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按:北國散人先生是《大紀元時報》和加拿大《埃德蒙頓生活網》的長期讀者。先生早年在艾伯塔大學獲得化學博士學位後,其後就職總部在艾省的一家大公司。幾十年的專業生涯使得先生有機會遊遍了大半個地球。退休後先生賢妻相伴,開著房車,如野雲仙鶴,悠悠哉賞物華天寶之神妙,山川日月之精氣。在小編數次懇請下,先生擇其遊歷精要,寫出這篇阿拉斯加遊記,以饗讀者。

(接上期)

遊完動物天堂Anchorage(安克雷奇),第二天一早便前往第一個海濱城市——Seward(西沃德)。Seward就是當年簽約買下阿拉斯加的美國國務卿的名字。據說從Anchorage到Seward的高速公路是全美風景最美的高速公路。這是因為這條高速路一邊是山,一邊是海。果不其然,沒有多久這樣的美景就出現在眼前。

第一個停車觀景之處叫做白鯨觀景點(Beluga Point,),它就在Seward-Anchorage公路(Seward Anchorage Highway)旁的停車場,只可惜烏雲的遮蓋使得畫面陰暗,景色也不夠深遠。

下一景點叫做山泉水(Freshwater Spring),就在路邊上山崖一側。因為阿拉斯加冰川遍地,山體裏都充滿了水,水的壓力會引起山體崩裂,造成碎石崩落而危及山崖下的公路。一個聰明的工程師因而想到在山崖下鑽一個洞,插入一個塑料管,山體中的水就會因水壓而從塑料管中源源不斷地噴湧出來,有遊客試了一下水質,居然清冽甘甜,於是乎一傳十, 十傳百,這裏便成為了號稱「阿拉斯加最純淨的山泉水」的地方,也成了旅遊者必到之處。

Freshwater Spring擁有號稱阿拉斯加最純淨的山泉水。(網絡圖片)
Freshwater Spring擁有號稱阿拉斯加最純淨的山泉水。(網絡圖片)

我們也不能免俗,到此下車後灌滿了一個10升的淨水桶,果然名不虛傳,此水沏出茶的味道確實不一般。回程時又灌滿了一桶水,居然回到家時也沒用完。

在公路上一路前行,便到一了個景點叫做風口(Windy Point),據說在這裏能夠看到大角羊(Dall Sheep)。

風口(Windy Point)的景色優美,一片蔥鬱的綠色。(網路圖片)
風口(Windy Point)的景色優美,一片蔥鬱的綠色。(網路圖片)

在風口(Windy Point)可以看到很多野生動物。(網路圖片)
在風口(Windy Point)可以看到很多野生動物。(網路圖片)

只可惜風既不大,也沒能看到大角羊。但是風景依然如畫,左手是山崖,中間是海水,隔著海水的右手是起伏的山巒。

繼續前行,到了阿拉斯加野生動物保護中心(Alaska Wildlife Conservation Center)。這是一個半野生動物園,雖然動物不是野生放養,但是每種動物的活動天地比普通動物園大很多倍。動物種類不如阿拉斯基動物園全面,但是棕熊、黑熊、駝鹿、馴鹿和麋鹿一應俱全,山貓、狐狸和狼也是必有之動物,還可以找到麝香牛(Must Ox)和野牛(Bison)的蹤跡。

阿拉斯加野生動物保護中心內,悠閑自得戲水的棕熊。(北國散人)
阿拉斯加野生動物保護中心內,悠閑自得戲水的棕熊。(北國散人)

最值得一提的是棕熊觀看區,在這裏看到的棕熊要比生活在狹小空間的棕熊更為「精神」,更為「悠閑自得」。

要說悠閑自得還得看看這位在水中嬉戲的大傢伙,一會兒潛入水中,一會兒浮出水面,根本就不在意有多少圍觀的遊人,不知此時達到的境界是「無我」還是「忘牠」。

從阿拉斯加野生動物保護中心出發,我們來到了貝吉奇博格斯遊客中心(Begich Boggs Visitor Center),這裏是觀賞波蒂奇冰川(Portage Glacier)的好去處。這個冰川的美麗來自融為一體的山、湖和冰雪覆蓋的山峰,從中心的落地玻璃窗中可以在室內拍照和觀看景色。

只可惜當天陰雨綿綿,玻璃上滿是水滴,無法自動聚焦。只好冒雨跑到室外拍了幾張聊勝於無的照片。

經歷了一天的美景與奔波的衝擊,就在該宿營休息了。第二天起床,早餐後,繼續向Seward方向開去。第一停車點是一個位於山谷間的巨大停車場,叫做再回頭通道休息區(Turnagain Pass Rest Area)此地四面環山, Seward高速公路(Seward Highway)從此處通過。最為令人難忘之處是四周的山,翠綠一片。

記得一位去過阿拉斯加的朋友談到對阿拉斯加的印象,就是一個字——綠!它是那種青翠欲滴的綠,它是那種令人沉醉的綠,它是那種令人永生難忘的綠。作為加拿大人,見過的綠地很多,但是還是為眼前的綠色所感動。

此地降雨量豐沛,夏天日照超長,故而植物翠綠奪目就不是難以理解的事情了。眼前的粉紅色的花叫做Fireweed,在阿拉斯加和育空區極為常見,經常在大路兩旁攻城略地,佔山為王。

粉紅色的花——Fireweed,是阿拉斯加和加拿大育空常見的一種植物。(National Park Service)
粉紅色的花——Fireweed,是阿拉斯加和加拿大育空常見的一種植物。(National Park Service)

動物保護中心的嚮導告訴我們說,火草是阿拉斯加氣候的標誌牌,當它盛開的時候就是阿拉斯加最好的季節,當它長出棉花(既打籽)的時候,冬天就不遠了。

美景看畢,驅車趕往下一站六哩溪觀景點(Sixmile Creek Viewpoint)。六哩溪觀景點建在半山之上,居高四望,只見視野之內皆為綠色,山澗之中白水泗流。

觀景點周圍還有幾十分鐘的步道,供遊人觀景散心之用。徜徉在青山白水之間,深呼幾口冷冽清新的空氣,吐盡胸中塊壘,心平氣靜之後,向下一站進發。

下面的景點叫做出口冰川(Exit Glacier),想來是此冰川從兩個山峰的夾縫中流出,是為出口。從可奈湖出發,40-50分鐘後就看到了出口冰川。它在公路上時隱時現,不多時就到了一個路邊停車場,此停車場看冰川幾乎是最佳地點,冰川前面無山無樹林阻擋,能夠看到的的冰川面積最大。

出口冰川(Exit Glacier)。(Justin Morgan/wikipedia)
出口冰川(Exit Glacier)。(Justin Morgan/wikipedia)

連著兩日的陰雨天氣告訴我們,拍攝時間很重要,每一分鐘的光線都不同,眼前的景色也許就在下一分鐘消失。

第二天一早驅車前往出口冰川自然中心(Exit Glacier Nature Center),中心就在前往冰川的山腳下。天公不作美,此時小雨變成了中雨,使得能見度進一步惡化,於是就打了退堂鼓,反正看冰川的機會多的是,也幸虧昨天和早晨也照好了像,於是就決定早早到Seward觀光。

以買下阿拉斯加的美國國務卿命名的Seward是旅遊觀光城市,從出口冰川到這裏只需20幾分鐘,主要觀光項目是海灣釣魚、海灣遊艇遊覽,這裏還有一個規模不小的海洋生物館。Seward市幾乎是游輪遊客必到之地,這裏有火車通往Anchorage,乘坐火車也是觀光項目之一,可以一路上觀賞沿途美景。(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