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按:北國散人先生是《大紀元時報》和加拿大《埃德蒙頓生活網》的長期讀者。先生早年在艾伯塔大學獲得化學博士學位後,其後就職總部在艾省的一家大公司。幾十年的專業生涯使得先生有機會遊遍了大半個地球。退休後先生賢妻相伴,開著房車,如野雲仙鶴,悠悠哉賞物華天寶之神妙,山川日月之精氣。在小編數次懇請下,先生擇其遊歷精要,寫出這篇阿拉斯加遊記,以饗讀者。

(接上期)

我們離開死人湖宿營地後下一個比較大的城市叫作透克(Tok)。
我們離開死人湖宿營地後下一個比較大的城市叫作透克(Tok)。

透克是一個處於三條大路交岔口的小城市,人口數量為1,258,東邊通往加拿大,西邊通向費爾班克斯(Fairbanks),向南則可到達阿拉斯加第一大城市——安克雷奇(Anchorage)。

我們在透克稍作休息,再有不到2個小時的車程,就到達了阿拉斯加公路的「終點」,三角洲交叉鎮。此地的第一去處就是阿拉斯加公路終點紀念碑。

紀念碑(見下圖)周圍飄著美國和加拿大的國旗,第三面旗,藍底黃星旗自然是阿拉斯加州旗。第四面旗綠白相間是育空的旗幟。碑上寫著阿拉斯加公路終點,1,422哩,即2,288公里。這一里程數由於公路的擴建而不斷地增加,自然不能將其視為一個常量。

第二個景點是在紀念碑不遠處矗立著世界第一大雌雄蚊子造型(見上圖),提醒遊人這裏的蚊子的非同小可。

下一個必須一停的地方就是傳說中的「北極」市(North Pole),這裏還真有聖誕老人的居所(Santa Claus House),其實就是一處賣禮品的商店。

「北極」市路邊巨大的聖誕老人。
「北極」市路邊巨大的聖誕老人。

無論如何,高大的聖誕老人在馬路邊上恭迎來往的客人,商店內也是裝點的美侖美煥(見下圖),尤其是店外的牆壁都是瓷磚的馬賽克圖案,光彩照人,向一年一季的遊客顯示本地人的匠心。

店內的裝飾令人感覺到任何時候都是聖誕節。各式禮品琳瑯滿目,閃閃發光。在這裏我們還真找到了可心的禮品。告別了一年一度給世界各地的孩子們帶來無盡快樂的聖誕老人,向今晚的宿營地費爾班克斯進發。

費爾班克斯,阿拉斯加第二大城市(人口數量:32,324),是全美最靠北的城市,也是阿拉斯加中北部重鎮和北阿拉斯加後勤保障集散地。這裏的遊客終年不斷,夏季的遊客有乘飛機來的,有自駕來的,有從大型遊輪上買旅遊套餐乘火車來的。冬季的遊客則主要是來看極光的,因為冬天的阿拉斯加中北部,日照時間只有1~2個小時,漫漫長夜是觀察微弱極光的最佳季節。

費爾班克斯的莫里斯湯普森文化和訪客中心(Morris Thompson Cultural & Visitors Center)是值得一遊的好去處(見下圖)。

這是一個有相當規模的博物館,裏面展出了在地印第安人的文化歷史,手工藝品,捕獵打魚,曬製三文魚乾的過程。

第二個景點是由幾十個駝鹿的頭骨裝飾成的拱門——駝鹿角拱門(Moose Antler Arch,見下圖),據說通過此門的人能得到健康和行大運,故而願意在此景前拍照的人源源不絕。通過拱門就到達了奇納河。

本市的第二個好去處叫做開拓者公園,算是一個歷史紀念園,裏面陳列著與本地歷史密切相關的歷史文物。此公園免費,還有寬大白天免費停車場,房車可以付費過夜,大概是15美元一宿。

