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最大的事件,當屬聯儲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美國貨幣當局提高利率25點,並且公開討論縮減資產負債表。

在6月的聯儲會議上,加息早已被市場所消化,不過決策者釋放出的兩個信息卻是重要的。首先,決策者對就業市場的關注程度遠高過通貨膨脹。其次,聯儲正式將縮減資產負債表納入議事日程,並首次提出了退出路線圖。筆者預計聯儲於今年9月啟動縮表程序,將QE組合中部份到期收入不再續購債券。如果此計劃並未對市場造成太大衝擊的話,美國在12月可能還有一次加息。

美國聯儲加息,美國國債價格卻上揚了,利率降到7個月來的低位,不能不說這是一條奇特的風景線。伯南克開始討論加息後的相當一段時間,市場根本不相信聯儲可以加息,債券市場價格基本上無視了貨幣決策者們的言論,連續幾年市場是對的。去年下半年開始,耶倫的講話讓基金半信半疑了,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則燃起了市場對經濟出現結構性復甦的希望,Trump reflation trades大行其道,美股屢創新高。然而,特朗普的政治好運戛然而止,其改革計劃得以全面展開的希望越來越渺茫,美國經濟到底還有多少增長動力成為市場的一個問號,近期全球範圍內通脹弱過預期、PMI見頂回落,給增長悲觀論者一個挑戰政策當局的藉口,債券市場再一次站到了貨幣當局的對立面上。

本周市場的聚焦點全在星期一:英國與歐盟正式開啟脫歐談判、MSCI宣佈是否將中國A股納入其新興市場指數。◇

(以上觀點僅為作者個人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看法,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文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