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黨日之際,中宣部主管的期刊《時事報告》推出長文《中共為何能成為中流砥柱》,遭到民間的嘲諷。專家認為中共靠謊言暴力起家,不僅腐敗而且整體道德淪喪,經濟的畸形發展使整個社會付出沈重的代價。中共被人民拋棄已成為歷史的潮流,中共作惡也必將遭到人民的清算。

經濟發展付出慘重代價

《時事報告》是中央宣傳部主管的時政月刊,在中共建黨日前夕刊登了廣東省委常委、宣傳部長慎海雄的7千多字的長文《中國共產黨為何能成為中流砥柱》。文章以中共剛開始執政人均生產總值為30美元,到如今人均生產總值超過8000美元,標榜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所取得的成就」云云。

大陸自由作家朱欣欣向大紀元表示:「真正的好不好,不應當是你自吹的,應當讓別人說,讓別人真心地說、毫無恐懼地說。對中共統治最有發言權的是中國老百姓。」

他認為,任何的比較都應該是全方位的,中共是拿今天跟49年相比,而且是單純的經濟指標。而中共統治的這60多年來,給國家和民族帶來多少災難。「尤其是文革的時候,經濟指標是甚麼樣子?另外經濟的發展,不能僅僅看一個經濟指標,還有看整個社會付出的代價。中共統治這段時間中國至少有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可以說是超過歷朝歷代,古今中外所罕見。以這樣的代價換來這麼一點點的成績,它還自吹自擂。」

「另外,不能僅僅算經濟的總量,還要看社會貧富差距到底有多大。中國大部份的錢沒有在老百姓的手裏,這些所謂經濟成果,老百姓沒有享受到。這本身說明目前中國所謂的發展是極其不合理的,必須要進行調證的。」

朱欣欣還表示,最關鍵是中共把中國人民在這種情況下創造的一部份經濟成就歸到它自己身上,這是極其荒謬的。經濟發展還要計算社會的成本和政治的成本。

他強調:「它的政治高壓付出極大的社會代價。如果沒有中共的專制統治,中國肯定比現在還要好得多的多,不能僅僅是個縱向指標,應當是橫向指標。這幾十年來,整個世界的發展是怎麼樣的,它現在所謂的一點點小小的成就,就是它比毛澤東時代稍微放鬆了一點,給老百姓一點點生活上的、經濟上的空間產生的結果。如果中國要真正實行民主憲政之後,成為世界上的強國是沒有問題,這是最關鍵的。」

著名作家鄭義在2013年出版的《中國之毀滅——中國生態崩潰緊急報告》中認為,中共制度導致的畸形經濟發展,從而出現嚴重的社會危機,導致國家面臨崩潰、民族面臨毀滅的嚴重後果。

鄭義表示:「中國高速增長或崛起,其秘密在於不計後果地、超強度地對生態環境及資源進行掠奪和破壞。如果按照生態經濟學規則,將生態及資源的付出折算成貨幣並計入成本,那麼,整個中國經濟就是一個虧本買賣。」

「我們的生態損失並非百億級、千億級,而是萬億級、十萬億幾十萬億級;我們十數億人的大買賣並非賺多賺少,而是大賠,血本無歸。」

書中報告顯示,森林的狂盜亂伐,使得三分之一的國土荒漠化;瘋狂的人為活動,導致嚴重的水土流失,面積也高達三分之一,且地質災害頻繁;胡亂開發,導致耕地劇減和人口超載;水資源的重度污染和水資源的加速枯竭,中國人將無水可喝,甚至北京無水面臨遷都之虞;低效能高成本的生產,導致礦物資源消耗殆盡;垃圾圍城,大氣污染,以至於氣候災害頻仍;以及物種滅絕,嚴重的海洋污染,近海瀕死等等。

人民的選擇?朱欣欣:給自己臉上貼金

此文中包括中共此前常宣傳、常宣稱的「歷史和人民選擇了中共」。

給中共蓋棺定論的《九評共產黨》早已給出答案,其中第二評《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對這個問題進行了深刻剖析,得出結論說:「是歷史的甚麼力量選擇了共產黨?為甚麼不選擇別的要選擇中共?我們都知道世界上存在著兩種勢力,兩種選擇。一種是舊的、邪的勢力,它要進行惡的、負面的選擇。另一種是正的,好的勢力,要進行好的、善的方面的選擇。共產黨是舊勢力的選擇。之所以選擇共產黨,就是因為它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成,是邪惡的集中代表。它最會利用並欺負人們的善良,一步一步成了今天的氣候。」

「中共的起家史是一個集邪惡之大全的過程,毫無光彩可言。中共的起家史恰恰說明中共政權沒有合法性。不是中國人民選擇了共產黨,而是共產黨強售其奸,靠了其無比邪惡的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把一個外來邪靈強加給了中國人民」。

朱欣欣表示,就目前來說,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個、也是最後一個龐大的紅色專制帝國,對世界和平的威脅越來越嚴重。整個社會的矛盾已經到了很危機的時候,它現在發社論完全是給自己壯膽,給自己臉上貼金而已,根本就沒有甚麼自信,它如果有自信的話,應當開放互聯網。

