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負和離婚,是全球許多成年人的煩惱,這兩件事也同樣擾動著資本市場的心,華盛頓的稅改方案和英國脫歐談判成為上周風險資產的主要價格波動因素,連聯儲今年的第三次加息也變得相對不那麼重要了。

美國參眾兩院的稅改方案合併工作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著,白宮傳出的樂觀聲音帶動股市在上周早段向好,直至佛羅里達參議員盧比奧提出不支持現在版本的合併方案,加上共和黨票倉的阿拉巴馬州選出民主黨參議員,一旦稅改方案拖到明年一月之後成事機會大減,令美股在上周四大跌。

不過悲觀情緒僅維持了一天,市場便在反叛議員放軟口風中找到理由繼續增杠杆,美股三大指數紛紛創出新高。美債利率和美元匯率在上周三聯儲會議後走低,市場聚焦點不在加息本身,而是持續的溫和語調,兩年期與十年期國債之間的息差繼續收窄。

在那廂,英國付出巨額贖身費後,歐洲領袖正式同意脫歐談判進入下一階段,英鎊兌美元匯率應聲跳升到1.35,但是很快就變成好消息出貨,英鎊收1.33,不過英國股市就表現得好一點。

歐洲央行的十二月例會沒有新政策、新言論出爐,市場也沒有什麼反應。北海石油輸油管有事,布倫特石油一度升到每桶65.8美元,不過隨後回軟。比特幣當道,同為避險工具的黃金成了灰姑娘,但是上周還是稍有進賬。

美國聯儲十二月會議決定加息25點,同時增加再投資額度至每月100億美元,兩者均符合市場預期。這次利率決定遭到兩名公開市場委員會成員的反對,這是十五年來第一次,不過這兩位明年都沒有投票權,所以意義不大。

有趣的是,美國貨幣決策者預計即將到來的減稅會刺激經濟,將2018年的增長預測上調,但是對通脹預測和加息前瞻性指引則維持不變,變相地將原本已經屬於鴿派的身姿變得更鴿派,聯儲對通脹的認知也在不變中變得更溫和。

這些是驅動風險資產市場價格變化的因素,市場仍在增杠杆過程中。筆者認為,未來美國貨幣政策會維持溫和加息的大局,細節取決於稅改力度和誰當聯儲副主席,美國的貨幣政策變數可能在2019年。

縱觀全球經濟,2018年的經濟增長勢頭看來不錯,瑞信預計全球GDP增長3.3%,vs2017年的3.2%,不過或呈前高後低狀。美國減稅和各國民間投資提速,會在上半年釋出增長動力,全球經濟和貿易形勢看好。

然而美國稅改的經濟效果未必有想像的那麼大,房地產市場也可能動力不足。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邁向高品質發展,去杠杆和經濟轉型之下增長率可能溫和回落。全球經濟已經處在戰後最長的復蘇周期,明年會否出現由盛轉衰的分水嶺乃是2018年的一大看點。

本周市場焦點:稅改、稅改、稅改。兩院合併版稅改方案作出調整,成功收編了盧比奧和括克,最快本周內有投票舉動,但是不排除有其他議員節外生枝。阿拉巴馬變天,加上兩位共和黨議員可能因病缺席,2018年共和黨通過法案的障礙會大許多,這使得白宮不惜一切代價地試圖在今年完成立法。

第二個焦點是英國內閣決定下階段脫歐談判指引。文翠珊很快就會重組內閣,使得部分反叛閣員收斂一點,不過這仍是匯市的一個不確定因素。

在資料上,美國核心PCE通脹預計放緩至環比0.1%,折合成年率為1.5%,遠低過政策目標2%,此資料對下一屆公開市場委員會的判斷略有影響。德國12月IFO商業預期可能與上月持平。日本央行例會,料無政策改變。◇

本專欄每一刊出,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