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歐洲、英國和加拿大央行先後傳出打算收緊銀根的訊息,市場為之震動。此事筆者在本欄目已經討論多次,2017年是QE退出之元年。全世界的增長都算理想,連歐洲日本等落後地區都見到明顯的提速,各央行開始回首處理後危機時代的貨幣環境。退出QE,不僅是一種政治需要,也是為下一輪逆周期政策預留必要的空間。只要增長環境配合,估計在未來12個月內貨幣收縮會成為新的全球性趨勢,但是收縮的力度應該不大,大家都以摸著石頭過河心態試探,隨時準備退縮。危機後的7年,市場已經習慣了「央媽」的呵護,單邊型政策護航令市場更願意涉足風險,高槓桿地炒作風險資產。一旦失去了央行在流動性上的承諾,市場風險自然會上升。

歐洲央行年會上發生的一件有趣現象是,德拉吉利用這個平台作政策上的前瞻指引,通過強調增長加速和通脹會回升,暗示貨幣環境正常化進入動作期,全歐洲債券因此而被拋售。第二天歐洲央行數名高官出來解畫,認為市場過度反應,不過德拉吉本人就沒有在另一個講話中做澄清。英國央行在加息問題上的說法也是三周三變。筆者認為,1)央行下一步怎麼做自己也沒有想清楚;2)市場對下一步政策有恐懼感;3)央行在意市場表現。美元匯率在今年第二季度,走出了7年來的最大跌幅,哪怕聯儲加快了加息步伐,哪怕聯儲明言著縮表。變局來自美國通縮的回落,更來自歐日經濟的改善,又來自其它央行的政策變化。

本周市場焦點重回美國,7月6日聯儲公佈6月會議紀要,7日發表貨幣政策報告,15-16日耶倫在國會進行半年度作證,市場試圖管窺下一步的政策路線圖。歐洲央行的會議紀錄也可能對政策動向有所示唆。G20首腦在柏林聚會,市場沒有甚麼期望,不過不知道大嘴巴特朗普又作出甚麼驚世駭俗之談。◇(以上觀點僅為作者個人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看法,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文有刪節)