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在連續兩個月的失望資料之後,十月份的非農就業資料有明顯改善,就業增加531K,vs 市場預計的450K和上期的312K;之前兩個月的資料也被上方修正。因為德爾塔疫情,休閒酒店業曾經再遭重創,但是最新資料顯示情況有改善。

這次的就業修復是全方位的,利好消費,但是比起疫情前的水準還差一大截。聯儲強調接下來的政策走勢與就業狀況掛鉤,所以筆者相信除非通脹進一步暴漲並呈結構化趨勢,FOMC並不急於加息。

上周讓市場撓頭的不僅僅是聯儲,更是英格蘭銀行。其實英國的CPI比起美國甚至歐洲並不突出地高,但是央行行長貝利突然提出要對通貨膨脹做點甚麼,接下來央行首席經濟學家預測明年春天CPI達到5%,vs現在的3.1%。

市場將此當作暗示,於是拋售對利率敏感的兩年期國債,利率大幅扯高,三十年期國債利率和兩年期之間的利差縮窄,收益率曲線平緩化。

但是BoE甚麼也沒有做,既沒有加息,也沒有減少購債額度。英國在最後一刻還是叫停加息,反映出央行對未來的經濟走勢還是信心不足,在沒有確認通脹變得不可控制前,還是儘量拖延加息進程。

得知英格蘭銀行不加息決定後,英國債市瞬間大升,十年期國債利率下挫14基點到0.93%,兩年期更下挫21基點到0.46%。英鎊對美元匯率也從1.4直插到1.36%。

這是債市一個巨大的預期調整,市場承認看錯了。不光英國債市調整,德國、法國、意大利也調整,美國也調整,全世界的債市都在重設加息預期,短期國債如兩年期三年期上漲。

筆者看來資金這一輪的加息預期會暫時停一停,這兩個月迅速平緩化的收益率曲線也會變陡,市場已經在重新考慮加息預期,但是這應該是風暴前的平靜。美國和英國早晚都會進入加息周期,英國最快明年第二季度就可能加息,所以債市上該發生的事情早晚還得發生,由此所產生的動盪也需要小心。上周發生的事情,或者說沒有發生的事情,只是印證了筆者之前所講的一個觀點,由於對經濟復甦信心不足哦,各國央行在實施退出時,能拖延儘量拖延。

在美國佛吉尼亞州州長選舉,政治素人共和黨人楊金(Young kin)逆勝前州長麥克阿里夫(McAuliffe)。維珍尼亞州是民主黨的傳統票倉,2012年總統選舉中奧巴馬以26個百分點勝出,2017年州長選舉時候民主黨候選人以9個百分點拿下,2020年總統大選時候拜登也以10個百分點取勝。

但是在這次被看作對拜登政綱和政績進行公投的選舉中,選民說了NO。根據CNN的調查,十分之一的選民投票是為了支持拜登,近三分之一的選民投票是為了對拜登表示不滿。

選舉中的民主黨候選人是曾經在位四年的前州長,克林頓選舉的頂級籌款人,與拜登有超過三十年的交情。選舉中麥克阿里夫籌款能力強勁,並有許多民主黨大腕、明星為其站台,拜登、賀錦麗、奧巴馬更是傾巢而出。

共和黨人楊金從來沒有參加過公共選舉,選舉資金嚴重不足,需要自己貼錢。麥克阿里夫是拜登路線的忠實支持者,強調政治正確、種族和解、激進環保、對富人加稅、反對私立學校。楊金的議題多為社區關心的問題,例如教育、治安、油價,加上反對強制打疫苗。

這次維珍尼亞州選舉被認為是拜登第一年政績的公投,和明年中期選舉的風向標。拜登和民主黨慘敗,勢必點燃民主黨對明年中期選舉的恐慌。民主黨議員候選人會有意與拜登政府和政策保持距離,激進的可能更激進,溫和的更溫和。

這種取態的直接後果是民主黨議員在未來一年的投票上更加分歧,對於在國會僅有微弱票數優勢的民主黨黨團,靠本黨優勢強行通過法案的機會變得更小。克林頓與奧巴馬兩位民主黨籍總統,都曾一上來就拿下白宮和國會兩院,都是在民主黨輸掉中期選舉後便結束了蜜月期。拜登的蜜月期看來更短。

本周有三個重要資料,第一個是美國核心通脹,預計大幅上升到4.4%,第二個是英國的第三季度GDP增長,預計環比升1.5%,第三個是中國的社會融資和CPI、PPI。中共中央召開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第三個歷史決議。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