一進公園的右手邊就看見一列火車(見下圖),是美國第29屆總統哈定(Warren Gamaliel Harding)當年視察阿拉斯加時乘坐過的列車。

列車中會議室、餐車、臥車一應俱全。為了保護這一「古蹟」,上面修了頂棚,下面鋪了鐵軌,成為一個永久性的景點。

在費爾班克斯市倘佯兩日後,到了阿拉斯加之旅必到之地–迪納利國家公園(Denali National Park)。迪納利國家公園的核心景觀是北美最高峰-麥金利峰(Mount Mckinley)。麥金利峰高6,190米(包括冰雪),此峰終年積雪,常年雲霧籠罩。據說只有百分之二十的遊客有幸能夠看到峰頂。也就是說能否看到北美最高峰,只有靠運氣了。

海拔6千多米的麥金利峰鶴立雞群。山峰終年積雪,常年雲霧籠罩。只有天清氣爽時才能看到難得一見的山峰。(Denali National Park)
海拔6千多米的麥金利峰鶴立雞群。山峰終年積雪,常年雲霧籠罩。只有天清氣爽時才能看到難得一見的山峰。(Denali National Park)

迪納利國家公園內的馴鹿。(Denali National Park)
迪納利國家公園內的馴鹿。(Denali National Park)

次日早早起床,早餐後立即出發,趕往迪納利國家公園。如果天氣好的話你隨時可能看到麥金利峰。正在緊張之際,突然眼前一白,定睛之下麥金利峰就出現在眼前了。

它突兀的山峰,令人有神馳心往的感覺。隨後峰頂就隨著地貌的變化而時隱時現。在它消失了一會兒之後眼前豁然開朗,公路向右急轉,我們開始對著主峰駛去。麥金利峰周圍的山峰盡在2~3千米左右,這就使得海拔6千多米的麥金利峰鶴立雞群,獨自撐蒼天。

在南北觀測點之間還有一去處叫做退役老兵紀念處(Veterans Memorial Loop),自然也要看一下。

退役老兵紀念處
退役老兵紀念處
.

好在它就在路邊上,停車即到。此紀念處用地寬敞,五軍紀念碑巍然矗立,為的是紀念阿拉斯加退伍老兵。那五軍分別是陸軍(Army)、海軍陸戰隊(Marine)、海軍(Navy)、空軍(Air Force)和海岸巡邏隊(Coast Guards)。

繼續南下,就到了迪納利南觀測點(Denali Viewpoint South)。遠望只見橫向的山巒重疊,白雲繚繞,完全看不到麥金利山峰。

正在一頭霧水之時,一位好心的婦人問我們說:看到了嗎?順著婦人的手指方向看去才恍然大悟,原來它就在雲端之上,混在白雲中看似一張人臉。若不是這位好心人的指點,就在你眼前的事物你也還是看不清。人生哲理,此時頓悟,有眼無珠,比比皆是。急忙用長焦來個拉近的鏡頭,盡顯最高峰的飄渺尊嚴。遠處看到的那個臉部一樣的形象拉近一看,全無臉部蹤跡。

面對最高峰,就是看不見,皆因未敢再向上追尋,而失落於矮山之間,「欲尋最高處,人心需更高」。人生哲理若不如此乎?大悟人生哲理,又一飽北美最高峰的眼福之後,心懷敬意與滿足,上大路直奔向宿營地去矣。

第二天一早駛向第一大城市——安克雷奇。路上第一站是一個叫做雷鳥瀑布(Thunderbird Falls)景點。從停車場到瀑布觀景點要走40分鐘左右,一路上儘是綠蔭樹木,可惜樹木並不參天,但是有一種沒有見過的結紅豆的植物隨處可見。

經過一番腳下的努力終於到了瀑布景點。瀑布不大,但也聲音震耳,水花四濺,經過瀑布水流多年的沖刷也在下游造就了一個不小的峽谷。

經歷了一番步行,可以說是又累又餓。既已勞累,就決定直奔安克雷奇(Anchorage)。(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