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局去年末定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1月12日~17日,大陸中共省級「兩會」集中召開,多個高房價的地方政府將「保持房地產市場的穩定」列為重點工作。

當局去年末定調大陸房地產為「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最近,中共地方政府在工作報告中對此紛紛表態,業界預測今年大陸樓市的調控或進一步加強。

1月12日~17日,大陸中共省級「兩會」集中召開,「樓市」再次成為熱門詞,有多個高房價的城市將去年12月定調的「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防風險等寫入了政府工作報告。

地方政府對樓市表態

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重慶、天津、南京、合肥、珠海這9個樓市熱點城市,有2個城市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到「抑制資產泡沫」,4個城市提到「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4個城市提到「要發展住房租賃市場」,5個城市提到「要合理增加住宅用地供應」。

有分析表示,從中共地方兩會省市的政府工作報告來看,各地將「保持房地產市場的穩定」的位置提前。

2016年大陸房價暴漲、泡沫膨脹。多位大陸學者曾表示,對於抑制房地產炒作問題,地方政府存在「軟對抗」行為。去年習近平和李克強也曾在公開會議上說,地方政府「不作為」。

業界分析,地方政府「軟對抗」的背後因素來源於中共體制,因為從過去多年的經驗來看,中共也擔心急跌會衝擊經濟,調控的同時也要維持房價,所以調控樓市是政治需要。

部份城市基調改變 

在一線城市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北京和上海的論調與以前的「建立健全基本住房保障體系」明顯不同。

北京稱要控制人口規模和開發強度,把握住房的居住屬性;上海重提「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深圳要增加住宅用地供應;廣州要發展住房租賃市場。

一線城市是去年房價漲勢最瘋狂的地區。中國指數研究院數據顯示,2016年前11個月,一線城市的房價累計上漲22.95%。

去年3月份以及10月份至今年初,大陸20多個城市相繼進行了樓市調控,業界預計今年的調控將繼續。

中共社科院數據顯示,目前北京、上海和深圳的房價中位數在5萬元左右,這3個城市的均價分別為55,525元(人民幣,下同)/平方米,52,000元/平方米,49,523元/平方米,遠遠超出普通購房者的承受能力。

二線城市中,南京、合肥、珠海、天津和重慶都表態要維持樓市穩定,加大調控力度。

其中,重慶樓市在去年12月末表現怪異。原市長黃奇帆辭職的前後幾天內,大量上海的炒房客湧入重慶,年末最後一周重慶樓市成交量破萬,同比增幅超過40%,部份熱點樓盤的價格出現上漲。

此次換屆後,重慶政府工作報告中有關樓市的內容由原來的「調控土地供給量和房地產開發量」,改為「防範各類風險,遏制炒房行為」。

國際地產顧問公司萊坊1月3日發佈的報告中提到,去年第三季度全球150個城市中,前8名都是大陸的城市。其中漲幅最多的是南京(42%);接下來是上海、深圳和北京,漲幅都超過30%;無錫、杭州、天津和鄭州也榜上有名,漲幅都在25%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