seward的「阿拉斯加海洋生物中心」了。如果說在Anchorage的阿拉斯加動物園是看阿拉斯加陸上動物的必遊之處的話,那要看阿拉斯加水生的動物,就必須到阿拉斯加海洋生物中心了。

一進海洋生物中心門就看到有一對海獅不停地在大型玻璃水缸中游來游去。海獅在阿拉斯加的海島和礁石上隨處可見。展廳裏面的中型水缸裏養著各種不同年齡的三文魚,供人們觀察不同年齡的三文魚的形態。

在一個水缸中有一隻鮮艷的八腳大章魚(Giant Octopus)最吸引人,它緩慢地用八條腿的吸盤沿著玻璃壁「爬行」,真不知道八條腿的協調是如何進行的。

八腳大章魚。(北國散人)
八腳大章魚。(北國散人)

阿拉斯加帝王蟹。(北國散人)
阿拉斯加帝王蟹。(北國散人)

有人可能會說這些低等動物云云,不由得想起了神運算元章魚保羅的故事。2010年南非世界盃足球賽上,生於英國,定居德國的神運算元保羅成功地預測出了所有小組出線球隊和決賽冠軍西班牙隊,預測成功率100%,震驚了世界。

另一魚缸裏看到了大名鼎鼎的阿拉斯加帝王蟹(King Crab),可惜只是小小螃蟹苗而已,離能上餐桌的尺寸還差得遠吶。

轉念又一想,幸虧外國人不會讀我的文章,否則的話一定會說中國人就知道吃,看見誰就是想著能不能吃,好不好吃。吃的想法就此打住。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是一種鳥類,只因為它們的長相實在奇特可愛,讓人看後不能忘懷,這就是海雀(Puffin)。海雀有三種,此中心就能找到其中的兩種。第一種是簇絨海雀(Tufted puffin),就是因為它的兩撇白色的濃眉實在醒目,配以橙色的大嘴,再加上黑羽白臉,真的是令人看後難忘。

海雀的腳也是橙色,像鴨子一樣有鴨蹼,在水中游起來甚是隨意。海雀當然還能飛翔,這也像野鴨子,雖不能飛得太高太遠,但是被稱為鳥類絕對當之無愧。

簇絨海雀。(北國散人)
簇絨海雀。(北國散人)

有角海雀。(北國散人)
有角海雀。(北國散人)

第二種海雀叫做有角海雀(Horned puffin),看這位的長相(見上圖)就知道它為甚麼有這樣一個名字了。

這位的眼睫毛又長又立,遠看就像長了一支小小的犄角,就好像今天的女孩子們一定要粘上長長的睫毛才肯出門,一副「貪靚」的模樣。自然界如何把這種鳥類打扮成這個樣子還真是難知道答案。

第三種海雀叫做大西洋海雀(Atlantic Puffin),又叫普通海雀,就是因為它們的長相沒有前面兩種奇特,既沒有大白眉,又沒有沖天的眼睫毛,只好甘當「普通」海雀了。

這種海雀生長在大西洋沿岸,聽說在加拿大東海岸可以看到龐大數量的群居海燕。

參觀完到了海洋生物中心,和Seward告別的時候到了,下一個宿營地是Soldotna。

在通往索爾多特納的道路上,有著一連串的湖泊,都能順路看一看。於是定好衛星導航器的坐標,啟程前往。

第一個值得一停的景點就在大路旁,連接Seward-Anchorage-Homer 的三條公路交叉點,叫做Seward Homer Crossing,停車場就在左手路邊。

這裏有一個不大的淡水湖,儘管夾在幾面大山之中,給人的感覺依然是氣勢宏大。順著這條路走下去的終點站是可奈半島最南端的海濱城市荷馬市(Homer),一個很有特色的海邊小城,今天的宿營地也選在荷馬市。

第一個目標是可奈國家野生動物訪客中心(Kenai National Wildlife Visitor Centre)。中心門外是一個體型碩大的公駝鹿雕塑,公駝鹿是本地最有特色的大型動物,它的鹿角有一段連成骨片的部份,與馴鹿不同。而馴鹿的角是支支叉叉的。

公駝鹿雕塑。(北國散人)
公駝鹿雕塑。(北國散人)

中心內部有一個小小的展館,主要展品本地特色動物的標本,有棕熊、駝鹿、大角羊、禿鷹、河狸鼠等。最有意思的是當地人製備三文魚乾的情景。當地人把三文魚剖成兩半去骨,帶著魚皮把肉每隔兩寸劃一刀,用鹽水快速醃製10分鐘,洗掉鹽分,掛在木架上煙熏24小時,魚乾製成後可以保存較長時間,供過冬之用。

離開可奈國家野生動物訪客中心繼續向南旅行,右手方向出現了大海。由於天氣逐漸轉晴,居然看到了海峽——Cook Inlet對面的雪山。在連綿的山峰中,Mount Redoubt和Mount Iliamna兩峰凸起,異常壯觀。

Mount Redoubt。(網絡圖片)
Mount Redoubt。(網絡圖片)

Mount Iliamna。(網絡圖片)
Mount Iliamna。(網絡圖片)

這個兩個山峰的氣勢比McKinley峰毫不損色。看山時看的是相對高度,也就是主峰比周圍的參照物或自己的腳下高多少。此山直接跟海平面做對比,故而氣勢很大。

午休之後,精神恢復,驅車駛前往下一站,一個位於高處叫做荷馬俯覽點(Homer Overlook point)的停車場。從停車場向下看可俯覽荷馬市全景。

荷馬市最大的特徵是它的最南端是一個伸入海中的細長陸地,本地人叫它啐出的唾液(Spit),雖然不雅,但也不失準確生動。

Homer Spit是一個伸入海中的細長陸地。(網絡圖片)
Homer Spit是一個伸入海中的細長陸地。(網絡圖片)

當地人把這條唾液建成了旅遊區,上面有各種零售商店和飯館,就連大型油輪也停靠在這兒,遊客們則把口袋中的錢留在這裏,繁榮當地經濟。遠看海灣對面,又是山脈連連,冰雪封頂,絕美的景色。

卡徹馬克(kachemak)海灣裏的海水相對平靜,時有小型遊艇高速駛過,掀起波瀾。海灣對岸群峰一字排開,夾在峰頂之間的冰川相隔不遠就有一個。

近處海邊有人坐在椅子上垂釣,就這樣也能釣到魚?真的不知道魚得有多傻。(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