中共壟斷媒體掩蓋真相 否則立即崩盤

中宣部的文章還聲稱,中共不僅解決了世界上五分之一人口的溫飽問題,而且在幾十年時間內總體將進入小康社會云云。

黑龍江經濟學者廖誠表示:「這是謊言謬論。共產黨靠犧牲農民、欺騙農民為代價,來成就公私合營和國有化。通過國有化任意漲價暴利剝削農民等。中共還多印人民幣和虛報經濟的增長。很多工程盲目上馬,豆腐渣比比皆是,勞民傷財也越來越嚴重。」

他強調:「哪個國家像中國老百姓那樣幹一輩子,在又苦又髒惡劣的環境裏每天幹十多個小時,吸著霧霾毒氣,吃著毒食品,跟外國比簡直是人間地獄。」

他表示:「既然你共產黨有功勞、又有成績,為甚麼不敢讓民間批評,為何要封網,為何要壟斷媒體,不允私人辦獨立媒體。為甚麼要限制人們結社組黨的自由?限制結社組黨的自由,意味著把文明和繁榮的火種扼殺在萌芽時期。」

廖誠認為,「如果中共不壟斷媒體,讓老百姓知道真相,政權馬上崩塌。它越有危機感就越要壟斷媒體,也就越要鎮壓、欺騙,也是到了最後的瘋狂。」

他舉例:「中共為甚麼不敢建二戰紀念館?因為它沒有功勞,建了之後怕大夥都知道,原來主要抗日戰爭都是國民黨打的。」

他還強調:「中共的罪孽太多達到罄竹難書,所以它要封鎖媒體掩蓋這一切,不讓老百姓知道真相。」

據大陸官媒報道,北京大學發表《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5》說,中國目前的收入和財產不平等現象正在日趨嚴重。處於財富頂端的1%的家庭擁有全國約三分之一的財產,底端25%的家庭擁有的財產總量僅在1%左右。

廖誠認為,中國最近十年經濟是每況愈下的,絕不是說像媒體報道的是高增長,他用虛報的數字來欺騙世界。因此進入小康更是無稽之談。

2010年12月,維基解密曝料,2007年3月,李克強對美國大使表示,中國的國民生產值(GDP)是人造的,因此不可靠。

中共一黨專制獨裁 政協是擺設

中宣部此文還否認中共是一黨專政,宣稱是中共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這種政治制度也是中共長期執政的秘密所在。

廖誠表示,文章說的完全與事實相反。實際上中共就是一黨獨裁,權力不受制約,它可以過度的管制,瘋狂的卡剝,為權貴壟斷做最大保護傘。政府一黨專制最大的害處,就是靠權貴壟斷來實現任意漲價、暴利剝削。壟斷是浪費生產力的罪魁禍首,人類最壞的龔斷是政府以管為名限量發放許可證。

他還說:「正是一黨獨裁龔斷一切,導致人民就業創業艱難,千軍萬馬過獨木橋,讓人民不能夠八仙過海、各顯其能,在優勝略汰的市場競爭當中,來推陳出新。」

時事評論員袁斌表示,在官方詞典裏,政協是「多黨合作」的象徵和標誌,但了解內情的人都知道,政協的一舉一動其實都得聽命於中共,都得圍著它的指揮棒轉,兩者的關係純粹就是主子與僕人的關系。

「中共不僅腐敗而且整個道德淪喪」

中宣部宣稱中共成功地解決了為誰執政這一根本問題,標榜自己代表最廣大人民的利益,沒有任何自己的私利,甚至是為了人民利益不惜付出任何代價,直至獻生。

大陸民間創編中共新【八年炕戰】非常形象說明中共腐敗糜爛到何種程度:「第一年:嚴禁幹部嫖娼;第二年:嚴禁領導幹部嫖娼;第三年:嚴禁領導幹部公款嫖娼;第四年:嚴禁領導幹部公款集體嫖娼;第五年:嚴禁領導幹部在工作時間公款集體嫖娼;第六年:嚴禁以嫖娼的名義報假帳;第七年:嚴禁以領導幹部名義嫖娼;第八年:嚴禁發帖曝光領導幹部嫖娼。」

紅二代羅宇此前也多次表示,中共就是一個腐敗黨,習近平現在反腐就是在反黨。習近平上台五年,反腐走到今天已經沒有退路了。

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先生此前接受專訪中表示,「中共建立的這種制度是助長腐敗、包庇腐敗、縱容腐敗的這樣一種制度,本身就是一個大問題,誤國誤民。其腐敗不光是經濟上的一種貪婪,是整個道德淪喪,而這種道德淪喪還伴隨著的是道貌岸然地、高談闊論地說教,所以使人覺得格外的可笑、甚至可恥。」

據退黨網站統計,「7.1」當天中國大陸有逾9萬人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截至目前,在網上聲明三退人數達到2.8億人。

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李天笑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中共統治半個多世紀以來歷史都證明共產黨所做的和它所說的完全是相違背的。中共被人民拋棄已經成為歷史的潮流,可能很快從歷史舞台上消失。不僅如此,老百姓也一定會清算共產黨中犯罪的首惡、元凶,尤其像江澤民這種人一定會被押上歷史舞台加以審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